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恐怖 > 囚棺

更新时间:2019-04-27 07:28:07

囚棺

囚棺 颜期子 著

连载中 颜风颜棋 电影小说 浪漫小说 抗战小说 吸血鬼小说 a小说

《囚棺》由知名颜期子写的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颜风颜棋,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头七回魂。好死的称为回殃,横死的称为回煞。回煞日家宅不安,会再出人命。需要选一个男人送煞。我二叔上吊死了之后,我就送过一次煞,结果被缠上了。...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这里有送煞的习俗。

所谓煞,其实就是横死之人的鬼魂。

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人死之后,鬼魂会在第七天回来,再看一眼家人。也就是俗称的头七。

如果人是好死的。那天就叫回殃,死人只是转一圈,再看一眼家人就走了。

如果人是横死的,那天就叫回煞。晚上必定会闹起来,家宅不安。

这时候,就必须从子侄中选一个男人送煞,不然的话,可能会再出人命。

我就送过一次煞,现在想起来,还头皮发麻。那种事,实在是邪门的很。

死的是我二叔,他和二婶吵了一架,当天晚上就上吊了。

按照规矩,得给我二叔送煞。可是他们只有一个四岁的女儿,所以这差事就落在我头上了。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送煞就是个形式,后来才知道,送煞的时候规矩很多,一不留神就会惹上麻烦。

首先,在回煞日之前,任何人都不能提死者的名字。免得死人以为有人对他念念不忘,不肯离开。

其次,要把死者生前常用的东西收拾出来,一把火烧掉。一件都不要留,意思是人间已经没有你的东西了,你该去哪去哪吧。

头七那天晚上太阳刚下山,我就到了二婶家。

二婶已经把二叔的东西收拾出来了,堆在院子里。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供桌,上面放着些香烛纸钱,和一碗供饭。

我在二婶家吃了晚饭,一直等到天黑,二婶把东西装到一个背篓里面,让我背在身上。

算盘、钢笔之类的零碎东西,就塞进我兜里。并且嘱咐我,一会到了地方,一定要把东西全烧了,不然不吉利。

做完了这些之后,二婶就递给我一支点燃的供香,陪着我在院子里等着。

这只香叫引魂香,据说回煞的鬼魂看见了,就会跟着香走。所以在送煞完成之前,香不能灭掉。

我站在院子里,一颗心砰砰跳。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只有几点星星挂在天边。到处都黑乎乎的,显得鬼气阴森。我吸了吸鼻子,空气中还有烧纸钱的味道。

头七,今天是头七。二叔的鬼魂真的会回来吗?

忽然,墙头上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声音,好像有人在上面走路似得。

"是爸爸来了吗?"堂妹忽然问了一句。

二婶吓得脸都白了,赶快捂住她的嘴。但是已经晚了,那声音突然消失了。

我正紧张的时候,就听到"喵"的一声,有一只黑猫从墙头上跳下来了。

我松了口气:原来是只猫,吓死我了。

那只猫在院子里转了转,朝着那碗供饭跑过去了。

二婶吓了一跳,忙过去赶那只黑猫。

这时候,供桌上的蜡烛忽然猛地一暗,烛光变成了惨绿色,在凉风中摇来晃去的。

原本准备吃供饭的黑猫猛地抬起头来,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凄厉的叫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听说猫狗的眼睛很邪,可以看到一些东西。

刚才那只猫吓成那样,难道是看见什么了?

忽然,桌上的蜡烛被风吹倒了,正好落在纸钱上,把纸钱烧着了。

我心里一惊:是二叔来收钱了?

