当前位置: 首页 >  圣安地列斯 >  都市宠文 >  正文

如果爱有温度温琳完整版目录 主角蓝明风温琳小说大结局阅读

时间:2018-07-11 19:26:10     来源: king     浏览量:30次    访问移动版

侠名新书如果爱有温度,本站侠盗网专注于小说如果爱有温度最新章节试读,致力打造如果爱有温度免费阅读服务。读如果爱有温度最新章节就到侠盗网,页面干净清爽,希望大家收藏!

《如果爱有温度》小说又叫《余生若有温》,女主温琳男主蓝明风完结版小说。我可真想在心上狠狠开一个口,好累好累,连叹息都那么累,还得先在胸腔酝酿,再经过气管,最后呼之欲出--“唉!”

第九章 她死了

回到家,路远倒了一杯酒,坐在床边慢慢的品着。

他有多久没见李珍珍了?有一年了吧,一年零二十四天,他自嘲的笑了一下,喝了一口酒,真没出息,他想,记得特么这么清楚。

路远和李珍珍是在蓝明风婚礼上认识的,那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伴娘服,站在温琳身边,整个人优雅端庄。而他穿着一身褐色的伴郎服,站在蓝明风身边,吊儿郎当。照第一映像的话,李珍珍绝对不是路远的菜,因为人家路远喜欢的是妖艳贱货。

但是后来路远发现,李珍珍就是他这么多年寻觅的真爱,他爱的不是妖艳贱货,是李珍珍这个大大咧咧的小妖精。

那天温琳结婚,李珍珍好像并不是很开心,她喝了许多久,微醺的坐在宾客席眯着眼看着前后敬酒的一对新人。暖暖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显得她慵懒又高贵。鬼使神差的,路远朝着李珍珍走了过去

“你好。”他坐到李珍珍旁边,自觉很绅士的和李珍珍打了招呼。

“嗯……”李珍珍喝了一些酒,又被暖暖的太阳照着,已经有点迷糊了,懒洋洋的从鼻子里哼出和音节应了路远一声。

“你是新娘的好友么?”路远给李珍珍递了杯茶问道。

“不是。”李珍珍看着远处羞涩看着蓝明风的温琳,转过头来和路远说:

“我是她亲人,唯一的亲人。”

看着路远诧异的表情,李珍珍无所谓的笑了一下,接着说

“她离开温家了,喏,为了那个男人。”她朝蓝明风的方向努了努嘴

“还不让那个男人知道,真傻。所以她的亲人只有我了,我可要好好保护她。”她向路远眨了眨眼,喝了一口他递过来的茶。

也许就是那个瞬间,路远对眼前的女人产生了无尽的好奇心。

后来他开始找各种理由接近李珍珍,发现这个女人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像是一本极有意思的书,让他忍不住去翻阅,去探索,然后沉迷在故事里,再也走不出来。

他想起来有一次,他约李珍珍吃饭,刚把车停到她公司楼下,就看见李珍珍走出来,他想给李珍珍一个惊喜,就告诉他自己去周围办点事,把车停她们公司楼下了,让她等她一会。

李珍珍走到她车子前,对着车窗玻璃开始整理起自己头发来,路远坐在车里,看见她理了下头发,又拿出口红补妆,他慢慢放下车窗,咧着嘴朝被惊到的李珍珍说:“你口红黏牙齿上了。”

然后自然是一顿痛打。

回忆的美好让路远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但是伴随着美好,痛苦又来的那样剧烈

俩年前,李珍珍消失了一个月,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路远找遍了B市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她。终于有一天她接电话了,然而说出口的话却将他的心扔到了冰窖里

“以后不要联系了,我恨蓝明风,恨他的一切,包括你。”没有给路远任何说话的机会,李珍珍挂断了电话。

从那之后,路远失去了和李珍珍所有的联系,他不懂为什么李珍珍会突然离开他,也不懂这一切到底和蓝明风有什么关系,后来他才知道,温琳离开了。

他想,是因为温琳吧,没有阻止蓝明风和汪晶继续在一起,是他的错,李珍珍恨他是应该的,那段时间,他成日熏酒,蓝明风没问原因就给他放了个长假,男人之间就是这样,你难过,我不问你,但我无条件的支持你去做你当下想做的。

