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资讯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宁博雅雷迦烈(APP内全文阅读)完结版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宁博雅雷迦烈(APP内全文阅读)完结版

时间:2020-01-11 17:18:48编辑:青槐

主角是宁博雅雷迦烈的小说叫做《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宁博雅没想到命运如此残酷,从小相依为命的残疾母亲被人残忍杀害。彼时她下自习亲耳听对方说是云霆集团总裁雷迦烈所为。从此她将杀了雷迦烈设定成毕生目标。一年后,她成功进入云霆集团,乔装接近目标。一夜狂欢却最终失败。而他们的故事却从这里拉开帷幕。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第24章 你会后悔没杀了今天的我 免费试读

王主任看着她微微错愕了一下,问:“不好意思,宁小姐,不知您跟过世的简先生是什么关系?因为这位赵先生也是特意为此事赶来的。”王主任用手指了指沙发上的男人。

宁博雅循着王主任的手指方向看向了沙发上的男人,不禁疑惑地问道:“请问你是?”她记得清楚,简迪跟他一样无父无母。

“你好,我叫赵新宇。”男人礼貌地站起身,看着宁博雅直截了当地说:“我是江恒事务所的律师,今日来是受简先生的外婆所托来为他办理事后等事宜的。”

“这是我的名片。”赵新宇说着,来到宁博雅面前,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她。

宁博雅看了一眼名片,还是不放心地又问:“他的外婆现在人在哪里?”因为她从来没有听简迪提起过他还有个在世的外婆。

“他的外婆现在在家里,地址是南通县。因为年龄大活动不方便的原因不能亲自赶来,所以由我代为处理他的事。相关材料我已经交给了王主任,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可以借过来一看。”

“宁小姐,赵先生提供的材料我已经让警察查证过的,确实属实。”王主任补充说。

得到王主任的证实,宁博雅看着赵新宇说:“那谢谢你了赵先生。”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是这样的,我是……简迪的朋友。如果日后想替他过去照顾她一下外婆,到时候方面联系你给个详细地址吗?”宁博雅问。

“当然可以。名片上有我电话,到时候你直接打给我就行。”

“那好,先谢谢你了。”宁博雅道谢后,又看着王主任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有人操办简迪的后事,宁博雅顿时觉得安心多了。因为雷迦烈这边一直盯她盯的太紧,她着实不好出面。唯恐自己一不小心惹恼那个变态,而害的简迪不得入土为安。

“都办妥了?”往回走的路上,欧阳柔看着宁博雅问道。

“嗯。原来简迪还有个在世的外婆。他外婆已经找了一个律师在料理此事……”宁博雅说着,脚步突然一停,目视着前方。

欧阳柔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就见那块榆木头站在他们前方不远处。

宁博雅一副恨屋及乌的模样,没好气地瞪了展风一眼,拉着欧阳柔的手从他身边走了过去。路过他身边时说:“我只是去拿个一个检查报告,我会亲自跟雷迦烈说明白的,不劳烦你背地里去打小报告了。”

“宁小姐,夫人来了。”展风转过身,看着他们,语气里带着一丝担忧。因为刚才见夫人的架势像是来者不善。

她来干什么?

放心,肯定不是来医院瞧她这个病人。宁博雅心里清楚的很。

“他口中的夫人是谁呀?该不会是雷迦烈的母亲吧?”欧阳柔不解地问。

“正是那个老妖婆。”变态儿子的母亲可不就是老妖婆。

尽管宁博雅已经猜到来者不善,做足了心里准备。但是在进入她所在的病房,看见满屋子榆木头站在动也不动时,心里还是微微颤抖了一下。

丁月池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见他们进来,轻蔑地笑了笑,下一秒,神色突然一冷,下令道:“把短发那个女人给我摁到床上,绑起来。”

宁博雅一惊,六七个黑衣人一下子涌了上来,欧阳柔见势,立即用身体挡在宁博雅身前,毫不畏惧地惊呼道:“你们想干什么?”

这时,展风也从他们身后挡在了前面,凝眉看着丁月池说:“夫人,您这是要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难道还需要向你汇报?”丁月池站起身,怒气冲冲地说,“还不赶紧给我滚到一边去。”

“对不起,夫人。我受少爷之命在这里保护宁小姐,所以我不能离开,必须保障她的安全。”展风握着拳头,一副随时开战的模样。

看见一个下人都敢跟自己指鼻子瞪眼了,丁月池顿时羞愧极了,“把这个碍事的家伙给我收拾掉!”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说话时跟雷迦烈一样不可一世的语气。

接着,一干人挥舞着拳头直冲着展风袭击了过去。

“柔柔,你快走,别管我。”混乱中,宁博雅腿揉着欧阳柔的身体,大声喊道。

可是欧阳柔岂是贪生怕死之人,看着展风被那群人围的水泄不通,唯恐他们一个不小心伤到身体虚弱的宁博雅,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把她的身体紧紧地护在怀中。就像一只保护幼崽的老母鸡,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敌情。

展风虽然特种兵出身功夫了得,但是同时面对一群人的攻击,此刻也显得有些寡不敌众,逐渐占了下风。

因为展风是雷迦烈的手下,所以一直以来宁博雅恨屋及乌,也没给过他好脸色。但是归根到底跟他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此时此刻看着越来越力不从心,逐渐被人打趴在地的展风。宁博雅的心情越来越紧张,毕竟他是因为保护自己才出言顶撞的那老妖婆。

