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都市 > 法眼鉴宝

更新时间:2020-08-14 10:33:51

法眼鉴宝

法眼鉴宝 大将军 著

连载中 刘宇浩秦卫

精选热书《法眼鉴宝》是来自作者大将军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宇浩秦卫,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一块神秘的黑石头,一张上古鹿皮图谱,彻底改变了穷小子刘宇浩的一生。一双透视天地万物的法眼,美轮美奂的玉器陶瓷,古拙大方的青铜古董,惊心动魄的赌石接踵而来!

精彩章节试读:

烈日当空,"秋老虎"***下的京城依旧酷热难耐!汽车尾气混合着空气中的灰尘,卷起层层的热浪,形成一股怪怪的,湿热的风拂面而来。

刘宇浩抿了抿干渴的嘴唇,露出一丝让人不易觉察的坚毅走下公共汽车站台。微微笑了笑,在心里腹诽了一下"疯老头",怎么可能在十天内达到你的要求哦!"

过了京客隆,刘宇浩知道前面就是潘家园了!刘宇浩来到京城上学已经六年多了,这里他曾经和那个"疯老头"来过无数次,哪怕闭上眼睛也能摸过来。

刘宇浩嘴里的"疯老头"就是他的导师齐冀。北京大学考古系系主任,博士生导师。因为特别看重刘宇浩的学习精神和悟性,破例担当了刘宇浩的硕士导师!齐老同时也是闻名全国的玉雕大师,与陈辰老先生并称"南陈北齐"。

就在昨天晚上,老头子给刘宇浩了一个很简单的要求"你拿上这一万块钱,十天之内去帮我淘换一件开门的老物件吧!就当是你毕业的论文也好;当是你送给我这个老头子的毕业礼物也罢,反正我要十天之内......"。说完这话,"疯老头"还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包含了几分欣赏,或又有几分承认。

当时,听完老头子这话,刘宇浩就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站在那,看着那个"疯老头"透着几分狡诘的笑容,顿时浑身打了一个激灵!潘家园是出了名的工艺品市场谁不知道啊。

"老天啊!有这么要弟子毕业论文的嘛......欲哭无泪啊!"

"宇浩兄弟......."

刘宇浩正在低头想着心事,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奇怪,在这偌大的北京城里,自己没什么认识的人呀!

刘宇浩回过头来左右看了看,前面不远处站了个四十多岁的胖子,那人身高刚刚有一米七的样子,吨位却绝对快有二百斤了。笑呵呵的站在那里,一边冲刘宇浩招着手,一边拿着手绢擦着额头不断往外流淌的汗。

刘宇浩也朝着胖子淡淡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这是刘宇浩的金牌招呼方式。一直以来,刘宇浩在外人面前表现的是那种不善言辞的感觉,但浑身上下流露在外的却是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很实在,很淡然。

那个冲刘宇浩招手的胖子,是潘家园广藏阁的老板秦卫先,他的广藏阁在潘家园里算不上规模大的古玩店,但店里的掌眼王师傅眼力不错,时不时也会淘到些精品。在京城的这六年多的时间里,刘宇浩曾经无数次的和"疯老头"去过秦胖子的店里。也算是老相识了!

秦卫先这些年没少麻烦齐老,所以对齐老这个得意门生也是客气有加。刘宇浩是没什么名气,可人家小伙子背后那位可是古玩行里的大人物啊。

"怎么了秦老板?大热天您还出来锻炼身体啊!这可不是您的风格。"刘宇浩笑着应声道。

"别介啊......宇浩兄弟!我都说过好多次了,要么兄弟你看得起哥哥,就叫秦大哥;再么叫我秦胖子也行。你老弟一口一个秦老板、秦老板的这么一叫让哥哥我心里觉得怪怪的......嘿嘿"秦卫先真挚的说道。

刘宇浩浅浅笑了笑没接秦卫先的话。

"宇浩兄弟,我们俩哥俩认识这么多年了,你个人看,齐老每次到潘家园子,得空都会来我这店里坐一小会。能让齐老能看得上我那个小店是我多大的福气,兄弟你说是吧!嘿嘿!"。

秦卫先一急,涨着张黑红的老脸,山东土话带着京城腔什么的都出来了。说完话秦卫先捧着自己将军肚站在那自己先嘿嘿的干笑起来。

刘宇浩被这老奸巨滑的商人也搞的头疼起来,只好顺着秦胖子的话说道"呃......那个啥,那,那以后那个我就喊您秦大哥吧。"

