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现情 > 总裁的可爱妻

更新时间:2020-09-18 07:36:17

总裁的可爱妻

总裁的可爱妻 佚名 著

连载中 夏浅浅夜澜

小说主人公是夏浅浅夜澜的小说叫做《总裁的可爱妻》,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他走进房间,宛如高高在上的王者,霸气十足:“你的任务,就是给我治病!”纳尼?她又不是男科医生,不过是曾进错房,误踢了他一脚,又没伤着,这还赖上了?他说身体看起来没问题,但具体的还要用实践检测!检测第一步:天天“实践”,她必须乖乖陪在他身边直到他康复!检测第二步:和气“生财”?“我觉得我们更适合和气生孩!一次解决所有疑难杂症!你好,我也好!

精彩章节试读:

晏建宾哪能让他当着自己的面调戏他女儿,扬手就把他伸过来的猪爪子挥向一边,“酒没醒就找地方好好清醒清醒!”

“你谁啊!看着小晏你挺纯的,没想到啊,找到主儿了啊?”

“爸!”晏然惊呼一声,拉着晏建宾往后退。

晏建宾挥着拳头,被晏然拉得往后退一步,差一点就打到醉鬼。

气红了眼的晏建宾,指着醉鬼的鼻子道:“我告诉你,你再敢胡说,我送你去警察局醒醒酒!”

晏然那一声惊呼,刺激到仗着醉酒耍个疯的醉鬼的神经,他不过是想占点便宜,没想惹事儿,说了一句“不和你们一般见识”,就灰溜溜地走了。

他走了,但晏建宾还气得不轻。

晏然昨夜孤零零地站在路灯下的模样,他更觉得心疼,刚平复的情绪,此时又飙升起来。

“爸,这样的情况不常有的。”晏然小声地解释道。

她不解释还好,她一解释,晏建宾一口气顶在胸口,心里把刘芳心那个疯婆子骂个遍,只是想给她留点面子,才没在晏然面前说什么。

“走!”他赌着一口气,就推门进去。

一进门,一股难闻的烟酒气扑面而来,呛得他连连咳嗽。

晏然体贴地拍着他的背,关切地问道:“爸你没事儿吧?”

晏建宾咳得眼睛通红,盯着已经习以为常的小女儿,心都在滴血!

他连连摆手,女儿的服侍,他怎么消受得了!

再想怀里的手套是用在这里工作的钱换来的,晏建宾就觉得心口发烫!

他有脸收,有脸用吗!

“爸没事儿,快点说清楚,快点离开这里。”晏建宾说着,让晏然领路,往老板办公室走去。

他一边往里走,一边频频皱眉,心里的不悦节节攀升。

老板不想惹事儿,晏建宾说一声,他就同意晏然不用来了。

求成年少女在这里工作,告到警察局都够他喝一壶的,他哪敢不放人。

回家的路上,晏建宾黑着一张脸,气就非常不顺。

这气不是针对晏然,她倒从容。

父女两人一前一后进家门。

因为晏然是去辞职的,又从刘芳心手里扣走了半个月工资,所以见到这父女二人,她的脸色比安建宾还要黑上几分。

菜盘端出来,往桌上重重一搁,发出叮当的响声,晏然都以为盘子要碎了。

桌上摆着两个菜,全是绿绿的,就像是刘芳心的脸色一样。

晏然一看,就乐了。也不生气,主动去厨房端碗拿筷。

晏然的勤快没让刘芳心露出一丁点好脸色,反而更觉得她这是虚伪,做作给晏建宾看的!

因为要开饭,晏建宾不想影响孩子吃饭,就没多说什么。

晏心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这桌上仅有的两道菜,还都是绿的。顿时委屈地垮下小脸,委屈地坐到椅子上,伸手让晏然盛饭。

“我胃口不太好,给我少来点饭。”

晏然笑笑,只给她添一勺饭。

刘芳心一看,脸登时一沉,“心心身体不好,吃这点怎么成!”

“妈……”晏心委屈地欲言又止,像是为了家庭和睦忍着什么一般,“那你再给我添一点吧。”

晏然看着他们母女演戏,咬一下筷子,夹一口菜给晏建宾,然后大口吃起来。

“我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养出这么一个讨债鬼来!”

安建宾本来就忍着气,听到刘芳心这么骂晏然,一直隐忍的怒火此时再也抑制不住。

筷子往桌上一搁,“能不能吃饭,不能吃就别吃!”

“你嚷什么!是我不能吃吗?这不是心心没胃口,我心疼吗!”刘芳心说着,眼睛就红起来,是心疼得不行,“心心身体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这是从阎王手底下捡回来一条命,医生说的话你都忘了?如果白血病再复发,心心就……”

说到此处,刘芳心眼睛红的更厉害了,“心心没胃口,你这个当爸的不心疼?物价一天比一天贵,我不也就是希望家里多些收入,你至于这么给我摆脸色?”

晏建宾当然心疼大女儿,可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的脸色就沉了,“你是嫌弃我没本事挣钱少了?”

刘芳心只顾着生气挤兑晏然了,这话说的就有点诛心。虽然平时没少嫌弃,可当着晏建宾的面儿说,她还没这个胆。一时间,就讷讷地答不上来。

“所以你要用卖女儿的钱,来吃好的喝好的?”晏建宾的筷子重重往桌上一拍,“然然工作的地方什么情况,你不知道?这钱你也花得下去?用她在那种地方工作得来的钱,买来的饭菜,你能咽得下去!”

刘芳心当然咽得下去,晏然的工资拿回来才一天,就花掉一半,晏建宾看她是花重心安理得!

“我这哪是嫌弃你挣的少,这不是养两个孩子难吗!然然也这么大了,我找人照看着她,你看她工作一个月,出过什么意外?”

“没出意外?”晏建宾又想起早上遇到的那个醉鬼,心里拔凉拔凉的,“一个月没出意外,不代表以后都不会有意外!”

刘芳心还欲说,晏心突然拉住她,“妈,爸是担心然然,你也说了,只是临时去那里工作一下,暑假也找不到更好的临时工。”

晏心这是给他们一个台阶下。

刘芳心重哼一声,坐下去。

晏心看着桌上的两道菜,只有蒜苔和炒小白菜,这么粗,怎么吃啊。但今天不是闹的时候,她只得也坐下来,小口小口地咽几口。

看到晏然没心没肺的吃的很香,不禁又有些鄙夷。下等人就是下等人,吃猪食都能吃的很香!

“我吃饱了。”晏心强咽几口迷饭,把碗放下。

晏然也吃完了,“我也吃饱了,我去学习了。”

两个女儿一走,晏建宾勉强维持着的好脸色,此时沉下来,让刘芳心都有些吃不下饭。在饭桌上,两人又吵起来。

晏然翻出自己的课本,她得好好复习复习,再有一年,她也要高考了,这么多年没碰过书本,让她几乎都快忘了里面的内容。

因此一坐到书桌前,她就翻出高一的语文,把应该背的知识点都背一遍,一点也没受外面吵架声影响。

晏心像走城门一样,门也不敲,就走进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总裁的可爱妻或者回复书号b261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