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资讯 重生之金盆洗手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路文良唐开瀚全文无广告阅读

重生之金盆洗手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路文良唐开瀚全文无广告阅读

时间:2019-08-14 08:00:09编辑:代柔

独家新书《重生之金盆洗手》由知名作者缘何故最新创作的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路文良唐开瀚,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小混混路文良,在某天清晨,回到了那个曾经毁掉他一生的家……别误会,这其实这只是个不苦大仇深的年轻人改变命运的故事——end大圆子文笔有限,此文仅求博君一乐,感谢所有陪伴大圆子一起走来的看官们,你们的每一个评论和支持都是大圆子写下去的动力,此文臭不要脸龌龊受配忠犬攻,大圆子是忠犬忠实拥护者!希望看文的亲们能多多收藏留言,在看完章节后花一分钟给大圆子一个好评也好,让大圆子知道自己不是…

《重生之金盆洗手》 第19章 免费试读

赵婷婷的心思昭然若揭,她倒没有怀疑路文良的智商,只是从小到大,因为方雨心的偏心,她想要的东西就从没有拿不到手的,就好像去赶集时车子坐不下被留下来的永远是路文良那样,家里但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比较难得的,方雨心就会将东***在柜子顶上,在打发路文良出去了之后,再单独给赵婷婷开小灶。

也正是因为如此,赵婷婷几乎笃定路文良这次会一如既往的退让。

于是她摆出相当高的姿态来,实际上心里还是有点不高兴的,这个弟弟老是就会给她添麻烦,要是他不出现的话,她这房子估计早就过户买好了,哪里还有现在这么多事情?

路文良沉静的给自己的咖啡加了数颗方糖,他没喝,只是不停的搅拌着,以掩饰自己正在微微颤抖的指尖。

赵婷婷的态度太伤人了,也许她以为自己做的不漏痕迹,也许她根本就没有想要掩饰自己的意思,总之,这个女孩还太年轻,她沉重的优越感和鄙夷轻易的被路文良剖析的干干净净。

他恨不能自己真的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也不愿意这样赤·裸裸的面对家人的冷淡和漫不经心。

对于亲情,路文良有着寻常人难以理解的狂热和胆怯,亲生父母都用不同的方式抛弃了他,可在面对路功冰冷的棍棒时,他宁愿用近在咫尺却拒不相见的母亲虚构的爱来治疗自己的疮疤,然而却没有一次那么清晰的,老天将自己一度想要否定的猜测呈现到眼前。

而这一次,就连仅剩的母亲和姐姐,都不得不被剔除出他的家人名单。

咖啡已经因为丰厚的糖而显得浓稠,浅褐色的液体在勺子下艰难的滚动,路文良沉默半响,打量赵婷婷优雅饮咖啡的姿态,粉色的唇膏甚至没有沾到杯壁,杯子搁在桌面的时候,悄无声息。

她才离开路家几年,练就这样纯熟的礼仪,是否时时刻刻都在接触着这样奢靡的世界?

半响后,路文良无声的叹息,干脆的拒绝道:“抱歉,我已经和阿姨谈妥,房子我不可能放弃。”

赵婷婷愣了一秒钟,甚至说话都结巴了:“你……你说什么来着?”

路文良不耐烦的皱起眉头:“我说这房子我不可能让给你,你要让妈来找我谈话那你就去告诉她,我没有意见,就这样,我还要上课,不和你多说了。”

没等赵婷婷回答,他放下咖啡从裤兜里掏出两百块钱放在奶罐旁边,微微点了下头就起身想走。

赵婷婷气急败坏的站了起来:“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想见妈才故意搞出这么多事情,你还嫌闹得不够啊?你知不知道我们的正常生活都被你给打扰了!”

咖啡厅里的人听到异响都纷纷投来视线,看到穿着朴素却气质不凡的路文良以及满脸愤怒漂亮娇美的赵婷婷,顿时起了兴致,一时间各种凤凰男啊情感纠纷啊还有始乱终弃都出来了。

路文良脸色有点不好看,纵然很明白赵婷婷对他没什么感情,但私下里大家都是表面过得去的,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打他的脸真的好看?是吃定了他不会回嘴吗?

回过头,路文良神色淡淡的,声音清冷:“姐,你这样说话是什么意思,当初妈和那个男人带着你不告而别,爸每天打我出气,我也从来没有过恨你们的想法,这么多年了,你们日子过得那么好,我也从来没有来打扰你们的意思,这回见面是不是巧合你心里还不清楚?我只说一句,你们以前抛弃我不闻不问的事情我不计较,第一次见面你就要抢走我的东西,恕我不再纵容你了。”

他声音不大,也丝毫不带感情,但口齿清晰沉稳淡定,确保咖啡厅就近的角落里客人们神色都有微妙变化后,他礼貌的点点头:“再见,妈妈要是问起,你就说我过的很好,让她保重身体。”

门顶一声清脆的铃声,他推开门离开了。

赵婷婷气的浑身发颤,双眼通红,周围的窃窃私语声在她稍微冷静下来后灌入耳道,各种“父母不慈”“姐弟不和”“欺负人”的猜测令她狂躁的心情越发火上浇油!

如果不论血缘的话,赵婷婷的性格实际上真的很像路功的亲生女儿,也许是从小被过分宠爱,身边还有个不受宠的孩子作对比的原因,赵婷婷的性格要更加自私一些,如果说的好听一点……那就是很多小孩子都会有的“公主梦”,从小习惯了想要的东西被人双手奉上,漂亮的赵婷婷在班级中也是许多男孩暗恋的对象,从未尝试过这样被人不看在眼里,对方居然还是那个从小无能受人欺负不敢开口辩驳的弟弟!

