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资讯 故梦小说(曾子翊曾云善)免费在线阅读

故梦小说(曾子翊曾云善)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19-10-20 09:26:56编辑:从寒

故梦

推荐指数:10分

《故梦》在线阅读全文

男女主角是曾子翊曾云善的书名叫《故梦》,这本书是作者凤七所编写的穿越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二十一世纪的名门之女,穿越到柴家王室的伪宋朝。历史上那些名人们,也未曾因历史的改变而被掩住风华,虽然有些小出入,却还是一个一个闪亮登场,作为一个旁观客,曾云善表示这将要演上一生的长篇古装戏,她身为群众演员,台上台下都很海皮。可问题她所落之家,虽名满大宋,却穷困贫寒,家中兄弟个个才华卓绝,姐妹们个个秀外慧中,作为资深专业人士的曾云善,该怎样带领兄弟姐妹,走向男升官女发财,人人奔小康的康庄大道?

《故梦》 第四章节 讨价还价 免费试读

七娘眉头微皱,轻声斥责道:“八妹,这款式六姐姐极喜欢的,你若是卖了,她该有多失望?我们家中虽贫寒,可你也不能单为了几个钱,就……再说了,一张图样儿又能卖几个钱?也不顶事儿,反倒叫六姐难过,我们还是家去吧。”
八娘闻言暗中偷笑,想不到素来老实的七娘,做起戏来,也是形神俱备,却装了十分遗憾的表情,拉了拉七娘的袖子,低声央道:“七姐姐……还是先听听武家姐姐报个价吧,若是成……”
武三娘一听,忙道:“十贯,你们觉得可成?”
八娘依旧扯着六娘的袖子晃,七娘先是觉得不可思议,这一张图样就能换十贯?可见八娘扯她袖子,因是先前商量好的暗示,忙敛了心中的惊喜,眉头皱的更深,低声斥责道:“八妹!”
这还不满意?
武三娘又仔细打量了两人一眼,见她们虽穿着半旧的衣裙,可却收拾的十分整洁,且这小娘子不过十岁左右的样子,却画的一手好画,想来家中虽贫,却也是好人家的女儿,观那年长些的小娘子的样子,似是当真不想卖,而非是与她讨价还价,可这图样,经过这么一纠缠,她反倒生了势在必得的心思,便一咬牙,干脆道:“我是实在喜欢小娘子画的这样式,也诚心想买,若是两位愿意,二十贯如何?这个价实在不便宜了,我铺中的掌柜陆娘子,一月的薪酬,也不过才五贯钱。”
那边上的陆娘子忙帮腔:“确实是不低了。可值我四五个月的辛苦钱呢。我们主家亦是实在喜欢,要不然,哪能出这个价?”
八娘心道,二十贯也便宜你们了,想当年自己一个设计稿,哪家珠宝公司不抢着要?没有六位数,连谈都不用谈。
可如今这不是人在屋檐下么?
便拿眼瞧着七娘,这回不扯七娘的袖子了,却道:“七姐姐,二十贯都足够给六姐姐打两三副银头面了。姐姐就依了吧。”
七娘这才叹了口气,朝着武三娘一幅身:“这,实在并非为了与姐姐讨价,不过姐姐这般诚心,我若是再不应,便是不识抬举了。有了姐姐这二十贯,我们也能给家姐买两副头面,说起来,我与妹妹,还要谢谢您呢。”
见成了交,武三娘自松了一口气,又见她话说的好听,脸上的笑越发真诚起来:“该当的,”又转头吩咐陆娘子,“去取二十贯的交子来,交给这两位小娘子。”
一贯钱足有三四斤重,二十贯这姐妹二人也拿不了。七娘收了陆娘子递过来的交子,又是一福身:“如此,我姐妹二人,便谢过两位了。”
八娘见收了交子,露出目瞪口呆的样子,好似对武娘子果真付了钱有些不可思议,伸手从七娘接过那四张面额为五贯一张的交子,拿在手中看了半天。
