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灵异 > 阴王妻

更新时间:2021-09-03 17:03:02

阴王妻

阴王妻 格洛米 著

连载中 李川彧白

最近非常有名的小说《阴王妻》主要是描写李川彧白的事情,作者格洛米通过对主角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我家世代接阴,接阴有三不接。不接生,不接死,不接外村人。而那天,我接了阴,接了死,接了外村人……一百星钻加一更。一千打赏加一更。一百收藏加一更。一更2500字!小伙伴们要是喜欢文文,希望给个收藏哦~~

精彩章节试读:

我叫李川。

我爷爷叫李歪头,是当年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被日本鬼子砍掉了左边半边脸,后来逃灾逃到了下白村那个时候的白骨村,就一直没走了。

他是个接阴公,在下白村,老古人定下的规矩,为了忌讳,管接生叫接阴,没有接生婆,只有接阴公。

十六年前的夏天的一个暴雨夜,李歪头去给人接阴,路过下白村往东的那片荒地的时候,在一个坟坳里把我捡回了家。

那晚上暴雨下了一夜,但是第二天就有村民发现,村子里所有的立碑的没立碑的坟堆头上的土都干得裂开一掌宽的缝。

不过当天晚上,这条缝又合上了。

从那之后,村子里的人都说我是野瞎子生的,还说我爷爷害人,一个大男人给女人接阴就已经是造孽了,还去给野瞎子接阴。

野瞎子就是我们土话野人的意思。

我们村子地处湖北神农架的山脚往西没多远,说有野人,也是有人信的。

因为我爷爷是村子里唯一一个会接阴的,所以其他人都不敢不同意他把我留下来,只能背着他一口一个野种的叫我。

我爷爷才不管村里那群人说啥,不仅不在乎,从此之后,他不论去哪接阴都得带着我,硬是这家一口粥,那家一口奶的让我吃着百家饭长大了。

不过李歪头规矩大着呢,他接阴的时候我只能在外面等着,不能看不能听,坏了他的规矩我就得挨揍。

我八岁那年,湖北重庆闹旱灾,我们村位于这两地交界的山坳坳里面,周围方圆八百里的水井河流都干透了,但是我家的后院儿里面的几口大水缸从来都是满的。

那个时候我还小,经常听到来我家借水的村民说是野瞎子帮我家打水,谁叫李歪头帮野瞎子养了个野种呢。

他们还教我要管那个野瞎子叫娘,说李歪头是我爹,野瞎子是我娘,李歪头没女人,连野人都搞。

不过我又不傻,每次他们这么教唆我的时候我都往他们的水桶里吐口水。

我娘可不是野瞎子。

他们的娘才是野瞎子。

但是李歪头从来不回应这件事儿,反正我只知道,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在我十三岁之前,我家后院儿就隔三差五的会出现一些被摔得半死的野狍子野猪野鸡啥的。

在我十三岁的那年,一开春,李歪头就把我家露天的后院用砖头给砌起来了,砌了个严实,还在那个房间的四角房梁上贴了八张黄符。

并且还将原来一直供在堂屋正堂上的阴公排位请到了那个屋子里,重新用黑狗血将地面浇了个遍。

我问李歪头这是为啥,他只是横了我一眼,没应我。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家的水缸不会再无缘无故的满了,也不会有野味出现在后院儿了。

三年之后,我十六岁了,那一年的冬天来的格外的早,八月刚过,九月才出头,就下雪了。

八月飞雪,主大凶。

于是从一开始下雪那天,李歪头就不让我跟他一起去看阴了。

他说天降大凶,新坟遍地,我体阴,还是少出门惹祸事为好。

我向来是不听话的,所以也没将李歪头的话放在心上。

那天下午,李歪头被村长请走给他儿媳妇看阴,还没过半小时,我家院子的木门又被敲得哐哐响。

我去开门,发现是村头陆家大叔,他鼻红脸肿的,见到我就问我爷爷在家不。

“我爷爷去村长家给他儿媳妇儿看阴去了。”

“那你爷有没有说啥时候回呀?”

