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圣安地列斯 >  都市宠文 >  正文

披星戴月来睡你(曲蔚沈容)未删减完整版【完结+番外】

时间:2018-07-11 19:10:30     来源: king     浏览量:56次    访问移动版

披星戴月来睡你免费阅读是最新推出的豪门总裁类小说,披星戴月来睡你小说里,主要讲述了他们的爱恨情仇,喜欢豪门总裁小说的赶紧去看看吧。

《披星戴月来睡你》作者:小卷毛。主角:曲蔚、沈容。时间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在你需要它的时候它转瞬即逝,在你想要早死早托生的时候,它悠哉悠哉怎么也走不到头。

正文,包租公了解一下?

曲蔚出地铁时发现外面下雨了。

七月盛夏,一场雨刚好浇灭暑热。

只是,这雨对于曲蔚来说下的有些不是时候。

她站在出口处,一双淡漠的眼睛盯着外面连绵不断的雨幕。

这雨怕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曲蔚幽幽叹了口气,把肩上背着的吉他包拿下来,随后脱下身上的防晒衫罩在上面,这才又重新背起来。

整理好东西,她再次抬起头看了眼雨势,然后大踏步地跑进雨里。

这雨来势汹汹,身上很快就被淋湿了,雨水顺着头发滴进眼睛里,有些不舒服,曲蔚也顾不上去擦,只是脚下的步子更急了。

好在,她的目的地离地铁站并不远。

五分钟后,曲蔚站在了西景公寓门卫室给房东打电话。

没错,她是来看房的。

电话接通,对方表示马上就到。

曲蔚听着那干净的声音,猜想这位房东大概年龄不大。

没一会儿,她就看见不远处有人举着把黑色的大伞朝门口走来。

黑伞倾斜的角度刚好遮住了那人的脸,曲蔚只瞧见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在雨中安然徐行。

不多时,那个人已经收了伞走进门卫室。

四目相对,房东微挑着眉问:“曲小姐?”

曲蔚打量了一下这位过分年轻的房东,一件白色t恤,脚上踩了双人字拖,如此随意的打扮却分毫不掩其英俊的本质。

曲蔚点点头:“你是沈先生?”

年轻的房东闻言轻轻勾唇一笑,“嗯,沈容与。”

曲蔚大约明白他是听不惯人家叫他沈先生,于是微微颔首,没再说话。

沈容与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湿透的女孩,不断滴落的雨水已然在她脚下形成了一小滩积水,分明是狼狈不堪的模样,可是她那双眼睛冷静淡漠的仿佛她是无比骄傲的女王。www.kmwx.net

平心而论,她长得挺漂亮,一张标准的心形脸,额头饱满,一双杏眼,瞳仁漆黑,引人沉溺。

沈容与眼神轻佻的扫过她的脸,随后撇了撇唇问曲蔚:“你不介意跟我打一把伞吧?”

曲蔚怔了下才摇摇头:“不介意。”

大雨中。

两人撑着一把伞,这位房东的个子高的有点过分,曲蔚166公分的身高才堪堪到他的肩膀。

这样的身高差连一起打伞都不合适。

尽管他已经很绅士的尽量把伞偏向她这一边。

曲蔚跟他保持着安全距离,用疏离的语气道:“你顾自己就好。”

反正她也已经这样了。

沈容与偏头,看她拿衣服罩着那个吉他包,颇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而自己大半个肩膀都露在外面。

再瞧瞧两人之间空出的一大段距离,沈容与不禁自嘲的笑了笑,难道他色狼属性很明显?

他是喜欢漂亮女孩没错,可还没饥渴到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房客做什么。

心中坦荡,于是也没什么顾及的伸手把她拉到伞下:“那玩意儿能有你自个的身体金贵?”

曲蔚被他一扯,胳膊猝不及防撞上他的手臂,他看上去很瘦,可是身体硬邦邦的,撞的有些疼。

她揉了揉手臂站在伞下,两个人的距离有点近,走路时,皮肤会不经意的触碰到,可她没再执拗,也没再说话。

大约走了两分钟就到了沈容与在租的那栋公寓。

沈容与收起雨伞,边往电梯厅走边道:“现在只有1706还空着。”

西景公寓位于B市的东五环,离地铁还算近,里面几乎都是20~50平的的小户型开间,租金算下来和跟人合租差不了多少,性价比很高,所以这

木槿花吧

个小区的房子极其抢手。

当时曲蔚找房子的时候筛选了个人房源,她可没有多余的钱付中介费。然后她就看到了沈容与的房子,点开个人信息,曲蔚惊讶的发现,这人同时有18套房子在租,名副其实的包租公。

“1706是最小的户型,一个人住刚刚好,你如果要租我可以算你便宜一点。”

说话间,电梯已经到了17层。

沈容与找到钥匙打开了1706的门,然后侧着身子让曲蔚先进。

曲蔚走进去,这房子的确很小,不过装修很新,鹅黄色的墙面看起来有点温馨。小小的空间里在玄关处有一个开放式的灶台,卫生间在拐角处,房间里摆着一张单人床和一个衣柜。

对于曲蔚来说的确是足够了。

她转头看向沈容与:“请问房租多少钱?”

