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资讯 洛洋张浩轩小说 洛洋张浩轩免费章节阅读

洛洋张浩轩小说 洛洋张浩轩免费章节阅读

时间:2021-07-31 17:06:18编辑:傲晴

洛洋张浩轩是作者吵夜郎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爷爷算卦活人,我算卦死人,那天,爷爷逼着我给他算了一卦......

《青乌风水师》 第3章 免费试读

我不解的看着爷爷,“爷,我哪里做错了吗?”

开了两幅卦,就死了两个人,我总觉得有些不妥。

爷爷难得的摸着我头发,笑着说,“爷爷像你这么大时,还不如你。将来,你的成就肯定在我之上。”

“那我为什么不能算卦?”

爷爷又板着脸,用神秘莫测的语气说,“凡事都要讲究定数的,你的第三幅卦时机还没到。”

爷爷也不给我解释,直接把土地庙门锁了。

反正老头子这些年算卦,家底不薄,再加上家里还有几亩田地,足够我们祖孙二人过活。

我以为,很快就可以继续算卦,结果一等就是两年。

这两年,无论什么人找上门来,怎么哀求,爷爷就是不同意我给人算卦。

很快,我积累的一点人气,也消失殆尽了。

就在我感到很沮丧时,却来了个不速之客。

那天我正在地里干活,邻居跑来告诉我,“有人把土地庙的门给砸开了,并说如果你不露面,就把卦摊给砸了!”

我赶紧跟着他跑到土地庙门口。

在土地庙外的广场上,停着一排轿车,为首的是辆红色宾利超跑。

土地庙内,一名身穿名牌的年轻人,正大大咧咧的坐在卦桌后的椅子上。

这个人我认识,他名叫张浩轩,张家也是阴阳世家。当初爷爷算麻雀时,他爷爷张测就在场。

在那之前,龙头牌就掌握在他们张家人手里。

他高翘着的二郎腿轻轻抖动着,后面站着十几个身材壮硕的大汉。

见我进来,直接问道,“洛洋,你这个缩头乌龟,终于肯露面了?”

爷爷最近经常不在家,跟我一起进来的还有十几名乡亲。

我在卦桌前面停住脚步,问他,“张浩轩,你想干什么?”

张浩轩阴恻恻的一笑,“龙头牌本来就是我们张家的,你们洛家根本没资格掌管它。我打算把它拿回去!”

“龙头牌是我爷爷凭实力赢来的,你有什么资格把它拿回去?”

爷爷非常看重这块龙头牌,总是把它擦得一尘不染的,我当然不能拱手相让。

张浩轩气势汹汹,有备而来,不达到目的肯定不会罢休。

他站起身来,“都说你们洛家卦术通神,不知道你学到你爷爷几分本事。我们按照规矩来,你也算一卦,如果算对了,龙头牌仍旧归洛家。否则的话,我不仅要把龙头牌拿走,还要把卦摊砸个稀巴烂!”

说完这句话,他猛的一拍桌子,桌子剧烈震颤着,差点被他给拍散架。

他手下都握着木棍,摆出一副要动手的架势来。

我当然记得爷爷说过的话,没有爷爷的同意,我不能随便给人算卦。

我冷声说道,“张浩轩,我没心情给你算卦,你给我滚!”

张浩轩猛的把烟扔掉,冷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是个怂包,不过是仗着爷爷有点名声而已,其实你什么都不是!你主动认输也可以,从我胯下钻过去,我就饶了你!”

他们一起放肆的哈哈大笑起来。

跟我进来的乡亲都怒气冲冲的盯着对方的人。

我当然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承受胯下之辱,否则我们洛家的脸就丢大了!

见我没吱声,张浩轩更加得意忘形,“既然认输,那就钻吧!”

我猛的一跺脚,就算搭上小命,我也不能让洛家名声受到损失!

我盯着他的脸,问道,“说吧,你让我算什么?”

“这就对了!如果你算对了,我不仅把龙头牌留下,还会把我名下的门面让给你!”

这个家伙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土地庙里立刻安静下来,大伙都听着张浩轩继续说下去。

“就算我能活多大年纪吧!”他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我。

作为阴阳师,张浩轩应该知道,有句话叫算生不算死。

一名卦师无论多么了不起,也不会算别人能活多少岁,因为这是一件泄露天机的事。

“哈哈,不敢算吗?那就乖乖认输吧,以后在阴阳师界,再也没有你们洛家一席之地!”

“既然你想算,那我就成全你。可怎么能确定,我算的对不对?”

张浩轩嘿嘿笑着,“这个简单,我先把龙头牌拿回去。如果你算得准,那么在我死前,会让人把龙头牌,连同门面一起送给你!”

这个家伙明显是在仗势欺人!

张家在镇江城混得风生水起,就算这次能打发走他们,下次他们还会找上门来,得让他们心服口服才行!

“你不许食言!”

“怎么会?”张浩轩脸上带着令人讨厌的笑容,“反正我赢定了!”

