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灵异 > 阴命封魂

更新时间:2021-11-13 09:34:47

阴命封魂

阴命封魂 夜星耀 著

连载中 楚南柳小岩

经典美文《阴命封魂》是来自作者夜星耀最新写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楚南柳小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我极阴命格,天生命簿,从小睡的是口纸棺,乃镇魂棺……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楚南。

从我记事以来,睡的就是一口红色的纸棺,是爷爷用竹片和柳条,再添加画满符咒的红纸,编织而成的纸棺。

每晚睡前,爷爷会在棺前先摆个香炉,插上三支香点燃。

但是,香是祭拜给死人的贡香,然后围着纸棺,洒上一圈朱砂浸泡过的糯米。

爷爷之所以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但具体什么原因,他一直不肯告诉我。

但村里人传言,是我天生阴命,一出生,就克死了爹妈。

所以,我从小就跟爷爷相依为命。

而且从出生以来,我就一直是睡的那口纸棺。

六岁之前还好,毕竟年幼,什么事都不懂。

但是满了六岁后,看着那口用红纸做成的纸棺,还贴满了符纸,阴森森的,就让我非常的害怕,说什么都不愿意睡。

有次我偷偷跑到爷爷的房间,想跟爷爷一起睡,结果他当场暴怒,提着棍子暴打了我一顿。

爷爷平时很疼我的,但是这次打得真狠,逼着我继续睡纸棺,还说不然会保不住小命。

而到了每年的七月半,我白天都不能出门,只能躺在纸棺里睡,爷爷会半步不离守在纸棺前。

就好像有人要害我似的,他手里还握着把桃木剑。

七月半,就是我的生日。

我记得很清楚,在我满十四岁生日那年,爷爷的至交好友柳瞎子来我们家了,柳瞎子是个阴阳先生,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来到我们家,爷爷明显的就松了口气。

按照柳瞎子的吩咐,天黑前爷爷就把门窗都给关了,而且都贴了符纸,在纸棺前,放着张桌子,摆上了苹果,猪头等供品。

然后点了根白蜡烛。

而柳瞎子本人,穿了身道袍,手里握着把铜钱剑。

他告诉我,我生来极阴命格,身上阴气极重。

而十四岁的生日,天命初现,阴气最甚,就连为我镇魂的纸棺都压不住!

所以,今夜,会有百鬼夜行。

“瞎子,我柳家就这一根独苗,你得尽心尽力帮忙啊。”我爷爷焦急说。

柳瞎子郑重道:“我们柳家先祖欠你们楚家先祖一个天大的人情,我自然会尽力保这孩子一命。”

“这块玉佩给你。”

柳瞎子交给我一块阴阳玉佩,然后叮嘱道:“孩子你记住,今晚无论发生什么事,躺在镇魂棺内都别睁眼看,也别出声。否则,到时谁都救不了你。”

事关我的小命,我不敢不听,小鸡啄米样的点头。

叮嘱完,柳瞎子又交待起了我爷爷,而我躺在纸棺里,没过一会就沉沉睡着了。

但是不知道睡了多久,就感觉有人在摇我。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顿时就让我吓了跳。

只见屋内,阴气森严,弥漫着一层阴雾在翻腾,纸棺前供桌上的白蜡烛,烧起来的火焰竟然变成了绿色……

那缕绿火时黯时亮,好像随时会灭掉。

而我爷爷,蹲在旁边在烧纸钱,但是屋内也没有风,火盆里烧着的纸,就像被人吹着飘到了空中。

飘着飘着,就打在了纸棺之上。

看起来,就像外面有无数只手在无声地拍打着纸棺。

爷爷很紧张,额头冒着冷汗,浑身哆哆嗦嗦,双手都在抖。

柳瞎子冷着张脸,立足在门后,手中铜铁剑,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一把黄符飞在空中,手中的剑更挥舞地黄符迟迟落不下来。

仿佛阴雾里藏着有人,各种奇怪的声音夹杂一起。

随后屋子里的窗户和大门,竟然在砰砰的响。

响声很大,就像有人在外面拼命拍打窗户,撞击外面的大门,而且村子里的狗,今晚也叫得很凶,歇斯底里的在狂犬。

屋内屋外都闹得这么厉害,顿时吓得我瞳孔紧缩,差点尖叫出声。

“闭眼!”