沈容与斜靠在门框上,淡淡开口:“算2700好了。”

这房子虽小,但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租3200以上还是没有问题的。

曲蔚淡漠冷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类似赧然的表情,“房租可以月付吗?”

一般来说押一付三是最基本的。可是沈容与看了看一身狼狈的曲蔚,她身上那件白T已经洗到微黄,脚上穿着一双廉价的帆布鞋,全身上下最值钱的大约就是她背着的那把吉他,一时间拒绝的话居然说不出口。

他倒不是什么良善的人,只是好看的姑娘难免让人动点恻隐之心。

仔细想想就算被人赖了房租也没什么所谓,他不差这点钱。

只是有点麻烦罢了。

但他不怕为女人麻烦。

尤其是漂亮的。

他一双星眸落在曲蔚脸上,唇角缓慢勾出一抹轻佻的笑容:“可以。”

这个男生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撩人,笑起来的样子更是如星河般璀璨耀眼。

只不过这些落在曲蔚眼里激不起丝毫涟漪,相比美色,她更开心的是相对便宜的房租,以及可以月付的交租方式。

想到这,曲蔚从湿透了的裤兜里掏出身份证,“那我现在就可以签合同。”

——

合同签好,沈容与随手拿起来翻了翻,“曲蔚?”

曲蔚抬眸看他,淡淡嗯了一声。

沈容与盯着合同末尾的签名,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容,这女孩写的字偏瘦长,跟她的身材似的…

纤细高挑。

他兀自一笑,随后敛眉收好合同,正色道:“我就住1705,有什么事随时找我。”

说完又混不吝的加上一句:“寂寞了想找人聊聊天,我也可以奉陪。”

曲蔚淡漠的瞥了沈容与一眼,他那张好看的脸上挂着欠揍的笑容,如果他不是她的房东,并且在几分钟之前给了她这么低的房租,这会儿她会毫不吝啬的送他一对白眼。

沈容与不是自讨没趣的人,他瞧得出来曲蔚眼中的不屑,于是停止了再开玩笑。

他转身走出1706,并叮嘱曲蔚道:“你先别走。”

曲蔚听他这样说以为他还有别的事,就继续站在房间里等待。

不多时,沈容与就回来了,手上拿着一条毛巾和一把折叠伞。

“呐,就当送你的乔迁之礼。”他随口道。

曲蔚:“……”

犹豫了片刻,曲蔚还是伸手接了过来:“谢谢。”

正文,入住风波

曲蔚很快搬进了西景公寓。

她东西不多,可还是把二十几平的空间塞的满满当当。

沈容与大约是听见声响,揉着惺忪的睡眼从1705走出来,站在她房间门口,含糊的问了句:“要帮忙吗?”

曲蔚自顾自整理着箱子,然后抬头淡淡看了沈容与一眼,“不必了,抱歉,打扰了你的美梦。”

沈容与靠在门边没动,他轻哼一声,这姑娘嚣张的很,嘴上说着抱歉,可是那淡漠的语气里他丁点抱歉的意思也没听出来。

曲蔚见他没有要走的意思,看向他冷淡一笑:“怎么?还要我哄你回去睡吗?”

沈容与:“……”

他这位新房客简直像个冷面阎王,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他房东。

沈容与讪讪转身,抬腕看了眼手表,已经快下午了。被人一搅和,也没了睡觉的兴致,于是他趿拉着拖鞋回到房间,准备拿上东西去吃饭。

——

入夜。

映月街。

这条街是B市有名的酒吧街,两侧清吧林立。一到晚上,整条街上灯火阑珊,聚集着大批出来消遣的年轻男女,可以说映月街是这城里晚上最热闹的地方之一。

曲蔚每天晚上都在这条街上一家叫Cheese的酒吧唱歌。

有时候是两个小时,赶上周末没事就会一直唱到午夜。

她来B市没多久,才刚刚找到工资,工资不高,勉强糊口,所以只得又觅得这样一条出路,多赚一点,生活就能轻松一点。

这天周日,曲蔚唱完歌回到西景公寓已经10点多。

走到电梯厅,却意外看到看到一对激情拥吻的男女,看样子已经饥渴难耐,连几分钟都等不了。

那个女孩子身材极好,胸前似山峦起伏,露出的腰肢偏又盈盈不堪一握。

男孩亦然,惊鸿一瞥,背影也销魂,一双指节分明的大手在女孩裸露的细腰上摩挲,色气满满。

大约是吻到动情了,女孩子还非常主动的伸出一条长腿勾住了男孩的小腿。

啧,若她是个男人,可能也会把持不住。

大约是听到有人来了,男孩动作一顿,随后和美人拉开了些距离,他稍稍一侧头,曲蔚就看到了他分明的下颌线,还有那双略带慵懒的星眸。

居然是她的房东。

沈容与看见曲蔚丝毫没有被撞破好事的尴尬,一脸淡笑望着她。

曲蔚亦一脸坦然。

片刻后她把眼神移到别处,颇为冷静的道:“你们继续。”