不知道是太阳晒的还是真的高兴,满面红光的秦卫先连着点着头,脸上和脖子的赘肉一起颤了起来。"那可不是嘛,咱兄弟谁跟谁,早该这样了。"

"宇浩兄弟,知道不!昨夜里,曹勇一把火里走了"。

望了望左右,秦胖子一脸正色接着低声说道。

"曹勇死了?这话怎么说的?我听一个师兄说昨天曹勇才淘换了件大明宣德的‘青花矾红彩海水龙纹合碗’嘛!怎么这会又说走了?"刘宇浩一惊,顿时诧异了。

"嘿!谁说不是了,兄弟!"秦胖子一脸颓然的说道。

"你还不知道吧,那哥们忒倒霉,这次‘吃药’倒了大霉,损失了三十万。照说这钱也不多,可背不住他那点家底忒薄不是!等知道自己打了眼,哎......!"秦卫先惋惜的叹了一声。

曹勇这个人刘宇浩知道,他是自己鄂省老乡,一个挺仗义的鄂西北汉子。十年前迷上古玩的。这行的水实在太深,当年那会,还没几个月就赔了个家底朝天,老婆跟个潮州人走了,留下个女儿名叫曹若彤。后来,老曹一咬牙辞了工作,带着女儿直接北上,来到这潘家园里谋生活,和女儿相依为命十多年。那父女俩人刘宇浩都见过。

搞收藏不能听风就是雨,听别人话花自己钱是古玩行的一大忌。这行有着六字箴言"多看、多听、少买"!除了那些存心利用收藏赌一把发财梦的人,不少初涉藏道的爱好者最后很容易成为赝品藏家。

玩古玩和别的不同,一是水太深,容易呛人;二是学问太大,难得明白;再者假多真少,怎么玩都能捏出把汗来。有人说:"小心点儿行不行?"

不行!为什么?这行不是光凭小心就能躲得过去的,其中令人迷迷糊糊的故事层出不穷。尤其是那些自己还没怎么弄明白就满嘴行话"大开门"的主儿,你敢随便开门,别人就能把假东西塞进来。

"秦......秦大哥,毕竟我和老曹认识了五年多了,又是老乡,你带我去老曹家看看吧。"刘宇浩听说这曹勇居然死了,心里有点不好受。毕竟彼此是相识一场的。

"咱兄弟俩一起走吧,我这也正好要去一趟的,和曹勇那小子快十年的感情了,哎,也不知道他家那小妮子怎么样了"秦卫先道。

刘宇浩和秦卫先边走边说,秦胖子慢慢讲起了老曹的故事。原来曹勇是被河南郑州来的三个人"埋地雷"了。

曹勇本来在潘家园练地摊来着,昨晚快要收摊时,打西边来了俩一高一矮,打扮非常乡下的人。只听那高个子说:"都怨你个死九娃,俺说不来吧,你个死球娃子非说这京城里能有人出高价收俺们东西,这下好咧,东西木人要,今天俺们先要睡大街了。"说着怨恨的看了身边的矮个子。

"俺说这话时你也木反对啊是不?这会怨俺球用啊,俺又不是神仙,有木人要俺知道个球啊!"那九娃不愿意了。

高个子气的暴起,拿起手里的蛇皮袋子,伸手进去拿出个瓶子:"这破玩意老子砸了去了个球的,俺媳妇还等俺回家咧。"

曹勇一抬眼看到高个子手里的物件,心脏不由得砰砰紧了一下,十年潘家园子的资历也让曹勇多少知道一点。

那高个子手里的怕不是乾隆珐琅彩的双环瓶吧?故宫里也有这么一个物件。想到这里。曹勇的心脏又不争气的跳了起来。

"我说哥们,你们兄弟俩这东西是要卖不是?"

深呼一口气,曹勇边不动身色的收着自己的摊子,边收东西边和旁边的那俩人搭起腔来了。

九娃瞅了老曹一眼,撅着嘴巴道:"卖个***,这里的老板都不要这物什,俺饿了一天了,不卖了,买个馍吃了俺回家算球。"

"我这也收东西。我看你哥俩也跑一天了,要不这样,你哥俩把这瓶子卖给我算了,也免得你们哥俩为这点破事不愉快,嘿嘿!"曹勇套着中原省那俩兄弟的话。

高个子嘿嘿一笑道:"老哥子,这瓶子俺们费了老大劲才弄来的。"说着用手比了个往下挖的动作。曹勇瞬间明白了,原来这二位是"支锅"的。所谓"支锅"就是盗墓的行话。

"这样吧二位兄弟,这个物件我出一万,你们卖不?"

