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灵异 > 风水秘闻录

更新时间:2020-09-27 11:55:21

风水秘闻录

风水秘闻录 伍十七 著

连载中 景修然林羡之

风水秘闻录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景修然林羡之,由伍十七倾心巨作,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我出生那天,家中出现了一把无法消融的雪剑,爷爷被逼退出风水界。我十二岁那年,爷爷为了护我性命和人斗法,不惜得罪风水祖师,那晚野狗狂吠整夜,第二天爷爷却....

精彩章节试读:

我出生那天,鹅毛大雪足足下了一夜。

很快就是艳阳,积雪融化,我家院里却留了一把无法融化的雪剑。

我爷爷一辈子在风水界纵横,虽不起卦,仅看风水超度阴灵,却也在这一行留下了一笔。

六月飘雪,天降大怨,雪剑贯穿院子,剑锋又直指我家主屋,从风水来讲,这是至凶的穿堂煞,而且还是由怨念凝聚,难以抗衡。

爷爷看到此景,掐指一算,一脸愁容:“我十五岁扛起景家大旗,如今已有三十八载,当年年少轻狂,打散了不少怨灵,今日我大孙子出世,怨灵齐聚,怕是想要以此逼我退出风水界!”

就这样,我爷爷跪在堂中风水祖师爷杨筠松像前,燃起一张黄纸,上至天庭下至地府,从此不再过问风水相术。

说来也奇怪,院中那把即便浇水都无法融化的雪剑,在爷爷金盆洗手之后,竟瞬间融化成水。

自此以后,爷爷便专心将毕生所学授予我爸,但凡有人临门想请爷爷看看风水,也都被爷爷闭门不见,由我爸替景家出头。

可事实证明,我爸并不是这块料,学了三年都无法入门。一来二去,我们家曾经的门庭若市很快变成了门可罗雀。

这期间,有人高兴,有人难过。

高兴的是那些浑水摸鱼的风水先生,难过的则是真正遇到风水问题的人。

我曾亲眼看到一家老小在我们家院中足足跪了三天三夜,请求爷爷可以再次出山,甚至有人不惜倾家荡产,以死相逼,但都被爷爷拒之门外。

看着一个个家庭支离破碎,我一度觉得爷爷铁石心肠,不通世事。

每当那些人哭哭啼啼离开之后,爷爷都蹲在我身前:“修然,爷爷也想帮他们,可生死有轮回,天命有定数,我要是出手,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我那时年少,并不知道爷爷为了我,不惜让所有人戳着他的脊梁骨。

十二岁那年,我放学独自回家,看到马路中央躺着一只巴掌大的木偶。

其他人好像没有看到一样,直径走过,我却不知为何,鬼使神差就捡了起来,还藏进了书包带回了家。

晚上我做完作业,便拿出了那只木偶把玩起来。

这只木偶是个男孩的样子,有鼻子有眼,雕刻的惟妙惟肖,可我总是感觉,这木偶和我倒是有几分神似。

更为古怪的是,木偶双臂双脚和胸膛,都有一个贯穿身体的针眼。

我觉得好玩,便翻箱倒柜找到了几根缝衣针对准这几个针眼就刺了进去。

玩了一会儿见也没有什么意思,就随手扔进了抽屉里。

第二天清晨我准备上学,刚走出房门我就感觉四肢无力,关节处有股针扎一样的疼。特别是胸口一阵一阵的巨疼,让我直冒冷汗。

起初我也没当回事,以为昨晚没有休息好,可打开院门准备出去,猛地心脏一抽,我再也控制不住,‘哇’了一声就吐了口鲜血。

正在刷牙洗漱的我爸惊呼一声就冲来,我爷爷被惊动后见我这个样子,让我爸闪开就捏住我的胳膊肘和膝盖,上面分别出现了四个非常清晰的红点。

爷爷叹了一声‘坏了’,让我爸赶紧脱了我的衣服,在我心口处,同样有一个红点。而这刺骨的疼痛,全都是从红点处辐射全身。

“厌胜!”爷爷眉头皱了起来。

“爸,修然他……”

爷爷一脸愁容,挥手打断我爸的说辞,遇事不惊说:“那人终究还是来了,这次怕是躲不掉了。”

“我去附近找找,施术者应该就在附近。”

“不用。”爷爷拦住我爸,眯着眼掐指很久,凝视我问:“这两天你有没有碰到什么东西?”

性命攸关的时刻,我不敢胡乱撒谎,将木偶的事情说了个干净。

爷爷一直都处事不惊的面色瞬间难看,一个趔趄后退两步:“施术者是他人还好处理,可施术者是修然,自己害自己,对方不但要逼我出手,而且还要逼我斗法!”

“爸,可是你已经……”

“别说了,扶孩子去我房间,今天就算是拼了我这条老命,我也要把我的大孙子从鬼门关拉回来!”

我被我爸抱进爷爷房间,端端正正坐在靠墙的案台边,在墙上贴着面风水祖师爷杨筠松画像。

爷爷很快拿着我捡来的木偶进来,拔掉缝衣针将其用力一拧,木偶一分两半,夹心处有一张红纸,上面写着我的生辰八字。

“果然如此,这人是不想让我善终了!”