沈容与似乎低笑了声,薄唇微扬,有几分慵懒的傲慢。

他没再说话,和那个漂亮姑娘并肩站在电梯前。

上了电梯,曲蔚按下17。

数字逐层递增,空气却依然无比静默。

曲蔚能感觉到身后似乎有道灼热的视线在盯着她,但她始终没有回头。

直到三人各自进了自己的屋子,曲蔚和沈容与都没有再交流。

进了房间,曲蔚把吉他放好,眼前蓦地闪过刚刚的激情画面。

她的小房东,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

也是,长成那样子,怎么可能不招蜂引蝶。

这段插曲,曲蔚并未放在心里,她收拾完洗了个热水澡早早睡下。

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周。

第二天一早,曲蔚穿戴整齐推门而出,恰巧,隔壁1705的门也应声而开。

两人猝不及防打了个照面。

昨晚上那个小美人已经不见踪影。

沈容与一脸坦然的跟曲蔚道了声早,曲蔚点点头,算是跟他打了招呼。

他今天穿着一件白衬衫,袖口挽的整齐,露出了线条好看的手臂,锁好门后,他迈着长腿走到电梯间,双手插兜,笔挺的站在那里。

其实说起来,沈容与并不是个让人讨厌的人

无敌女夫子全文阅读

,他除了长得好看,还给了她最低的房租甚至允许她月付,可是曲蔚没办法对他有什么好感,或许是因为他有意无意表露出的轻佻态度,或许是因为她…仇富。

沈容与和她差不多的年纪,每个月靠手上十几套房子的房租吃穿不愁,他也不用上班,每天吊儿郎当的吃喝玩乐。

反观她,每天为着生活奔波。

明明才24岁的年纪,却仿佛拥有一颗无比苍老的心。

对这花花世界都提不起什么兴致。

沈容与的存在,让曲蔚更觉得自己在这个城市里如蝼蚁一般。

仿佛他站在那里就已经是一种蔑视。

但曲蔚自己心里清楚,不过是她敏感的自尊心在作祟罢了。

两个人进了电梯,各安一隅。

电梯缓慢下行。

谁知才下了两层,轿厢里的灯光突然明明灭灭的闪了两下。

狭小的空间里可以清楚的听见“吱吱”的电流声以及电梯钢丝绳摩擦的声音。

然后,灯光彻底熄灭,与此同时,“咣当”一声,电梯也骤然停止。

曲蔚站在电梯的角落,随着这一下剧烈的晃动,她不禁惊叫了一声。

短短数秒后,有一只手摸索着覆上她的。

然后一道干净清亮的声音响起:“你没事儿吧?”

是沈容与。

他手心干燥温暖,曲蔚瞬间意识到还有人跟她处在同一空间,心里顿时安定不少。

然而她还是迅速挣开了那只手,平复了下呼吸,淡淡道:“没事。”

沈容与习惯了反复被曲蔚拂面子,他收回手从兜里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

冷白的光照亮了整个狭小的轿厢,沈容与看见曲蔚站在角落,脸上已然是一片平静无波。

他似笑非笑的睨着她:“我说,你总是这样吗?”

曲蔚不解的看向沈容与:“哪样?”

“嗯…”他似乎在想合适的措辞,随后哂笑道,“这么的,不知好歹。”

曲蔚:“……”

沈容与被她吃了苍蝇似的表情逗乐了,他缓步走到电梯按键前按下警铃,“我随便说说的,你别介意。”

那光风霁月的样子实在有点讨打。

曲蔚咬了咬牙,“你道歉我就不介意。”

沈容与撇唇,表情皮得很,显然不打算道歉。

这时警铃那头已经有了回应:“物业,有什么事吗?”

沈容与条理清晰的说明情况:“6号楼左侧第一部电梯出了故障,我跟一位女士现在被困在里面了,麻烦尽快过来处理一下。”

甜美的女声立即道:“好的,我们马上派师傅过去维修。”

接下来只有等待。

正值七月盛夏,密闭的空间丝毫不通风,没一会便热的像个蒸笼。

曲蔚只得用手充当扇子,来回拂动制造一点点凉风。

饶是这样,她额头依旧沁出了细密的汗珠,身上的衣服也泛起潮意。

身边突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曲蔚抬眼去看沈容与,他正在解衬衫的扣子,一颗扣子解了半天都没解开,他大约开始有点不耐烦,动作越发的粗暴起来。

隐隐有种荷尔蒙爆棚的感觉…

然而曲蔚只是警惕的看着他:“你干嘛?”

沈容与眉毛都快要拧到一起:“再不脱老子就快热死了。”

对上曲蔚警惕的眼神,他又无可奈何的道:“我说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他妈又没脱裤子,还有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现在怎么可能有心情想那种事!”

被他这么一说,曲蔚有点囧,但她依然一脸冷淡的缩在角落没吭声。

沈容与还在继续吐槽,“我是疯了才把房子租给你,收那点钱还不够找气受的。”

未完待续...

相关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