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灵异 > 君骑竹马来

更新时间:2020-10-14 11:26:29

君骑竹马来

君骑竹马来 小钰儿 著

连载中 季怀瑾冯满乐

男女主角是季怀瑾冯满乐的书名叫《君骑竹马来》,是作者小钰儿所编写的女生灵异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她是从死人肚子里爬出来的怪胎,是天生的倒霉鬼。吃饭会噎到,走路会掉下下水道,下雨会被雷劈,可偏偏这么多灾难她却没死。她来自阴间的相公护着她周全,终于在她被赶出家门的那天他找上门来。“夫人,可等得我好苦,我们该成亲了。”

精彩章节试读:

钢筋擦着我的鼻子从高空坠落,贴着我的大母脚趾插入了泊油路上。
如果刚才我再往前一步肯定会被这东西穿过脑壳,将我死死地钉在人行道上。
“啊——”
这声尖叫并不是由我发出的,我身后的人明明处在更安全的位置却叫得像杀猪一样。
“冯满乐,你是瘟神吧!!”
我的表妹毫无尊敬地直呼着我名字,并且对我极其厌弃。
她说的话,我无法反驳。
自小我就是个倒霉的人,我过马路时掉进过下水道井,过桥时遭遇过塌陷落入河底,雷雨天被雷劈过……人们所能想象所有倒霉的事儿都在我身上发生过。
知晓我这衰神体质的人将这一切的原因归结于——我是死人肚子里钻出来的孩子。
我出生的时候,父亲载着母亲赶往医院,可路上就遭遇了车祸,父亲被一片碎玻璃插入心脏,母亲被撞击力扭断了脖子,两人都是当场死亡,连抢救的必要都没有。
两人的尸体被运往殡仪馆,就在两人即将被推进炉坑里时,据说是我踹了下妈妈的肚子,有人看到了母亲那鼓胀的肚皮上不安的小脚,随后他们剖开母亲的肚子,取出还有着呼吸的我。
出生我便是个孤儿。
那之后我被姑姑一家收养,然而他们逐渐察觉出了我身上的不寻常,似乎我在就会不停地遭遇事故危险。
我眼前这位姑姑家的女儿,我的表妹嫌弃我也是理所应当。
但尽管灾难不断,我还活着,甚至我从未受过一点伤。
我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刚才我明显感到了一双手推了我一把,不然我必死无疑。
其实我一直能感觉到有奇妙的力量在保护着我,开始我以为是我那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父母。但是今天我察觉到了,“它”根本不是我的父母,而是一个陌生的色鬼。
因为刚才他救我脱离危险时,在我胸口的几两肉上停留了一会儿。
我拍拍自己的胸口,也算是安抚自己了。
在引起骚动之后,这栋大楼的安保人员终于赶了过来。
“没事吧?”
“怎么没事!万一真的砸到老娘怎么办!”我那表妹抓住了人好一顿抱怨,并且如我所料地向人索要精神损失费。
“走吧。”我劝她,我将这次的危险归结于自己的倒霉体质,不想去波及其他人。
可表妹却没有要走的架势,死缠烂打起来。
“太奶奶在家等着呢!”我很少用这么大的音量说话,但我知道这是最有力劝她离开的办法。
她白了我一眼,心里是不服气但还是跟着我走了。
这和我们来时候的完全不同。
我是被她抓来的,从我那五百块钱一个月的破旧租房里,我自觉不讨人喜欢早早就搬出了姑姑家,可因为太奶奶的要求今天我必须回家一趟。
伴着刚降临的夜色,我和表妹到达了老家,刚进门就看到太奶奶坐在大厅的上座上,皮肤如盘踞的树根,身形佝偻老态龙钟,她穿着一身碎花袄,整个人如一具鬼斧神工的木雕一样。
“满乐来了。”见到我太奶奶露出了笑容,可因为牙齿掉光了她的话并不清晰。
我赶忙依偎到她的身边,眼前的老人家是整个冯家唯一对我好的人,她不在乎我那些“瘟神”“倒霉鬼”的名头,只把我当成是个丧父丧母的可怜孩子。
“奶奶,春华也来了。”姑姑说着顺便把我的表妹推到我的身边,想与我挤一挤太奶奶身边的位置。
“哦,春华也来了。”太奶奶的回答像是刚才真的没有瞧见她一样,但想到老太太的年纪视力可能真的不是那么好,所以没放在心上。
“两个丫头都二十了吧,是时候说个亲家吧。”
我心里只有一种逃脱不开的认命感,就算我是个别人可能不敢娶回去的倒霉催,也躲不开这一个步骤。
可春华露出了娇羞地笑容,欲拒还迎。
“我觉得许家的两个儿子就不错。”
太奶奶的话音刚落,几人头顶的灯发出几声嘈杂的电流声,随后灯管爆炸了,房间陷入黑暗。
“怎么回事儿?老公!老公!”姑姑惊慌失措,不停地喊着姑父的名字寻求帮助。
“没事,我去把台灯拿过来。”姑父这时候展示出了他身为这屋里唯一一个男人的担当。
可不止是黑暗降临,像是有人突然打开了空调的制冷模式,阴森地凉风房间里流转,甚至发出呜呜地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我像是突然被点穴一样无法动弹,肌肉失去都脱离我的大脑的掌控,牵动不了活动不起来。
可我还是有触感的,我清晰感觉到了一双手握住了我的手腕。
明明没有灯,可是我却仍能感觉有一个比夜色更黑更暗的轮廓逼近,把我笼罩在他之下。我明显感觉他浅浅的呼吸来自我的头顶,说明他比我足足高我一个头。
他的呼吸越来越近,他呼出的气体带着冰碴,我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被冻掉了。
“你不乖。”
陌生的男生传入我的耳朵,我的脑子一下子炸开了,这个声音来自哪儿?这个“人”是谁?
“你要找别的男人?”
虽然我能感觉到他存在的危险,可他的声音该死的好听,这个声音只让我听了两句便消失了。
姑父找来了台灯,有了光源驱散了浓重的黑暗,连空气里的那份阴冷也消失了。
“刚才谁不小心把空调打开了?”姑姑一遍搓着自己的胳膊恢复体温,一边抱怨着。
所以刚才的低温不是我的错觉,那两句话也是我真实听到的,不是什么幻觉。
我心跳得厉害。
“奶奶没事吧?”
姑姑提醒***净把视线挪到上座上太奶奶,看看她是否无恙。可她现在模样,让我原本就不安稳地心跳得更厉害了。
太奶奶已有百岁,见多识广从未见过她现在这副震惊的表情,她努力睁着已经浑浊的双眼,张着嘴巴露出空空地口腔,模样骇人,枯枝一样的手指直直地指向我。
“你这丫头招惹了什么东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鹦鹉看书

回复君骑竹马来或者回复书号7910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