之前八娘看到母亲钱箱中有几贯钱,也曾掂量过,见一贯便有三四斤,还曾问过二哥曾子固,这一贯钱就这么重,若是人家买贵重的东西,岂不是要找几个抬?而且出门在外,也不方便。
曾二哥那天刚好无事,坐在院中的桃花树下看书,八娘问话时,他正感到脖子酸痛,抬了头原想看看落花,赏赏美景,休息片刻,见小妹虚心求教,便给她好生科普了一翻:“有钱的人家,或者能找着门路的,一般会折了金银,这样带着也方便些。不过市面上流通的金银可不多,不是一般人能轻易兑到的,且也会折价,不合算,所以大多会兑成交子,便于携带。”
当时八娘还笑,说是哪天若能争上一百贯,也要兑一张百贯的交子,自己藏着。二哥还笑她:“傻丫头才多大,就晓得要自己存点私房钱了?只是你这愿望可实现不了,如今朝庭发行的最高面额的,也不过是五贯一张的交子。且都是定期的,到时若是不去换成新交子,或者折成现钱,便要作废呢。”
八娘原还好奇,不知道这交子什么样子,曾家无余钱,就是有,也大抵上要充着家用,怎会折成交子?所以八娘还真是从未见过。
看着手中的几张经过特殊处理的纸,心道原来交子就是这样的呀。脸上却是装了不敢置信的神情,对着七娘惊喜道:“姐姐,原来我画的这个图样儿,真的可以换钱呢。”
一边说,一边慌忙从手袖中又掏出几张图样儿来,问七娘:“七姐姐,如果这几个图样,这位武姐姐也喜欢,是不是也能卖钱?”
话一说完,便把那几张图样也送到武三娘面前:“武家姐姐你看,这几张比你手上的还要好。”
七娘又气又笑,这表情倒是真的:“八妹,不得无礼。武家姐姐不过是一时喜欢罢了,哪能都买呢。”
八娘心道,她当然会买,若是这些首饰打造出来放在铺中售卖,所争的钱,何止这二十贯?
果然,那武三娘虽不信她手中的图样儿会比自己花了二十贯买下的这张更好,却也疑惑的接了过去,这一看,眼便亮了三分。
她买的那张上,绘的不过是一套桃花绕枝式样,可这几张,却是一套双髻对插的五彩蝴蝶钗,一套斜鬓佩双翅螺丝镶宝石凤钗,一套正佩挂金蝴蝶五彩五尾凤步遥,一套简约雅致的斜枝雪梨花银钗,端的是华丽无双,精美绝伦,虽只是用水粉绘出的,也让人觉得若是做出实物,镶嵌上玫瑰珠宝,不知有多流光溢彩,称得人光彩照人呢。
武三娘不由又看了那小丫头一眼,就见她虽做出天真无邪的样子,依然止不住嘴角那小计谋得呈的笑。
武三娘暗道,这小丫头他日若是做起生意来,也当是个精明的,如此懂得迂回算计,称得上是个生意人才。
大宋国虽然民风开放,女子抛头露面操持一家生计的不少,但到底男女有别,女人做起事情来,总要比男人承受的压力更多。
她自己是家中独女,偌大家业,无男丁继承,她虽不过十六岁,却已当了武家这一门大半个家,生意上的事情,父亲每常都要她来拿主意,而自她参与家中生意这三四年来,武家的生意扩大了足有三倍,铺子遍及整个建昌军。可尽管如此,父亲却依旧为没有儿子继承家业发愁。
因父母日渐年老,无法再生养,父亲与母亲夫妻情深,自不愿意去讨小妾,这些日子,正在准备着她的亲事,希望能找个女婿入赘,以支撑门楣,可真优秀的男儿,哪个愿意作人家的上门女婿的?差一些的,别说她自己看不上,就是父亲也不同意。
因此留心了几年,依旧没寻着个合适的。眼看着她年龄越来越大,父亲这才发急起来,最近更是四处拜托亲戚故旧……
武三娘想着自己,见这小丫头虽衣着平寒,却灵动狡慧,显然这姐妹二人,意是这个小丫头是个作主的,倒是对八娘生出些惜才之意来,虽然明知自己着了她的道,也不气恼,只吟吟看着八娘笑,也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八娘被她看的发毛,知道自己的那点小算盘算是被人看穿了,只好朝着武三娘坦然一笑。
