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资讯 唐会南官小意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亦凌霄章节阅读

唐会南官小意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亦凌霄章节阅读

时间:2020-02-12 10:10:30编辑:如霜

亦凌霄

推荐指数:10分

《亦凌霄》在线阅读全文

亦凌霄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唐会南官小意,由心有玄机倾情著作的一部武侠小说,已上架落初。全书主要讲述那一个时代,有那样的一群英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不是仙有神气,非是魔鬼怪生。官小意,这个名字是怎么来历?他一路奇遇,依仗是与生俱来的二项神功秘法,是什么?天下第一有很多,最极致的又是什么?天下是谁的?神仙皇帝、王侯权贵、豪门雄杰,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论英雄谁是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万民在心,我本凡人。大侠大侠。

《亦凌霄》 第十五章:此誓,不为地老天荒 免费试读

让你陪同月姬办个差事,怎么会让这小子得了手。月姬所说如果是真,你和我岂不是再无半分机会......

月姬所说比武一事,明王不堪回首,此时不得不再想起:

那天明王眼看要输的很惨,月姬就用计赚了官小意,美人计。

明王开始赢时开始输,输的一塌糊涂。

明王几天来,心中一直就想,假如月姬也肯,和自己跌一跤......

还要什么输赢面子!

一生,何求。

同时心里妥妥地认定:江湖人动手,用诈用计理所当然。不必当真、不必当真。

此刻与江天一目光一碰,二人彻底反应过来,完了!

月姬当众说出这件事,

她是认真的只想说一个目标:她在说。。。亲,过,了。

只能嫁给他了?!

明时最重名节。

好人家的好女儿家,当众自动承认这事。它还能是其它好事?是天大好事。

南山苦笑一声:“你这孩子。师叔真拿你没办法,你可不能诈我。”

这小子命不该绝。不然月姬还没嫁人,岂非就孤独终身?

月姬垂首。

拨弄着官小意额前汗水湿透的乱发说:“您待我一直有如父师,月儿几时会用这等事说着玩笑?”

南山一拍额头,猛然想起:

月姬一见人,自然而然地就抱起人来,让他靠在怀中。不是自己最要紧的,那个女儿家会就这么做?

南山安慰她说:“好孩子不着急。他是喝了鹤顶红毒酒,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随便一颗药丸......”

他这颗药丸差一点就送进官小意嘴里。

忽然住手,脸色极为凝重:“嗬。他先前还中过毒。这毒极是厉害,这个是什么毒?什么人有这等手段,难道是玉霄宫主九天真人?”

“不可能,对一个无名小卒用这等天下奇毒,岂非太不划算?简直暴殄天物。不值当,不值当。玉霄宫绝对不会做这等大亏特亏的买卖。”

月姬是非常了解自己这位师叔的。

南山一旦唠叨个不停,是碰上棘手之事了。当下屏息以待,只盼他能有办法解官小意中的毒。

严世人也心急,凑过去关心地说:“你先别管他亏不亏的,救人要紧。你是能救还是救不了。”

南山挥手一击,打的严世人跌出好多步,骂道:“别来烦我。”

严世人一生只有他打人,今天托他好朋友的福,接连让别人打了二次。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话一点不骗人。

好嚣张的匹夫,敢打老子!严世人张口就要喝令手下人:动手,找回来。

马上命令自己必须忍受:还要靠这老匹夫救命哪,只有强自忍着。就当打在别人身上,不关自己事。

南山把了几次脉,换了几粒药,始终没有把药放进官小意嘴里。

他抓抓头,向严世人说:“实在对不起。我本领不够救他不得。你打还去吧。”

“我号称医神南山,却解不了这毒。以后再不敢称神了,连医都算不上。”

他神情极度沮丧,忽地打了自己一记耳光。

南山看也不敢看月姬,说了毒情判断:“这毒如果没撞上鹤顶红,一时半会是不会要他命的。”

“那下毒之人也不知什么原因,本是想借毒控制这小子乖乖听话。”

“没曾想今天还有人下毒要他的命,二毒相冲并发,可就极难能解毒了。”

“他这条命,除非神仙来了,真的不是我不肯救。”

他“啪,啪,啪”连打自己几个耳光,咒骂道:“什么狗屁医生,自己人的命都救不了。不如死了算了。”

月姬听了。泪珠不断,一个字也没有。

江天一,明王先惊后喜:

惊的是:官小意有事,自己的前程,恐怕指望不上严参将了。

喜的是:官小意真要死了,多年来对月姬的一片心,就还有希望。

月姬从泪光里看到他们奇怪的表情,心中一动,脸上现出刚烈坚毅神情;

又低头满含深情地看着官小意,看了许久。

官小意早又昏迷过去,根本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如果知道她接下来要做的决定,一定是宁可不要命,坚决不答应的。

她轻轻地,拨开官小意头发,轻声说:“那天是那边,今天就这一边吧。”

“你要听好了,以后绝不可轻信别人说的话,她假假真真的,你能弄的明白?”

