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现情 > 偏执热吻

更新时间:2020-08-14 16:12:58

偏执热吻

偏执热吻 沧北 著

连载中 寇骁陆盏眠

偏执热吻男女主角为寇骁陆盏眠,是作者沧北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正在网络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高中时,寄住在寇骁家里的陆盏眠和他谈了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病娇薄戾的寇骁对谁都没有好脸色唯独对陆盏眠又是哄又是宠的。分手也闹的满城风雨,那是陆盏眠头回看见如此失控的寇骁,他目眦欲裂般地盯着她,声音透寒,“你要是踏出这里一步,我们就真的完了。”

精彩章节试读:

窗外的法国梧桐时不时地被寒风吹得沙沙作响,气候虽然已过寒冬,可到底也没几分春天的暖意。

“叮咚——”

室内的门铃急吼吼地在响。

正在描眉的陆盏眠杏眸染上些许笑意,白皙***的脸颊上浮现浅浅的梨涡。除了应栀能在她这那么放肆以外,还能有谁?她忙不迭从梳妆椅上站起,三步并作两步急忙开门。

才开一条小缝,应栀就急不可耐地用身体拱开门,长相清丽的姑娘迫切地张开手想给陆盏眠一个熊抱,可后者伸手拦住她,“我这身衣服待会还要上秀场,给你碰出褶子了,回头赔我一件!”

“啧”应栀咬了咬唇瓣,随后翘起唇角满不在意,“赔不起呀,那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呗。”

应栀留着齐耳的短发,生得灵气逼人,说话声音又是南方姑娘嗲嗲的腔调,令陆盏眠无可奈何。

“这是我从C市特意买来的奶茶,今早下飞机我就特意赶到你这来,你说我够不够诚心?”应栀把挂在脖子上的宝贝相机轻轻地放在沙发上,随后从牛皮纸里摸出两杯当地喝不到的奶茶,她水润润的眼睛像是在释放爱心。

在应栀面前的陆盏眠素来都是释放天性的,她伸手接过应栀手里卡路里爆满的奶茶,下一秒唇瓣就已经叼着吸管了,奶味馥郁的茶饮简直就是快乐源泉。

她抬手像是摸猫咪那般揉了揉应栀的脑袋,“跑腿辛苦,回头我就把那个寸头化妆师微信推给你。”

急不可耐地应栀从兜里掏出手机,“别等回头,就现在。”

“……”

陆盏眠穿着绣边的白色露背抹胸礼服,黑发卷发与朱红嘴唇潋滟生姿,仿若从无边之境远道而来的艳鬼。应栀饶是个姑娘,也情不自禁地为陆盏眠心动臣服,心脏哐哐跳得厉害。

“也不知道寇骁那个大猪蹄子怎么想的。”盯着陆盏眠的盛世美颜流了会口水,应栀忍不住地低声呢喃。

专注喝奶茶,陆盏眠压根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你港咩?”

“……”

应栀抿了抿唇,最终还是觉得把腹内藏着的话捅出来,“寇骁已经回国了,听我哥说他用脏手段把寇氏夺了回来,成为寇氏信任掌门人,寇文海现在在医院重症躺着呢,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寇文海是寇骁的二叔,执掌寇氏近十余年,从簪缨鼎盛时期接手,在他手里渐渐走下坡路。

正是因为寇氏家族鼎盛富足,所以即便是败絮其内,从外表看来,仍然能比寻常上流人士家族来得更殷实。

“寇氏本来就是他的,所以不存在什么肮脏手段。”陆盏眠柳眉轻皱。虽然寇骁已经是她分手八百年了的前男友,但是听到有人说寇骁不择手段,她还会条件反射为他声张正义。

寇氏之所以会沦落到他那黑心肝的二叔手里,那是因为他年少时,父母因车祸双双坠入海湾。

合该属于寇骁的股权以寇骁未成年为由进行篡夺,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外人可能不清楚,可寇家的人心里就跟明镜儿似的。

“那他把资产投入时尚圈这件事,你也知道?”应栀眸子闪过一丝冷意,她嗤笑道:“女人的直觉告诉我,他这次商业往来的矛头就是对准你的。”