连我身后的邻居们都有些看不过眼,怒道,“他们在欺负人,把他们赶出去!”

我示意大伙别说话,既然你想玩,那么我就奉陪到底!

我集中精神,铜钱出手六次,卦成了。

张浩轩当然也很会解读卦象。

他背着手,漫不经心的说道,“上卦为兑为泽,下卦为巽为风,是个大过卦。坎卦对应的数字为七,风卦对应的数字为六,看来我可以活七十六岁,这块龙头牌要在我们张家手里保存五十多年了!”

说完,他吩咐手下把龙头牌摘下来。

“洛先生,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看看你的卦准不准,到时候,我再把龙头牌给你送回来!”

他昂着头,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来,领着手下就要离开。

我摇摇头,说道,“张浩轩,你弄错了!”

“怎么错了?你想抵赖吗?我们张家解卦灵验,从没错过。”

我跟他说,“一副卦的寓意,要起卦的人解读才行。你还是回去准备后事吧!”

“什么意思?”张浩轩收敛了笑容,目光阴冷的盯着我。

我告诉他,“兑为泽为棺,为井,而你说的不错,巽卦对应的数字为六,这幅卦的寓意是,六日而亡!六日内你将死于井厄!”

张浩轩脸阴晴不定,忽的冷笑着说道,“小子,你的话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现在到哪里去找水井?我怎么会死在井里?”

其实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副卦,可我已经给他解读过,懒得再多说什么。

“你在咒我死吗?可惜你的诅咒不管用!”

张浩轩领着手下耀武扬威的走了,随着汽车轰鸣声越来越远,邻居们也离开了。

我重新买来一把锁头把庙门锁上,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不舒服。

一方面是为了龙头牌被张浩轩拿走,另一方面是因为我没能守住爷爷的嘱托。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一直注意着张浩轩那边的动静。

张浩轩根本没把我的话当回事,仍旧过着他***的生活。

两天后,爷爷才回来,一进门就问我,“洋儿,你开过卦了?”

我把讲过跟他说了一遍。

爷爷沉着脸,坐在一边抽烟,“洋儿,这怪不得你,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第七天早上,镇江城的朋友告诉我,张浩轩死了!

昨天夜里,张浩轩在酒吧玩到夜里十点多钟,回家时,由别人开着他那辆超跑。

结果跑车压到一个下水井盖子上,井盖被压飞,车头直接栽了进去。

同车的人都受了轻伤,只有张浩轩从敞篷车上面飞出去,一头扎进下水井里面。

那是个化粪池,等人把他捞上来时,赵浩轩已经没了气。

他怎么也没想到,城里虽然没有喝水用的水井,却有下水井!

当天下午,我和爷爷正在屋里闲聊,忽然一道身影怒气冲冲的进了院子,并一脚把房门踢开,进了屋。

见他进来,爷爷很平淡的说道,“老张,这件事怪不得洋儿,都是你孙子逼他算的!”

来的人正是张浩轩的爷爷张测。

张测脸色铁青,把龙头牌连同一个牛皮纸袋子摔在桌子上。

“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这是我孙子答应你们的,我来帮他履行承诺!”

看来张浩轩把这件事跟他爷爷说过了。

张测冷着脸看着我,“我老张算了大半辈子卦,可一副卦就要人命的,我还从来没见过。我孙子不会白死!”

他也不等我们回应,跟来时一样快,扭头出了房间。到大门口上车,直接走了。

果然,除了龙头牌之外,牛皮纸袋里装着的,是张家门面的房证和执照。

爷爷吧嗒吧嗒的抽着烟,“老张睚眦必报,他把这笔账算到你头上,以后得多防着他些才行。”

我跟他说道,“爷爷,是张浩轩逼我的,这怪不得我。”

爷爷摇摇头,“张测这等货色,我倒不会看在眼里。我不让你随便算卦,是有原因的。你跟别的卦师不同,如果机缘未到就开卦,会有东西知道你的存在,随时都能置你于死地!你把玉坠拿出来看看。”

爷爷所说的玉坠,就是当初订娃娃亲时,袁家留给我的那个。

我一直把它挂在内衣里面,最近并没仔细看过它。

我把它从衣服里拉出来,刚刚看了一眼,头上就有些冒汗。

因为玉坠表面上出现了几道裂痕,像被砸过一样。

“怎么会这样?”

爷爷似乎早就已经预料到,跟我说,“你再把它打开看看!”

我赶紧把玉坠翻开,里面装着的是袁思凝的头发。

忽的一股火苗升腾而起,那缕头发燃烧起来!

房间里立刻弥漫起一股子头发的焦糊味。

爷爷默默摇头,“看来我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

我很想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赶紧把头发上的火焰弄灭,幸好还留下一点点,够我起卦用了。

青乌风水师

青乌风水师

作者:吵夜郎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爷爷算卦活人,我算卦死人,那天,爷爷逼着我给他算了一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