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资讯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小说已完结版全章节 白引歌夜煌免费阅读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小说已完结版全章节 白引歌夜煌免费阅读

时间:2020-10-23 19:58:16编辑:凌香

小说主人公是白引歌夜煌的名称叫《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这本书是作者许九汐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全科医学天才,一朝身死穿成臭名昭著齐王妃。毒害小世子,戕害齐王,白引歌一睁眼便遭遇必死之局。施展医术救孩子,却被孩子母妃污蔑,渣王成帮凶,被押下天牢,九死一生。救太妃,被误会谋害,一掌打至吐血。“夜煌你够了,普天之下唯有我能治好你残废的手!”接断筋,重塑骨,她有麻药不用,”王爷顶天立地男子汉,铮铮铁骨,定能咬牙忍痛。“他手脚被绑,无可奈何,他忍!术后复健,她堂而皇之公报私仇,“王爷,我们可说好了,治疗期,和离前,和平共处。”他继续忍,小不忍则乱大谋。等完全治愈,他将她五花大绑,丢进蛇窟狼窝。“现下本王来跟你算一算,你替嫁坏本王姻缘,设计本王心爱之人失身等各种罪过!”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 第10章 天牢酷刑 免费试读

白引歌被关入了天牢。

她猜测沐王妃会在这里对她下黑手,毕竟审问的时候她身子娇弱暴毙名正言顺。

为了保命,她称自己身上只有三天的药量,她在逼皇帝三天调查清楚,也在逼皇帝保她三天。

阴暗潮湿的最角落,有不怕人的老鼠在发霉的湿稻草上流窜。

白引歌想寻一块干燥的地方坐下,脚刚开始扒拉稻草,由远及近响起了两道脚步声。

最后在她的狱门前停下。

白引歌回眸一看,是狱卒去而复还,手里拿着上刑的刑具。

“得罪了,齐王妃。上面的大人想尽快弄清楚真相,我们只是在尽职尽责,您可别怪罪我们。”

刚锁上的牢门被打开,两个身强力壮的狱卒走了进来,将她逼至角落。

“王妃您别让我们难做啊,要是您爽快点签字画押,这皮肉之苦可免。”

皮肤黝黑,身材偏高大的狱卒从怀里拿出认罪文书递给白引歌。

“我没罪,凭什么画……啊!”

她双手抱胸,警惕的盯着两人,反驳的话还没说出口,猛烈的一记甩鞭抽在她身上,快到她来不及反应,疼得她撕心裂肺的惨叫。

痛,被鞭子打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痛。

来人力气之大,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皮肉被抽开。

“到这里的人,每个开始都像王妃一样称没罪,最后都乖乖招了。长夜漫漫,天牢里有六十六刑具,王妃有兴趣,皆可细细品味一番!”

啪,又是一鞭子,带着强烈的劲风,抽在白引歌的后背上。

她吃痛的整个一颤,反弓成虾。

背部起了湿润感,淌血了。

白引歌疼的吸了好几口凉气,赶在第三鞭落下来之前,忍着剧痛叫停,“两位大哥,我画押,画!”

她的手在袖带里掏了掏,转过身来,脸上堆着讪笑,“可有笔墨,太疼了,受不住,我画。”

疼的流出生理性泪水,哪怕她并不想哭。

白引歌这么快示弱,两个狱卒古怪的对看一眼,把画押的纸条整齐的折叠好,放回了胸前内揣。

“王妃,你已经错过机会了。看你认错态度积极,给你个选择权。”

哐当,夹指板和一把染了斑斑血迹的铁钳扔到她的面前。

黑皮肤的男人坏笑着道,“你可以选择先用哪个,一个是夹手指,一个是拔指甲,选吧!”