“没的又上人家当。如果又耳根子软,不止害已而且害人。你可都记住了?”

“嗯。我懂的,你不说话,一般都是心虚好面子,心里一定记得牢牢的了。”

“从今以后。你若死了,我活着也是无趣。”

“你若是能活着,只许快快乐乐地;一生平安幸福,再没这些凶险磨难。”

说完一口亲在他耳根处,一滴泪珠也同时落下,碎成无数泪痕扩散开去;

这一滴泪是生的诀别。

一见倾心,一见终身,一生却不能相守。

这一滴泪是人生的注定,注定了她的人生;也注定了许多人的,命运与结局。

或许是泪珠的冰凉刺激;或许是心灵的感应,又或许是梦中。

昏迷中的官小意喊了一声“不要”,伸出手在空中乱抓,拼命想抓住什么;

月姬不忍心,伸出手让他握住,官小意才安静下来。

月姬却不曾再流泪,忽地低声轻吟道: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空一缕馀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这是我新近看的词呢,写的可真的好的呀。”

“我一见便喜欢极了,真个就如我这些日子来的症状一模一样呢。”

“念着如果有一日,你肯娶我时;花烛之下,让我好好儿看着你,把这些轻轻地对你说了。”

“也不知你是不是,要笑话人家不知羞呐。”

“你教我有什么办法?便是那日撞见了你。我就晓得我寻到你了,你就是我的天。”

“那怕是痴心妄想,也是没药可救;便是有药,我也是不肯吃。”

“你刚刚说的话,我听的真真了。想是愿意见我,不会嫌弃我。”

“你知道吗?我听了欢喜的紧,再没有别的奢望。”

“今天我都说给你晓得了,可不许笑话人家。从此之后,这些话只怕再也不能对人说的了。”

她本是吴音侬语,素来说话已柔婉动听。

此时倾心而诉,声音虽然是极轻极细;众人屏息以闻,真个是闻者无不恻然。

她放下官小意。

抽回手,理理自己的妆容;

她站起身面向众人。

毅然决然地说:“在场所有人,我猜其中一定有人,能有办法救得了他。”

“我当众发誓:只要谁能救官小意活命,我就嫁给谁。为婢为奴,但凭所欲;甘苦生死,唯命是从。你们都听到了吗?”

南山大惊,急忙制止:“万万不可。月姬,你怎么能拿自己一生作酬。”

“我们江湖儿女,与人动手过招性命相搏,有所接触本是正常不过的。”

“你与此人才见得一次,他是何等人物,人品又如何?我们是一概不知。他有无家室,心中有没有你,你们既无婚约,亦无信物;不值得这样做。”

南山虽然痴迷医术,见识阅历却极是不俗。把这件事各处不合情理一一指出,只要月姬收回决定。

江天一明王也说:

“这人二叔说难了,便是八九不离十。你这样做却是何苦!”

“二叔说的极是,这人心中有没有你,或许是个薄幸寡恩之人也未可知。”

“我们与你义结同道,创立江南明月堂多年。”

“我们的心意你是明明白白,十年过去,你不为所动。难道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之人,你就不惜自己一生了吗?”

月姬凄婉一笑说:“对不起。二位哥哥,我知道你们待我的好。我无亲无依,有了你们便是我的兄长依靠。”

“十多年来,大家关心我爱护我,一直如此。我心里都知道。”

“这人该当我的命中注定,说不得道理的。无论他是何等样人,即便再坏。要我为妾侍奴婢,视我无半分可意,我也是一样待他。”

“哪怕是今生有缘无份,与我也是三生有幸,前世修来的福气。”

她这一番话说出。

比什么海枯石烂,山崩地裂的盟誓,令人黯然无语。

明王忽然问:“月儿。是不是就算本人救不得,找到能救他的就行?”

月姬说:“是。只要救得了他。出手救他活命的人不反对,我便任何事都可接受。”

南山急的以手捶头,打的砰砰响,口中呼呼说:

“等等,等等。容我再想想办法。只要我找出办法来,你这发的痴誓,就不作数了。”

“你这孩子走火入魔了,失心疯无药可医。呸,自己医术不精,便推说无药可医。该死,该死!”

南山在那里冥思苦想,痛苦不堪。

严飞鹄手按腰间刀,不动声色地游目四顾,若有所思地看着现场奇峰突起的变化。

亦凌霄

亦凌霄

作者:心有玄机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那一个时代,有那样的一群英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不是仙有神气,非是魔鬼怪生。官小意,这个名字是怎么来历?他一路奇遇,依仗是与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