柳瞎子突然转头一声大喝,把我吓了一跳。

我连忙闭上了双眼,捂住嘴,缩在纸棺内,一动不敢动,也不敢看外面。

但是就在这时候,纸棺的晃动更大了。

而且感到周围凉嗖嗖的,这密闭的纸棺,就像漏风了一样。

接着,一股冷气不止得在耳边吹,我还听到,有人在我耳边阴森低语。

声音不止一两个,听得不是很清梵。

我吓得寒毛倒立,紧闭着双眼,手里握着柳瞎子给的玉佩,连大气都不敢喘。

这种情况不知道持续了多久,我竟然又迷迷糊糊睡着了,等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还是爷爷喊醒我的。

爷爷看着我,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他跟我说往后没事了,不用再睡纸棺,而柳瞎子已经离开,但是临走前交待爷爷,他送给我的玉佩不能离身,任何时候都要戴在身上。

还特别叮嘱我不能去后山。

我们村的后山叫盘龙山,按风水相学来说,炎夏有二十四条龙脉,而盘龙山就是其中一条,古往今来,不知道埋了多少王侯将相。

到了最后几乎处处都是坟茔,往山里随便挖一锄,都能挖出人骨头来。

山里那么多坟,村民都不敢轻易上山的。

但是到了我十七岁那年却出现了例外。

村民有事没事就往盘龙山跑,有人进山拣到了老物件,去趟县城买了彩电冰箱回来。

后山有东西捡,还能发财,村民对盘龙山也就没有了忌讳,成群结队的上山,就连村里最穷的杨光棍,都盖了新房,买上了轿车。

消息传到了县城,不时有陌生人出现在我们村,去盘龙山盗墓,挖老物件,这让我看着都很眼红。

这两三年,我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但是跟着爷爷做木匠,家里条件并不好,只能勉强维持生活,要是能去后山拣老物件,像杨光棍样发笔横财,那就吃喝不愁了。

爷爷知道我那点小心思,就很严肃叮嘱我,“死人财不能发,拿了,这迟早都要还的,而且你是极阴体质,更不能踏足后山。”

我没跟爷爷争辩,心里却不以为然,虽然我是极阴体质,但已经长大成人,还会有什么事发生在我身上?

再说杨光棍发了笔那么大的横财,也不见他有什么报因。

那天爷爷去隔壁村送货了,村里来了辆越野车,在我家门口停了停,下来个青年问路。

见我路熟,就要我带他们去盘龙山,出手也大方,直接拿出来一扎钱,我数了数有十张。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城里人这么阔气。

我和爷爷做半年木匠,都挣不了这么多,犹豫片刻,我就点头答应了。

爷爷说我不能去后山,但只是带个路就回来,而且还跟着一车人呢。

但我没想到,去了趟后山就真出事了。

来到山里,我随便指了几座坟墓,等了半小时,就见他们拖了几个箱子回来,统统装上了车。

不过问路青年阴沉着脸,我注意到他手受伤了,流淌出殷红的鲜血来,只是随便包扎了下,而且我注意到,开车回去时,竟然少了两个人。

我没多问,送我到村口就下车了。

往家里走去,我顿时就感觉不对劲了,走起路来,越走身子越重,还经常突兀的一股凉嗖嗖的冷气,在我背后吹了起来。

猛然回头看,却啥都没有。

村里的狗,更是对着我龇牙咧嘴地叫,但就是不敢上前。

回到家吃晚饭时,我竟然吃啥吐啥,爷爷看着直皱眉头,“楚南你脸色很差,竟然还呕吐,这是啥情况?”

“我可能感冒了。”我撒谎说。

几次张嘴,都不敢把真实情况说出来,要是让爷爷知道,我去了趟后山,估量会把我打个半死。

然后我早早的回屋睡,但是心里不踏实,半睡半醒到了后半夜。

突然。

“楚南!你干啥呢!”

一声大喝在我背后炸响,把我猛然震醒。

我一阵头晕目眩,反应过来后,赫然发现爷爷正站在门口,满脸惊骇地看着我。

而我自己,竟站在了镜子前。

桌子上不知道啥时候点起了蜡烛,阵阵冷风下,扑棱着绿油油的火苗。

绿……火?

而后,在闪烁的绿光下,镜子里,我竟看见了自己的背上,正趴着一个清朝袍子的女人。

披头散发,双目白瞳上翻,脸上一片惨青,正直勾勾地盯着镜子里的我。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1章
  • 第2章
  • 第3章
  • 第4章
  • 第5章
  • 第6章
  • 第7章
  • 第8章
  • 第9章
  • 第10章
  • 第11章
  • 第12章
  • 第13章
  • 第14章
  • 第15章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网

回复阴命封魂或者回复书号d5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