夹在爱情和友情中的路远每走一步,便要停下来大口喘气。

直到一年前,李珍珍回来了,带着一封信,让他交给蓝明风,上面写着温。

之后,再次消失在人海。路远不止一次痛恨过自己的懦弱,没有抓住李珍珍,但是看向她的眼,他就没有勇气再抬起手,一边是他的兄弟和兄弟深爱的女人,一边是他自己深爱的女人,他只是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下,他的挚爱就转过身,再也没有回过头。

路远仰头喝完杯中的酒,走进卧室关上了门。

汪晶醒来的时候,蓝明风坐在她的床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里充满红红的血丝。

“你醒了。”蓝明风说,不带任何温度。

“怎么了?”这样的蓝明风她没见过,汪晶突然感觉有一丝恐惧。

“没怎么。”蓝明风看着汪晶,眼里布上了一层寒意

“告诉我,温琳离开温家,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汪晶的眼神闪躲着,不敢看蓝明风。

“告—诉—我。”蓝明风捏着汪晶的下巴,盯着她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

“疼!”汪晶挣扎着,因为疼痛,眼眶中逼出了眼泪。

“告诉我!”蓝明风这次是真的发怒了,汪晶楞楞的看着他,下巴有一种快要被蓝明风捏碎的感觉。

“我说。”泪水从汪晶的眼角滑下,她说。

“她当初要嫁给你,她父亲不同意,甚至说她要是嫁给你,就不认她这个女儿,所以她就和温家断绝了关系,我知道的就这些,路远告诉我的,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汪晶看了眼面上一片平静的蓝明风,咬了下嘴唇,她试探的把手放到蓝明风的手上,蓝明风没有动,她慢慢把头靠了过去,继续说:

“我听路远说的,他怎么会知道温家的事,肯定是假的。”

蓝明风一把把汪晶推开,他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冷冷的看着汪晶说:

“你别忘了路远和李珍珍的关系。”转身离开了汪晶的公寓。

蓝明风走在街上,天已经开始慢慢冷了,他突然想起来,他和温琳结婚这么多年,从没有见她回过温家,也没有见温家的人来看过她,他从来不关心她,他只顾得上自己欢喜的,他真是个混蛋,蓝明风恨恨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温琳没有回温家,温家老爷子看见蓝明风到来明显很生气:“你来找我做什么?拐走了我女儿还不够么?还来我公司做什么?给我滚出去!”

蓝明风转遍了B市所有温琳可能去的地方,但是她离开的时间太长了,这座城市早已将她的痕迹消磨殆尽了。

蓝明风拨通了李珍珍的电话,显示已是空号,他连夜买了去D市的机票,在李志军的公司得到了李珍珍的电话,他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喂?”电话通了。

“李珍珍么?”蓝明风感觉他的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哽住了,让他难以说出话来。

“是,你是?”电话那头的李珍珍疑惑的问着

“蓝明风。”蓝明风说。

沉默了一会,李珍珍的声音带着恨意通过听筒穿到蓝明风的耳朵里,蓝明风知道李珍珍恨他,也早已做好被她咒骂的准备了?可他永远不会想到李珍珍接下来的话对他是多么大的打击。

“蓝明风,你还敢打电话过来,温琳已经死了,离婚协议书也寄给你了,她已经死了,你还想从她这得到什么?你还能得到什么?”

“你说什么?”蓝明风眼前一黑,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呵…”电话里,李珍珍带着痛苦与强烈恨意的笑了一下:

“她死了,你没听错,她死了,在她离开你的时候,她只有三个月不到的生命了。”

手机嘭的一声落到了地上,蓝明风觉得天突然暗下来了,他心里一直空的那一块,终于塌了。

第十章 失去

李珍珍见到蓝明风的时候吓了一跳,不仅惊讶于蓝明风如何找到这里,还惊讶于他狼狈的模样,虽然相见的次数不多,但是能看出来蓝明风是一个自律性很强的人,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以如此不修边幅的样子出现在别人面前。

青色的胡渣布满了整个下巴,眼眶布满血丝,眼下是一片浓重的乌青,身上的西服皱巴巴的,整个人十分狼狈。他从李志军公司职员那里得知李珍珍在这里工作,他担心错过李珍珍,昨晚开始就守在这里,一夜没睡。

李珍珍调整了一下情绪,换掉吃惊的神色,轻蔑的看了蓝明风一眼,并不想和他说话。

“等等。”看着并不打算和他有过多交流的李珍珍,蓝明风开口了,他的嗓子也沙哑了,像是被利器重重的锉了一下。

“有什么事么?”李珍珍停下脚步,双臂环在胸前,冷漠的看着眼前这个狼狈的男人。

“她,真的……”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好几下,始终没有勇气把那个“死”字吐出来。

“真的。”李珍珍看着他说,目光如炬,让蓝明风恍惚可以看见丑恶的自己。

他盯着李珍珍,半饷吐不出来一个字。

终于,李珍珍开口了,她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怎么?你还不信么?”