“你跟他要是再碰面,十厘米的高跟鞋直接踹他裆!”应栀磨了磨牙,右手在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瞅见应栀如此***澎湃,陆盏眠情难自禁地弯了弯眉,她摇了摇头,声音透着一丝疲惫,“我跟他就算是碰面了,那也只能是陌生人的关系。”

“当初,转身就走的那个人是我。”可她从来没后悔。

-

陆盏眠可谓是时尚圈内最拼的女模特,从《模特盛宴》夺冠与模特公司签约后,一年内包揽国内外大秀近一百多场,在短暂的时间内推出知名度,以冷白皮亚洲女性享誉国际内外。

秀场上皮肤最白笑得最甜的那个姑娘就是陆盏眠,国内不少品牌设计师视她为宠儿。

在经纪人用房卡打开大门的前一秒,陆盏眠已经从容地放下奶茶,面对眼光毒辣的经纪人,她丝毫不心虚。在经纪人转身放置珠宝的时候,她淡定地用手背擦了擦湿漉漉的唇瓣。

“你们猜我刚在外面看见谁了?”汪静双手叉腰,明显地被气坏了。

能让汪静气成这个模样,陆盏眠好看的眉梢微抬,“是黎桐?”

“这个贱蹄子。”汪静愤恨地瞥了眼桌上的奶茶,旋即斥责陆盏眠:“奶茶的热量相当于两顿饭,四舍五入你今天都吃了四顿,猪都没你吃得多。”

经纪人满脸的恨铁不成钢,陆盏眠身边的小助理急忙争辩:“盏眠姐今天就吃了半盆沙拉和两只苹果。”

“如果盏眠姐是猪,那我得是……”助理小高垂着脑袋嘀嘀咕咕。

汪静先前从黎桐那里受了气,如今关起门来还有自家人怼她,她二话不说抬手就想给小高一个教训。可就在这时,穿着精致的陆盏眠站了起来,纤细不盈一握的腰没有丝毫赘余,她给实习助理解围,“跟实习助理置什么气。”

“黎桐不是欺负你么,她不是说我不是专业出身么,那我今天就让她晓得晓得什么叫做艳压群芳。”若这句话从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嘴里说出来,那么汪静是不信的,但眼前的女人自信得像是摇曳的野玫瑰。

诱人想一亲芳泽,哪怕只一眼。

闻言,小高兴奋地鼓了鼓掌,在她心里黎桐那样的庸人之姿没法跟又纯又欲的陆盏眠相提并论!

WT轻奢品牌是国内一线大牌,主打高定轻奢女装,常为影视明星富贵名媛独家定制。这场春季大秀的是要目的就是优先抢占业内各界人士的视野,简言意骇,就是争先紧握先机。

纯白的灯光打在纯黑玻璃的T台上,令整个秀场静谧而又充满神秘感。

主秀还没开场,底下名媛与叫不出名的流量小花时不时地叽叽喳喳地咬耳朵——

“听说黎桐是攀上霍二少的高枝儿才走的这个秀,手段高明着呢。”

“待会开场的是陆盏眠,跟黎桐就是一丘之貉,谁都知道她跟寇少关系不清不楚。”

尽管她们的声音已经压到最低,可还是被扛着摄影机的应栀一清二楚地吸收至耳朵,天灵盖仿佛有什么力量在呼啸而出,应栀克制地扫了她们两眼,“啧,哪里来的乌鸦精姐妹,说话怎么那么酸呢?”

