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现情 > 闪婚后顾少每天把小娇妻宠到哭唧唧

更新时间:2021-11-25 11:31:01

闪婚后顾少每天把小娇妻宠到哭唧唧

闪婚后顾少每天把小娇妻宠到哭唧唧 寒聆 著

连载中 童珃顾淮

火爆新书《闪婚后顾少每天把小娇妻宠到哭唧唧》是来自作者寒聆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童珃顾淮,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三天前,在童珃和别的男人的订婚宴上,在各界名流的注视下,一群黑衣人破门而入,带头的男人叫顾淮。他拿枪顶着她未婚夫的头,不许她和这个男人订婚,还说她只能是他的顾夫人。三天后,她和未婚夫去民政局领证,却被工作人员告知她已婚,新郎名字就是顾淮。童珃崩溃了,这个疯男人干嘛一直缠着她!

精彩章节试读:

民政局。

童珃卡这时间,期待地看着相亲对象于佑,两个人约好在今天下午的13点14分领证。

“这位小姐,请您停一下。”工作人员的出声,制止了正在动笔的两个人。“童小姐,您已经结婚了。您现在这个行为重婚,是犯法的!”

重婚这两个字像是给了童珃重重一击,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童珃义正言辞的说道:“请您用词准确,不要污蔑我。我还没结过婚,哪来的重婚!”

于佑握住童珃颤抖的小手,为其正名道:“是啊,我们这刚来,是不是信息核查错误啊?”

工作人员的眼神中有几分心疼于佑,“您自己看,童珃小姐的信息上确实是已婚,但是结婚的对象并不是您。”

“年纪轻轻的居然骗婚!”

“是啊,长得挺漂亮的,居然做这么不正当的事。”

童珃觉得这事太离谱了。

工作人员:“就是昨天才登记的。”

于佑:“不可能!昨天她一直和我在一起,从未分开过,怎么可能过来登记呢?”

工作人员马上去请领导,领导级别的人物出现后,对童珃毕恭毕敬的说道:“童小姐,您确实已经结婚了,并不是我们的系统的问题。”

童珃气愤地直接站起来,“这不可能,这是我第一次来民政局,怎么可能就结婚了呢?那我结婚的对象是谁呢?!”

得知答案后,童珃走出民政局时,整个人都在抖!

三天前。

童珃和于佑的订婚宴上,宾客如云,觥筹交错。

一批黑衣人闯入订婚宴现场,英俊如天神般高不可攀的男人缓缓走出来。

在那个男人的指示下,一柄黑色的枪口对准了于佑的额头。

他对童珃说:“珃珃,没我的允许,你不可能嫁给任何人。”

“你会是我的新娘,顾家的少夫人。”

……

童珃浑身颤抖,愧疚地对于佑说:“对不起……”

于佑眼底带着不悦,狠狠地砸向方向盘,“又是他!”

三天前,那个男人在订婚宴上带走他的未婚妻,让他两次成为了笑柄。

童珃也气,她两次订婚都是因为顾淮而失败!对方,还是一个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

童珃愧疚说:“如果你介意的话,想解除婚约,我没意见。”

“我知道你是被迫的,也是受害者。结婚的事就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们再说吧。放心,这事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

于佑的大方却让童珃有几分看不懂了。

童珃只好点点头:“嗯。”

童珃让于佑把她送到公司,两个人各怀心思地分开。

于佑将车停在了路边,看着童珃渐行渐远的身影,眼底浮现出一层看不透的神情。

童珃回到公司,公司同事郝曼便朝她走过来。

“呦,这不是新婚的童珃吗?怎么没辞职在家做好全职太太呢?”

童珃没有心情理会郝曼,只是淡淡回:“是想好好当个全职太太的,可是我得靠自己养活自己。”

“呵,还自己养活自己呢。听说某人在订婚宴上被别的男人带走,给于医生戴了好大一顶绿帽子!我要是你呀,都没脸出来了!”

童珃看着郝曼,郝曼有点心虚:“看什么看?难道不是?!童珃,你也不什么好东西,难道你不是人尽可夫的***吗,你和……”

啪!

一记响亮耳光甩在郝曼的脸上。郝曼被打得眼前星光直冒,捂着脸连退了几步差点摔倒:“童珃你……”

郝曼喷怒的目光恶狠狠地定在她身上,仿佛要将她给切碎。

童珃神情严肃:“如果你嘴巴再不放干净些,我还会再来一次!”

“你发什么疯?我和你没完!”郝曼彻底撕破脸,冲上来打童珃。

可惜,郝曼还没有碰到童珃,电梯门打开,所有人都被接下来的场面震惊到了。

齐刷刷的两排黑衣人,为首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对着童珃恭敬的说道:“少夫人,少主让我来接您回家!”