看着展风寡不敌众,宁博雅实在是无法做到袖手旁观,于是咬了咬牙,握着拳头,就一副想上前的样子。

欧阳柔见她这副模样,赶紧拦住她,在她耳旁小声嘀咕,“你疯了,那么多人,你上去管什么用。”

“可是……”宁博雅皱着眉,这时忽然想到什么,扭过头,对着欧阳柔的耳朵小声说:“你快出去跟雷迦烈打个电话,记住,他的电话是137********。”

也对,一会展风被打趴下,丁月池下一个该对付的人就是阿雅了。

“好,我记住了,那你一会儿要小心。”对于拥有过目和过耳不忘本领的欧阳柔来说记这么几个数字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

“好。你快去。”

于是,欧阳柔假装出一副十分恐惧的模样,大喊:“哎呀,阿雅,我好害怕,我好害怕,我不敢看了……”她一边惊慌失措地喊着,一边跑了出去。

来到门外,欧阳柔迅速掏出手机,拨出了脑子里那串数字。

可是手机响了很多下都没人接听。

快点接电话啊,快点接电话啊!欧阳柔在心里使劲呐喊着。但是手机那边的主人听不见,她接着又打了好几个电话,还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而就在此时,展风被几个人制服着,退出了病房。

欧阳柔顿觉不妙,连忙跑过来,可是还没靠近那病房门口,就被两个黑衣人拦住了去路。

“大哥,拜托了,让我进去……”欧阳柔故作可怜地想博取对方一点同情。无奈对方都是专业训练过的,铁石心肠的很,不仅不让她进,而且还毫不怜香惜玉地推了她一把。

欧阳柔向后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她揉着摔疼的屁股站起身,看着像狗一样守在门口的两个黑衣男,怒火冲天地冲上去,“放我进去,不然雷迦烈来了,有你们受的!”

无奈对方是丁月池的手下,他们只认丁月池,不认雷迦烈。看着冲上来的欧阳柔,再次把她给扔了出去。这一次,她摔的更惨,屁股和后脑勺生疼。

这边,几个黑衣人把展风打的终于站不起来后才收手,其中一个领头用脚踩住他的手背上,恶狠狠地说:“臭小子,就你也敢冒犯夫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随后,带头的男人给身后的兄弟使了个眼色,两个留在门外看守,其他统统进了病房,并且反锁上了门。

在听见房门‘咔嚓’锁上那一刻,宁博雅的心脏也跟着咔嚓了一下。

看着交叠着双腿坐在沙发上,一脸蔑视模样瞅着自己的丁月池,心里说不害怕是假的。宁博雅警惕地看了看围着自己而站的黑衣人,吞了吞唾沫说:“你们想干嘛?”

丁月池看着她走过来,站定在她面前,神色轻蔑地瞟了一眼她的腹部后,语气满是鄙夷地说:“别以为怀了我们雷家的骨肉,你就可以登梯子上天了。”

宁博雅冷笑,“我从来都没有以此事引以为豪过,反倒是你们一天天提醒着我,若不是你们提醒,我真不记得自己肚子里还怀着这么个--小杂种!”

宁博雅看着丁月池,把最后三个字的发音咬的格外重。

丁月池顿时气得脸色铁青,手起手落,一巴掌狠狠地落在了宁博雅的脸上。

“啪”一声,把宁博雅打的耳朵一阵嗡鸣。

宁博雅被激怒,捂着右脸,目光冰冷地盯着她,“果然是一丘之貉。你跟雷迦烈一样都是人前人模狗样,背地里连只狗都不如。”她觉得自己骂的一点也不过分,如果不是有这么一位仗势欺人,自以为是的可恶母亲,又怎么会生出更加可恶变态的儿子?

“你……”丁月池指着她,气得良久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人……快点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绑到床上,快点给她灌药。”

她的儿子肯定是中邪了才会看上这么一个女人。丁月池真是被气得肺都快炸了。

回国半个月,整天连儿子个影都看不见,一问才得知,雷迦烈每天除了公司就是医院,心里早就没她这个当妈的了。

所以今天来医院,她不为别的,就为拿掉这个女人肚子里的怀子。

这种女人的血脉怎配注进他们雷家后代的身体里--

丁月池一声令下,围着宁博雅的几个黑衣人立即上前,制止住她的身体,轻而易举地就把手无缚鸡之力的她给摁倒在了床上。

接着,就见为首的那个头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装有土黄色液体的瓶子,伸手捏住宁博雅的下巴,逼迫着她张口嘴,下一秒,把瓶口对准了她的嘴巴--

宁博雅被呛的呜呜叫。

瓶子干净后,那头头把空瓶子往旁边一扔,转首看向了丁月池。她此时坐在沙发上,就像一个正在观看表演的观众。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霸王囚妻:宠你天荒地老

作者:佚名类型:现情状态:已完结

宁博雅没想到命运如此残酷,从小相依为命的残疾母亲被人残忍杀害。彼时她下自习亲耳听对方说是云霆集团总裁雷迦烈所为。从此她将杀了雷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