说罢,曹勇不动声色的看着九娃和高个子的表情。高个子还好,九娃明显咽了口吐沫,喉结上下动了动,"一万?俺哩个娘咧,力娃,前个月俺们后庄的壮柱娃结婚时给女家的彩礼是多少?"

"你叫个球啊,不是和你说了莫喊名字嘛,你喊老子名字作球"。高个子恨恨的看了一眼九娃,眼睛一瞪低声怒道。

曹勇一看这哥俩刚才拿那瓶的样子就知道不是行里人。行里人讲究个瓷不过手,要提拿和触摸一件瓷器,一定要经过主人同意。不经同意再加上不小心拿了物件,如果造成损伤会牵扯到经济纠纷。瓷器是易碎品,所有动作都要轻拿轻放。提拿过程中要留意周围环境,特别是不要碰撞到桌、椅子、柜台的角口。

九娃把瓶子递给曹勇,曹勇仔细的看起了。敞口,短颈,溜肩,鼓腹,圈足,肩部饰金彩象首衔环铺首;外底属黑色珐琅彩"乾隆年制"四字双行篆书款。心道:"看这厚实的瓷胎、包浆,真真的好东西,如假包换。这要是转手卖了不知道能卖个什么价出来,要是通过拍卖行估计卖出个天价也不希奇!"曹勇不由得也像九娃那样咽了一下口水,心中一阵窃喜。

"这样吧,这物件多少钱我要了"!曹勇说道。

"这个瓶我五万要了,小兄弟!"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曹勇皱了皱眉头看了眼,旁边站了个六十出头的老者,穿戴非常整齐。

"哎哎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坏了规矩啊。"曹勇气愤的说道。古玩这行的买卖是有规矩的,当一个人在看一样东西时,没有放下,旁边的人就只能等着,等价钱谈不拢或是当事人离开了才能再谈,老者这样做是坏了规矩。

老者听到曹勇的话,老脸一红,歉意的笑了下道:"朋友,这个物件你还没买下来,我也十分喜欢,我有权利出价的,嘿嘿。要不这样,我给你一万块钱,这个物件你就不要再和我抢了,怎么样?朋友"!

"我,我出七万。"曹勇咬咬牙道。

八万、十万、十二万......曹勇在老者的逐渐抬价中陷了进去,最后一次加价,老者已经直接把价钱加到了二十八万。

看了看身边的货,又估算了下自己的存款,最后一咬牙,曹勇恨恨的说道:"玛拉隔壁的!三十万,你要是高过三十万老子就不要了!"说完恨恨看了老者一眼。

其实,在古玩这行里混的,哪个不是贼精贼精的。在这些人的嘴中,死的能说成活的 ,活的能讲成天上才有的。所以,在这行里混,无论别人怎么说都好,想"拿分"只能认自己的眼睛,打了眼也只能嗑了牙齿和血往肚里吞。独到的眼光是曹勇这类人赖以生存的根本,怪只能怪老曹这次被行里的高手埋了雷子。也许,这还真是人们常说的命运吧!

老者古怪的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离开了,曹勇长长出了一口气!这时的曹勇完全红了眼,忘了常挂在嘴边的那个词"戒贪",根本没发现九娃偷偷的在背后对老者竖了竖大拇指:"姜还是老的辣,赶明回去了真要好好再跟老爹多学学这怎么绕人的学问。"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 第一章 曹勇死了
  • 第二章 遗女若彤
  • 第三章 神秘的黑石头
  • 第五章 私人拍卖会
  • 第六章 钟二爷
  • 第七章 初遇贺旭东
  • 第八章 没人要我要了
  • 第九章 壶底有乾坤
  • 第十章 天降横财
  • 第十一章 端砚
  • 第十二章 夏雨晴
  • 第十三章 真的只是同学
  • 第十四章 猪和白菜的关系
  • 第十五章 八锦术异变
  • 第十六章 佳人有约
  • 第十七章 二世祖没胆量
  • 第十八章 唐妩要来了
  • 第十九章 锦绣园里有个郭美丽
  • 第二十章 赌石俱乐部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五看书

回复法眼鉴宝或者回复书号3559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