陆大叔着我家木门叶子,一脸着急。

“大叔,村长儿媳妇好像是要生了,我估摸着再怎么也得天黑了我爷才能回的。”

这也要分人,有的女人生产慢,这疼几个小时,疼一两天的都有,所以我还真不知道李歪头大概啥时候回。

“那这不成呀,我媳妇,哎呀……我媳妇等不到天黑就要生了呀。”

“不会吧,大婶儿不是才七个月嘛,这,不应该呀。”

我听了陆大叔的话,惊讶不已,“不会是早产吧?”我记得陆家大婶儿肚子里的娃分明还没足月呀,才七个月……

“可不就是嘛,川丫头,你不是一直都看你爷爷接阴吗?要不你去我家替我媳妇儿看看?”

陆大叔也是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眼眶绯红,眼见着眼泪都要滚出来了。

听了这话,我为难了。

因为我爷爷接阴是有规矩的,不接生,不接死,不接外村人。

这个不接生,意思就是不接还没有足月的孩子。

到底为啥不接,我也不晓得,不过每天爷爷在阴公面前跪拜上香的时候都会念叨这十一个字,我都背的溜熟了。

而且,最主要最主要的是,从古至今,接阴接阴,都是男的接阴,我是一女的……

这……据说从抗日战争结束后,我们村村名字从白骨村改名为下白村之后,就没有过女的接阴的先例了。

我胆子再大,也没欠揍到敢背着李歪头去给人接阴呀。

“陆大叔,这个,我,我……”

陆大叔见到我有推却的样子,一个猛地就跪在了我面前,脑袋往我家门槛上哐哐的撞着。

门框上结了冰,他没撞几下,就见血了。

我赶紧把他扶了起来:“大叔呀,你可别磕了,磕坏了脑袋我赔不起呀。”

“那你答应我,我就不磕了。”

“…………”

无奈,我只能答应先去看看。

不过我还是记得流程,不管是出门看事儿还是接阴,都要去房间里给阴公上柱香。

我洗了手才去给阴公上香,只是不晓得为啥,我怎么点都点不燃手里的香,没办法,我只能把没点的香直接插到了阴公牌位前边。

“阴公保佑。”

我跪下磕头的时候,只觉得一股阴风从我脖子上穿了过去,冷得我一个哆嗦。

接阴这事儿我不能插手,看看情况应该没什么吧,毕竟这孕妇产子,搞不好是一尸两命的事情,我这样是做好事,不犯规,不犯法的!

要是到时候李歪头揍我,我也能有个理由给自己开脱。

我上了香出门,一边跟着陆大叔往他家走的时候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

但是,到了他家,看清楚了躺在床上的人是谁的时候,我立刻不干了。

因为床上躺的根本就不是陆大婶儿,而是陆老大的妹妹陆小丫。

是个外村人。

我当即就要往外走,但是陆大叔的两个兄弟竟然一人扛着一把锄头给我拦在了院子里面。

“李川,我妹子要生了,今天你必须给我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接下来。”

说话嚣张的是陆老二,他恶狠狠的瞪着我。

“陆老二,你妹子不是我们村的人!”

我也不是个怕人的,从小我爷爷就教我,人骂我,我骂人,人打我,我就打人,这陆老二是我们村出了名的偷鸡摸狗的小青年,我没少跟他横过,自然现在也是不带怕他的。

而且,他这个妹妹陆小丫早就在几年前就跟别人跑了,三年没回来,早就被村长给从村谱里除名了的。

不接外村人,是三不接里面忌讳最重的一条。

“川丫头呀,你听大叔说,我这个妹纸,命苦呀,她是被人给骗了,怀了孩子,她本来不是回村子里生孩子的,她只是回来看亲的,结果谁想到这才六七个月就发作了,这,这一尸两命的事儿,川丫头,你来都来了,不能不管呀!”

陆大叔在我面前苦苦哀求。

“我们家接阴有我们家的规矩,不接生,不接死,不接外村人,陆大叔,你还是赶紧去找人借车子送你妹子出村去吧。”

我丢下这句话就要走。

而这个时候,屋子里传来了一声极其惨烈的女人的惨叫声。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接阴
  • 阴胎
  • 阴公
  • 陆老大死
  • 红棺材
  • 土狼沟
  • 去开房
  • 畏惧
  • 还我儿来
  • 归顺我
  • 送上门来
  • 穿肠符
  • 和平大酒楼
  • 怎么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