他凭什么!,

“看什么看!”到底只是个二十岁的女孩子,憋不住哭腔赵婷婷恨恨的一回头朝着看热闹的众人恨恨斥骂了一句,收起桌上的钞票羞愤的一甩包就离开,也忘记付钱。

侍应生收走路文良留下的两百块钱,回想起那个少年孤傲的气质和不难看出清贫的衣着,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对赵婷婷的印象莫名的不好了一些。

角落里,两个赵婷婷的同班同学交头接耳的讨论了片刻,手挽手起身离开。

路文良走的不快,很快听到赵婷婷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赵婷婷尖尖的嗓门儿在后面响起:“路文良!你给我站住!”

路文良一点也不想在大街上和人吵架,赵婷婷都被惯的没边儿了,谁知道她要干什么事请啊,熊孩子的思维是一般人能理解的么?

他只能埋头加快脚步,一边打量路上有没有出租车,可惜的是,海川市的出租业务目前还没普及开来,路上的出租车少的可怜,而且几乎都是满员的。

正头疼间,路文良忽然听到一声鸣笛,扭头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越野车在身边停下,车窗户被缓慢的摇了下来,从里面探出个头,“要不要上车?”

看到来人,路文良腿一软。

那位唐先生!

见鬼了,怎么又碰到他?

身后赵婷婷的嗓门儿越来越大,伴随着高跟鞋急促的频率,“嗖~”的一下有枚石子掠过后脑砸在地上,敲出一个浅坑,路文良回头看了眼咄咄逼人的赵婷婷,一皱眉,打开车门一蹬腿跳了上去。

“快走!”

赵婷婷愕然的看着路文良跳上一辆一眼看去就知道价值不菲的越野车,然后烟土喷了她一脸,车子扬长而去。

“可恶!”

上车的勇气来源于一时冲动,开出第二个十字路口,回头看到赵婷婷已经被抛出几百米远后,路文良长吁了口气,转头开始忐忑起来。

驾驶座上的男人表情沉稳,穿着一身古板的黑西装,在这个大家盲目追赶潮流的年代穿西装的人真的不多,更何况这人还梳了一个特别熊的大背头,好在他天庭饱满发际线也好看,活生生把个大背头梳出了种特殊的味道。

视线上下不着痕迹的打量,这位唐先生的五官比起普通男人要稍微立体一些,最直观的就是他的眉骨和鼻梁,突出的比例恰到好处,显得他的眼睛十分的有神,他眼光坚定而深邃的直视道路前方,认真的模样好像看的是公司的周期报表而不是车流稀少的路面。

垂下头,毕竟是让他做了小半月噩梦的人,路文良很是忌惮,更何况他还很清楚这位唐先生做的是什么营生,汉楼的人,他可招惹不起。

小心的往角落里缩了一下,努力不引人注意,路文良刚想开口提出下车,就听到唐先生忽然出声:“刚刚那个人是你女朋友?”

愣了一下,路文良照实摇摇头:“没有,她是我姐,我们……有点误会。”

误会?

唐开瀚从后视镜瞥他一眼,回想起多年前第一次看见路文良时他惨烈的状况,了然的挑了下眉,哦,难言之隐。

明白了,他也不再问:“好巧,这是我们第四次见面了。”

路文良摸不着头脑,算上上辈子那次他们也只见了三次吧,这个第四次怎么来的?

唐开瀚并不解释,他只是很执拗的说着自己的话:“我叫唐开瀚。”

“……”没有插嘴空间的路文良闷闷的开口,“唐先生,我在前面下车就好了。”

车子晃动了一下朝左偏移,片刻后唐开瀚将车停在路边,并不解锁,扭过头来深邃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路文良:“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这位听不懂人话的唐先生让路文良微妙的褪去些恐惧,但对上他幽深的瞳孔,还是免不了有些不自在:“不用了,这里不远,谢谢您搭我一程,我在这里下车就可以了。”

拉了拉车门,打不开。

路文良抬头盯住唐开瀚。

唐开瀚不理他,一扭钥匙发动了车子,打转方向盘直接从前方的岔道口拐到另一条路上,再没有给过路文良一个视线。

这是要干嘛!杀人抛尸?

对这些混黑道的人路文良真的不想发表任何意见!就是盘龙会这种小黑帮的头目郑潘云,有时候也是不拿普通人的人命当做一回事的,在帮派里枉死的人何止一二,迄今为止还没有听说过有人为这些人出头的。

更别提路文良只是个小人物罢了。

他慌张了,但不可能表露在表面上,他面色仍旧不变,只是语速稍微加快了起来,拉动了一下下车的把手,路文良皱着眉头说:“你快开门,我要下去了,我今天还要上课!”

“今天周六,”唐开瀚用‘你是傻瓜’的眼神看了路文良一眼,然后困惑的皱起眉头:“你很不喜欢我?”

我只是趋吉避凶!

路文良笑笑:“相逢即是有缘,我才刚认识唐先生你,又怎么谈得上喜不喜欢。”

唐开瀚仔细的从镜子里打量他,看到他脸色发僵,才皱起眉头道:“你不用说谎,也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想和你吃顿饭。”

谁想和你吃饭啊!

指甲扣进皮座椅里,路文良反倒瞬间镇定了下来。

他现在满脑子都盘旋着各种问题。

就好比,海川市那么大一个地方,为什么自己会三番两次的碰到这位“唐先生”?
重生之金盆洗手

重生之金盆洗手

作者:缘何故类型:都市状态:连载中

小混混路文良,在某天清晨,回到了那个曾经毁掉他一生的家……别误会,这其实这只是个不苦大仇深的年轻人改变命运的故事——end大圆子...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