武三娘见她也不说话,沉呤了一下,方道:“既是小娘子有心想把这四张图样也卖给我,我便也不还价了,虽这四张上绘着的款式,比刚我买下的那张还好些,可你也别跟我抬价,就照二十贯一张,你觉得如何?”
八娘见她如此爽快,反倒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摇头笑道:“武家姐姐是个爽快人,我也不好占姐姐的便宜,不如这样可好?四张五十贯,也算我感谢武家姐姐的赏识,这些首饰,你按图打造出来,有不清楚的,我还可再为你画上详图,成品后若是放在铺中卖的好,回头我再为姐姐画几张。若是不好,只当姐姐吃了一亏吧。”
武三娘心道这丫头倒不是个贪心的,更是另眼相看,又有心卖她个好,便道:“既然小娘子这般说,我便占个便宜,盛你这份人情,六十贯,加上你刚才的那二十贯,一共八十贯,也凑个吉利数字,小娘子也不必推辞,就这么定了。”
说完,便叫边上的陆娘子:“再去给这位小娘去取六十贯交子来。”
待那陆娘子去取钱的工夫,武三娘才问:“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两位小娘子高姓呢。若是两位不嫌弃,不如坐下喝杯茶再走。”
七娘因被被人识破这点小计谋,正惭愧着,见问忙回道:“奴家姓曾,在家行七,这位是我的八妹妹,住在南城。”
姓曾?住地南城?武三娘一边拉了两人坐下,一边问:“可是那′秋雨名家′的曾家?”
“正是。”
武三娘看着八娘,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连道:“难怪难怪,也只有曾家这样的诗礼名家,才能生出八娘子这样小小年纪便兰心慧质,才气卓然的姑娘来。”
八娘接过武三娘递过来的茶盅,闻言忙谦道:“我不过是喜欢画些画儿,从前与祖母去过一次临川,见过几家世家姑娘们的穿戴,所以自己乱想着画了几张画而已,当不得姐姐的夸奖。”
武三姐也不辩解,其实她夸的,倒并非是她画的这几副精美的首饰图样,而是这小丫头看起来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已深谙生意之道,心思灵转,若不是自己常与人打交道,见惯了世面,只怕也识不破她的这点小计谋呢。
待那陆娘子取了六十贯交子来,交由七娘收好,两人便起身告辞。
武三娘亲送了两人出门:“两位小娘子日后若是闲着无事,可来铺子或是去城东的武家寻我玩去。”
“等有空,必定去寻三娘子。”七娘笑道。又互道了再见,才携了八娘的手,揣着一颗喜的快要飞了的心,端着步子,往家里赶去。
见两人行的远了,武三娘回到铺里,陆娘子奇道:“三娘对这两丫头可真是热情,刚隐隐听你说什么′秋雨名家′,难道这曾家很有名?”
陆娘子是外地人,原在武家分铺里做事,她和离之后,带着孩子过活,常受前夫滋扰,因她工作出色,为免前夫拖累,武三娘才把她招到南丰县自家的主铺里管事。
听了她的问,武三娘正色道:“陆娘子虽是外地人,难道竟没听过′秋雨名家′曾家?按说,这曾家,别说在我们南丰城,就是整个建昌军,甚至整个大宋国,提起来,只怕不知道的人也不多。”
陆娘子奇道:“奴家还真是未曾听说过,不过奴家原就是个内宅妇人,不知道也不稀奇,三娘子倒与奴家说说呢。”
☆☆☆☆
故梦

故梦

作者:凤七类型:穿越状态:连载中

二十一世纪的名门之女,穿越到柴家王室的伪宋朝。历史上那些名人们,也未曾因历史的改变而被掩住风华,虽然有些小出入,却还是一个一个闪...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