童珃见这景象,不知道该说什么。

郝曼也完全吓傻了,生怕惹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老者警告般地看了郝曼一眼,然后对童珃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少夫人。”

童珃勉强的扯出笑容:“抱歉,您认错人了。”

老先生像个慈祥的老父亲:“少夫人,我虽然老了,但是眼睛不花。就是您,少主在等着您呢。”

两次出现少主,能被人称为少主的人,除了顾家的顾淮还有谁?

想到结婚证上配偶那一栏的那个名字,童珃一肚子气没法往肚子里吞!

“走吧!”顾淮不是要见她嘛,正好说清楚结婚证的事。

一群人把童珃往下迎,公司所有人都被惊到手足无措。

童珃的闺蜜夏阮瞪大了眼睛。

她家的珃珃什么时候这么有排面了?

“……珃,宝贝,你这是什么情况啊?”

还不等夏阮细问,童珃已经被众星拱月地“请”走了。

车上,老先生对童珃说:“少主定好了餐厅,在餐厅等您呢。”

童珃便不再多问了。

她和顾淮,算上前天也只见过两次而已。

第一次是在3年前,她刚大学毕业,青梅竹马的邻家哥哥许巍向她表白,就在两人订婚当天,许巍躺在血泊中,晚礼服上沾满了他的血。

童珃眼睁睁的看着手术停止,医生沉重的出来表示无能无力。

造成这一切的凶手就是顾淮。

而第二次,就是前天。同样是订婚宴,顾淮竟然在宾客云集的场合不顾身份地将她带走,破坏了她第二次的订婚。并告诉她,她不要想逃跑!

没想到再次见面,他已经变成她名义上的丈夫!

他究竟想做什么?!

姓程的老先生开口道:“少夫人,这边请。”

酒店的88层,顶级餐厅。这一层只接待一家人,那就是顾家。电梯门缓缓打开,88层的景象出现在童珃的眼中。

极尽奢靡的装潢,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拿着酒杯站在落地窗前,英俊得让人望尘莫及,眉眼间还透着一股疏离。

看到童珃来了,顾淮的目光一变,整个人柔和下来。

“宝贝,在看什么?”

他像是有两副面孔,可现在童珃看着他,只觉得他是恶魔。

童珃冷漠直视他:“顾先生,对于我已婚的事,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最好能以我们之间最和平的方式解决。”顾家家大势大,她惹不起!

顾淮歪头笑问道:“噢,那宝贝认为我们之间最和平的方式是什么呢?”

“离婚!”童珃十分坚定的说出这两个字。

“你觉得我像是善人吗?还是你认为才结婚一天,就能弥补我一辈子?”

顾淮的话让童珃蒙在鼓里,不明就里的问道:“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不行!”

童珃被强行按在皮质座椅上。

“顾先生,我不喜欢你,也不会和你结婚。即使你用了非法手段弄到了结婚证,我也不会承认的。”

“承不承认你也只能是我的女人。今天新婚之夜,你就不要和我闹脾气了,嗯?”顾淮十分无辜的一问。

“顾先生,既然这样的话,我想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聊的了。”童珃起身离开。

顾淮也不急,不远处的保安便先一步的将童珃拦住。

“珃珃,自己回来。”身后响起的声音很温柔,可童珃也很清楚,这是暴风雪前的宁静。温温如玉的顾淮要比满身怒火的他还要危险。

童珃抓住斜挎包的手,揪的更紧了。

“宝贝听话,否则我会担心我生气起来,会直接在这儿教训你……”顾淮慢条斯理的轻轻扣着桌面,随后长指一顿,“还是说,真想试试?”

这么危险的话,带着暧昧的沙哑,情欲的诱惑。

童珃真怕他做出点什么,只好乖乖的回去。

童珃还没落座,腰上一紧,下一瞬直接被顾淮直接拦腰抱到了腿上。

童珃今天穿的裙子本就单薄,两个人现在又靠的这么近。腿间的温度上传,童珃只感觉十分炽热。

“顾淮,你别闹,放我下来……”童珃不适应这样肆意妄为的亲密举动,背脊紧绷成一条线,不敢多动。

“嗯,我不闹。”顾淮抱着她,乖的像个孩子。“来,尝尝这个,我记得你在国外的时候最喜欢吃。”

顾淮切了一小口牛排喂到童珃的嘴边。

童珃诧异的看着他,为什么他会对自己这么了解?就连在国外喜欢吃什么他都知道?

“在想什么?”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饮食,为什么要一连两次的破坏我的婚姻?”

“想知道吗?”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