爷爷冷哼一声,让我爸妈出去,点燃案台上的蜡烛紫香,盘膝坐在地上开始念念有词。

我听得不是很懂,可每次爷爷念叨的频繁时,我的关节就有种断裂的疼,而且脖子也像是被人掐住,呼吸困难。

每当他念叨的缓慢,这种感觉又消失无踪。

足足有半个钟头,爷爷突然身子一颤,张嘴便喷出一口鲜血,躺在地上。

我想要搀扶他,爷爷伸手让我就坐在这里,虚弱爬起身,也没有擦掉鲜血,突然就举起香炉砸的四分五裂,咬破手指举过头顶,盯着杨筠松画像怒声骂了起来。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今日,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以后新仇旧恨一起算。我大孙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必定狗血浇身,热油炸骨!”

爷爷的表情狰狞,我吓得是坐立不安,这句话重复了两遍,一缕晴天霹雳在天空炸响,紧接着,我身上那刺骨的疼痛竟在瞬间消失无踪。

那天,院门前的杏树被炸雷劈中,一夜间枯死,爷爷也老了很多,白发如霜。

此后,爷爷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他赶时间般,只要我放学回家,他便会将毕生所学的风水相术教给我。我的悟性很高,不负所望,在两个月便将爷爷的看家本事学了精光。

那天晚上,爷爷进了我的房间,虚弱无比坐在床边,叮嘱道:“修然,那天斗法,爷爷技不如人,最后不得不动用借命之法血誓三声,让祖师爷重创施术者,但却破了誓,忤逆了祖师爷。”

“爷爷……”

爷爷摇头打断我的话,咳了口血:“我大限已到,我入土三天后,你刨开坟头东南角,里面有我留给你的东西。”

“爷爷,你不会有事的。”我吓得手足无措,想要喊我爸过来,可却被爷爷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你爸天资愚钝,不能扛起景家大旗。景家,可就交给你了,记住我的话了吗?”

我连连点头,一个劲儿的说着记住了。

爷爷笑了起来,从口袋摸出三枚铜钱,连起三卦,叮嘱我了三件事情。

第一,他死后,我不能出面,不能流一滴泪,下葬那天,我必须留在房间,不能送埋。

第二,十年后不管我学业如何,必须在阴气强烈的地方躲三年,不要调查他的死因,遇到姓方之人能躲多远躲多远,不要说一句话,甚至连眼神都不能接触。

第三,不能贸然动用所学之术,第一桩生意必须由姓林的人来请。

爷爷说完,厉声问我有没有记住,在我哆嗦点头下,他老人家这才心满意足走出了房间。

当天晚上,风雨交织,我家院门外不知道聚集了多少野狗,整整哀鸣了一宿。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我爸那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将我给吵醒。

我穿衣起来,这才知道,爷爷穿着寿衣吊死在了门口的杏树上,那棵被炸雷劈死的杏树,冒出了一颗新芽。

爷爷三声血誓逼的杨筠松出手,也结了业债,老木逢春时,便是他老人家的死期。

按照爷爷的叮嘱,从入殓到下葬,这期间我一直都在房间内,听着外面的嚎啕大哭,想到爷爷在世时的样子,眼泪控制不住的要落下,又被我硬生生咽了回去。

爷爷下葬三天后,我独自来到坟头,来到东南角挖地半尺,里面埋着一只被红布包裹的木盒。

木盒里放着一把爷爷看风水时携带的打神软鞭,打神鞭下压着一本线装本《青囊尸经》。

十年寒窗,我并未给任何人看过风水,一有闲暇时间,我就会研究爷爷留下的《青囊尸经》,练习他老人家传授于我的风水相术。

大四那年,我刚好二十二岁,按照爷爷的叮嘱,我毕业后应该找一个阴气颇重的地方躲着。

这种地方无非就只有三个,医院,殡仪馆和乱葬岗。

大学学的是土木工程,和医院不对口,乱葬岗又不同于陵园,最后只能将目光锁定殡仪馆。

正巧,郊外有家私人殡仪馆招停尸房看守,月薪八千,包吃包住,对于我来说是不二选择,当即就拨打了电话,让我第二天去面试。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一章 血咒
  • 第二章 阴宅阳用
  • 第三章 鬼压肩
  • 第四章 尸气攻心
  • 第五章 蛇印
  • 第六章 盆骨骨雕
  • 第七章 雷劈老宅
  • 第八章 相思病
  • 第九章 心机婊
  • 第十章 设局者
  • 第十一章 恶人先告状
  • 第十二章 养小鬼
  • 第十三章 小鬼
  • 第十四章 自作孽不可活
  • 第十五章 方先生
  • 第十六章 阴龙缠身
  • 第十七章 父债子背
  • 第十八章 人背鬼,矮一寸
  • 第十九章 棺材床板
  • 第二十章 善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大象阅读

回复风水秘闻录或者回复书号204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