“好心提示啊,王妃,最好先选夹手指,手指肿到麻木了再拔指甲不会那么痛。”

另一个狱卒幸灾乐祸一笑,等着看她痛不欲生。

白引歌衣袖下垂着的手捏紧了刚掏出的麻醉针,心底恨的牙痒痒,面上却一派和善,“我自知得罪了人,进来免不了皮肉之苦,只盼着两位能下手轻一点,毕竟三日后出去我还要救治太妃娘娘。我这手上有些首饰,品质一等一,可以全数给两位……”

贪财的黑面男一听有好处得,率先走近她,看她在扒拉玉镯,眼冒贪婪的光。

黄金有价,玉无价。

这玉镯水头极好,拿去典当起码能置换百来两……

“好说,好说。”

他抬手就要去抢,白引歌目光一凛,在他的手快要挨到她的那一刻,动作幅度很小,但精准的将实验室制的防身麻醉针扎入他的手背。

冰凉的液体注入不过三秒,男人就软软的倒在她身上。

“哎,别抢啊,玉是比黄金贵重,但还有另一位……”

她屏住呼吸,紧张的吸引另一个狱卒到来。

从他的角度看去,只看到黑面男低着头似在用力抢夺。

上面已经吩咐,今夜要轮番折磨这齐王妃,让她痛不欲生后再了结她的生命。

“王妃既然这么懂事,这里有颗药,能让王妃少受罪安然的去!”

只是绝对不能便宜了黑老鬼,谁先抢到是谁的!

狱卒凑上去先把药递给白引歌,试图拉拢她,再伸手去拉黑面男,却发现他的身体沉的厉害,正疑惑,白引歌已经将麻醉针刺入他的手背。

心如万鼓锤擂,白引歌轻轻的放倒了他们,尽量不发出声音引来其他狱卒。

胸口快速的上下起伏,她劫后余生一般的伸出手,掌抵着墙,强撑着已经腿软的身体不倒下。

哒,哒。

可还没时间放松,又有清晰的脚步声传来。

“既然齐王殿下把事情交给咱们兄弟,定要办妥当了。”

“放心吧哥,这药老鼠吃了三步倒,烈的很!”

两人的声音不大,但因为晚上静谧,白引歌听的一清二楚。

她悚然一惊,怎么又来了一批?

她瞅了眼地上的两个狱卒,眸色暗沉似深海,所以,还有别的人要她死?

声音越来越近。

“哈哈,这么厉害,你先试个看看?”

“哥,你不能为了独享赏赐这样坑我啊……剧毒的,吃了七窍流血!”

已经快到跟前。

现实不给白引歌过多思考的时间,如果她还醒着,没法解释躺在地上的两人是怎么回事。

躺下,装死,再奇袭,才有一线生机!

“不好了,出事……”

白引歌闭着眼趴在昏死过去的黑面男身上,听到他们在门后驻足。

狱卒的话戛然而止。

嘭,嘭。

跟着响起似人倒地的声音,牢房门吱呀打开。

一道冷冽的却又熟悉的声音在她头顶上方响起——

“装死,白引歌,我让你变真死!”

骤然逼近的磅礴寒意,令白引歌的鸡皮疙瘩瞬间炸立。

她不能坐以待毙,会死!

一双泛着狠意的杏眼猛地睁开,白引歌牙关一紧,捏着麻醉针的手一抬,疾风般的往面前半蹲的夜煌身上扎去。

只要破皮!

只要注入一星半点!

再强壮的猛兽都会在瞬间失去所有的力气,她能赢!

白引歌屏住呼吸一击,针尖划破空气,最终堪堪停在夜煌胸膛一寸的地方。

手腕剧痛,她的手骨被夜煌粗暴的大手捏着,手指再无力气握住麻醉针,啪的跌落到地上。

“这是什么,施家独门暗器?”

夜煌冷厉的垂眸,看了眼地上模样奇特的针筒,并没有触碰的意思。

他刚才在对面角落的黑暗牢房,将白引歌这边发生的一切,一点不落的看进了眼中。

“不是!”白引歌忍着痛摇头,一双秋水般的眸子溢满深沉和恨意,“我倒希望它是!”

楚焰紧随其后进来,半蹲在一旁检查了两个狱卒的脉搏,双手抱拳回道,“王爷,呼吸平稳。”

两人的对峙被他打破,夜煌松开钳制白引歌的手,改为掐住她的下巴,冷锐回击,“白引歌,本王若要你性命,不会假手他人!”

说着,他快速的将一颗黑乎乎的小药丸塞进她的嘴里,一合她的下巴,逼她咽下。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

独尊医妃:王爷,且和离!

作者:许九汐类型:穿越状态:连载中

全科医学天才,一朝身死穿成臭名昭著齐王妃。毒害小世子,戕害齐王,白引歌一睁眼便遭遇必死之局。施展医术救孩子,却被孩子母妃污蔑,渣...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