与此同时,我觉得院子里的气温低了几度,一阵阵凉风简直是吹到骨头里了。

我不敢随便张望,轻轻扭了扭头,看了看旁边的二婶。

二婶脸色惨白,牙齿都在咯噔咯噔的打颤,她向我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我赶快走。

我不知道她看见什么了,我也没敢问。就把准备好的铃铛挂在脖子里,小心的捏着那只香,向门外走去。

供香是提醒鬼的:跟我走,莫停留。

铃铛是提醒人的:煞头七,速回避。

叮当,叮当,叮当……每走一步,铃铛就响一声,听得我心惊肉跳。

刚走到大门口,我后背猛地一沉,像是有谁趴在我身上了似得。

我又是害怕又是慌张,身子趔趄了一下,小腿撞在石头上,疼得我倒吸一口冷气。兜里的算盘滑出来,啪的一声,摔了个四分五裂。

我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慢慢蹲下身子挨个捡回来,我甚至小心的数了数算珠,确认没少一颗才继续向前走。

这时候,我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叹息。

我咬紧牙关没有出声。这叹息,太像二叔的声音了。

身上的背篓越来越沉,我的小腿又开始发疼,我低头看了看,刚才撞到的地方开始流血了。

我有点心慌:送煞的时候出血,这是凶兆啊。

我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从衬衣上扯下来一块布,把伤口包住了。

勉强走了十来步,我感觉有点撑不住了,伤口那里针扎似得疼,根本使不上劲,我一走一趔趄。

正好遗物里有一根旱烟杆,我犹豫了一下,它当成拐杖拄在地上。

用死人的东西很不吉利,不过这烟杆过一会也得烧掉,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街上静悄悄的,家家户户都关着门。看来他们知道今天是给二叔送煞的日子,所以都躲起来了。

忽然,我心里咯噔一声,不敢再向前走了。因为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

我试探着走,它也走。我停,它也停。我放慢速度,它也放慢速度。我加快脚步,它也加快脚步,始终不紧不慢的跟在我身后。

难道是二叔?

我知道这时候不应该看,但是我实在忍不住,悄悄地回了回头。

身后是空荡荡的街道,一个人也没有。

我松了口气,刚想继续走。忽然眼睛向下一瞟,看到了一个东西,顿时吓得魂都飞了。

我看到一双旧鞋,孤零零的摆在我身后,鞋尖贴着我的脚后跟。

我的冷汗刷的一下就流下来了。

刚才是这双鞋在跟着我?

常听人说,送煞的时候人的眼睛被鬼影响,会看到不干净的东西,这时候千万不要跑,朝地上吐一口口水,掉头继续走就行,那些东西通常不会难为送煞的人。

想到这里,我就低头要吐口水,可是这时候,心里一动:刚才那双鞋好像有点面熟,该不会是二叔的吧?

我蹲下身子看了看,马上一阵后怕,这双鞋确实是二叔的,不知道怎么的从背篓里掉出来了。

我把鞋放回去,走的更小心了,一路上回头了无数次。

还好,我有惊无险的走出了村子。

贴着村子有一条小河,过了河就算是出村了。

河上有一座石桥,修的平整坚固,可是没有人敢走这座桥,因为那不是给活人准备的。

这桥叫送煞桥,只有送煞的人才可以走。人背着煞,已经不算是活人了。

据说垒这座桥的时候,上面每一块石头都是从泰山挖回来的。泰山石可以镇鬼,只要把煞背过石桥,它就没有胆量再回来。

我的脚踏上送煞桥,在那一瞬间,背篓忽然变得很冷,让我打了个寒颤。

我深吸了一口气,加快脚步走到了桥对面。

终于出村了,我看了看手里的供香,只剩下一小半了,我得抓紧时间,把二叔的遗物烧了。

我先把香插在地上,对着它磕了个头,然后把背篓里的东西倒出来。

一床被褥,一个枕头,两包袱的旧衣服,我把它们堆成一堆,浇上菜油,准备点火。

这时候,我脑子里猛的一激灵,叫了一声:好险。

我兜里还有一堆零碎呢,万一不小心带回去了,二叔非得跟着我回家不可。

我连忙把它们都掏出来了。我有点后怕的把所有口袋都翻开,认真检查了一遍,确认再也没有东西了,才拿出火柴。

我蹲下身子划火柴,忽然小腿一阵刺痛,我低头一看,刚才的伤口又裂开了,有一滴鲜血沁出来,摇摇欲坠要滴在二叔的鞋子上。

血滴在遗物上,鬼不缠上我都不可能了。

我吓得一哆嗦,偏偏把那滴血抖下来了。

猜你喜欢

  1. 电影小说
  2. 浪漫小说
  3. 抗战小说
  4. 吸血鬼小说
  5. a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