她转过身,往前走去,“要看她就跟我来吧。”

李志军开着车在S市的街道上驶过,车轮碾过处,带起一片细小的尘埃,被路过的风一吹,就散去了。

李珍珍坐在副驾驶,蓝明风坐在后排,没有人说话,车内的气氛压抑的让人感到窒息。

到了一处街道,李珍珍突然用力的踢了一下车门,对李志军说:“开门,我要下车!”

李志军叹了口气,把车靠在路边,开门让李珍珍下去了。

车子在路上继续行驶着,路俩旁的建筑物越来越少,直至没有。到了一处布满石子的曲径,车子开不进去,李志军和蓝明风下车来,步行向前走去。

越往前走,树木开始多起来,转一个弯面前突然开阔起来了。是块墓地。

李志军向其中一块墓碑直直走去,蓝明风跟着他,到了一处墓碑前面,李志军停下脚步,蓝明风低下头,墓碑上方,温琳的照片已经褪色,但她的笑容还是那样明媚,起了一阵风,她的发丝像是被扬起,拂过她美丽的耳垂,拂过蓝明风的心尖。

蓝明风终于支撑不住了,腿一软,跪在了温琳的墓前,他把头轻轻抵在温琳的照片上,从胸腔里发出一声悲鸣,像是困兽死前的最后一声呜咽。

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他回忆起从前,他偶尔回到那个有温琳的家里时,她总是坐在阳台看书,背后是她精心照料的花园。看见他回来,她会站起来,温柔笑着像他走过来,问她想吃什么,然后去厨房忙碌。

蓝明风嘴角勾起了一个自嘲的笑容,他是一个很挑食的人,但是温琳的饭菜却很合他的胃口。他想起来以前谁说过,通往一个男人的心必定经过胃,他不以为然,觉得食物这种东西,如何能决定一个人爱着谁呢?

他爱汪晶,可汪晶并不会做饭。蓝明风的心里突然沉了一下,他爱汪晶么?

答案是不知道。而脑中浮出来的另一个想法,让他的脊背出了一身冷汗。

那些待在温琳身边的心安,那些每一样出自她手他爱吃的食物,或许……他对温琳,是不是不止是感激和愧疚。

他的心抽搐起来,他用手大力的捂住胸口,却依旧缓解不了,那种像是一把把利剑反复**在心里的疼痛。他张开嘴大口的喘息着,却呜咽着,哭出声来。

人最怕的,大约就是失去,而比失去更可怕的,我想,就是你一直不在意的事物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后,你才意识到,那就是你一直追寻的,一直渴求的,你一生最珍贵的。

蓝明风这样刚强的男人,是绝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为了一个女人,跪在地上哭出声来。

李志军站在一旁,看着蓝明风悲痛欲绝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他张了张嘴,还是选择了沉默。

李珍珍走过一栋公寓,转身进了一条幽深的巷子,高跟踏在地上,撞出哒哒的脆响,巷子拐了个急弯,里面是一方庭院,前面种着玫瑰和牡丹,娇艳的盛放着。

一个穿着牛仔背带裤的小娃娃抱着奶瓶,看见李珍珍过来,开心的把奶瓶举起来,摇摇摆摆的往李珍珍的方向移过来,嘴里还喊着:“姨~姨~”

李珍珍一把上前把他抱起来,亲了一口问:“妈妈呢?”

小娃娃眨巴着大眼,噙着奶嘴囔囔的说:“做饭饭~”

真乖,李珍珍掐了一把他软糯糯的小脸,抱着他朝屋后走去,一个娇娆的身影围着围裙,正在灶台上做饭,回头看见李珍珍,笑着打招呼:“珍珍,来啦。”

“嗯”李珍珍眼睛弯弯的逗着小娃娃,朝着那个女人说:

“温琳,我想吃意面。”

“好。”女人回头应了一声,阳光透过窗户打进来,她的耳垂上有细细的绒毛。

未完待续...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