“……”

因为这场秀的主题是朋克,所以“乌鸦精”姐妹怒目相视地盯向应栀,正当双方撸袖子的时候,全场的灯倏然全灭,只余下场中央呈长方形的莹白灯光,全场跟着沉静下来。

寂静环境中倾泻着跳跃性音乐,宛若置身于暗黑古堡之中,随之落隐落现身着白色纱衣的女人出场,所有人的呼吸都跟着凝窒半分。

随着人影渐近,女人的立体的五官逐渐明晰,坐在秀场二楼穿着西装革履的男人摩挲着指尖,女人雪色的肌肤令他喉间泛痒,牙齿都跟着厮磨起来。

纤细的脖颈白皙细腻,富有高级感的眸子莹润含情。

可就在下一秒,纯白镶钻的高跟鞋鞋跟突然断裂。就在所有人为她捏一把汗的时候,陆盏眠控制身体的倾斜,紧接着她露出洁白玉足晃动的幅度渐渐增强,整个人完好无事,脸上的笑意不减反增,场面一度变得火热。

极端的黑与纯净的白打造出绝美的幻境,场内的女人潇洒又恣意,笑容无比甜美。

“秒脱鞋,这操作也太稳了吧!不愧是走过国际秀场的!”底下有姑娘叹为观止地说。

应栀冷哼一声,这不过是模特的自我修养而已。上回肩带掉落,所有粉丝纷纷询问,是不是策划的意外。

墨色的卷发在鼓风机的吹拂下如若上等绸缎,精致的五官毫无瑕疵。***的樱桃唇在定点时微微轻抿,精心设计的动作做完后,转身半点不拖泥带水,回眸一笑仿佛夺取众人心神。

这绝美的开场,陆盏眠无疑造势很成功。

站在后场看完全程的黎桐愤恨的咬了咬牙,高跟鞋断裂的那一秒,她怎么会稳得住呢?

走到后台,助理小高与经纪人汪静很快就围了上来。虽然陆盏眠在鞋跟断裂的那一秒及时挽救,但是避无可避,脚腕还是轻微地扭了一下,扭到的地方还是曾经的旧伤。

叠加起来,脚踝已经高高地肿起。

“怎么那么不小心扭到脚了呢,你这样怎么走最吸睛的那套礼服?”黎桐携着设计师故意阴阳怪气地在陆盏眠面前挑最难听的说,因为陆盏眠挡着她的道,那么就别怪她下狠手。

言语刺耳,小高最先忍受不了,“依我看,就是你搞的鬼吧!”

话音刚落,十成力道的巴掌瞬间打在了小高脸上,一切都在眨眼之间。

场面顿时有些凝固。

当着她的面打人?躲开汪静的劝阻,陆盏眠豁然站起,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还回去一巴掌,阴戾的脸上透着不耐,她低声警告:“我的人我都不舍得打,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有那么一瞬,黎桐有点被打懵了,因为陆盏眠的手劲不是一般的大。

就在这时,门口响起轻快地鼓掌声,众人回头——

只见霍明远穿着剪裁得体的西服站在后台门口,他的脸上带着三分讥讽七分桀骜,薄唇轻抿,他抬眸漫不经心地向陆盏眠发问:“正如陆小姐所说,黎桐是我的人,我都不舍得打,你打她算什么意思?”

“……”

场面霎时凝结成冰,霍明远是圈内最得罪不起的混不吝,所有人都一致觉得陆盏眠时运不济踢到铁板!

“我要她道歉,我的脸那么红都没办法走秀了。”黎桐娇滴滴地伏在霍明远胸膛上,声音嗲声嗲气。

典型的拿着鸡毛当令箭,汪静咬了咬唇瓣决定让陆盏眠上前致歉,毕竟得罪霍少,就等于得罪半个时尚圈。

“陆盏眠,你给我道歉。”以利益为先的汪静冷冷地对陆盏眠说。

眼见着黎桐的幻尾越摇越高,陆盏眠低嗤一声,白皙的脸蛋微抬,“如果我就不道歉呢?”

“那有来有回,还你一巴掌应该不过分吧?”男人的话语直来直往,听得周围人倒吸凉气。

陆盏眠咽了咽喉咙,看样子霍明远真是不打算放过她。

正当她想以挨打躲过这一劫的时候,陷入寂静的后台突然窜出许多黑衣保镖,熟悉而又低沉的声音从她身后如惊雷般震响,惹得陆盏眠全身血液陡然倒流起来,浑身渐渐僵硬。

“前场火热,没想到后台也那么热闹?”男人的声音半是沙哑半是慵懒,引得众人纷纷回头。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道歉
  • 疯了
  • 哥哥
  • 搭档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