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现情 > 如果江原野知道

更新时间:2020-05-23 17:28:30

如果江原野知道

如果江原野知道 巫念顾 著

连载中 郑宝伶江原野

热门好书《如果江原野知道》是来自作者巫念顾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郑宝伶江原野,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一直以来,郑宝伶倒追江原野是不怕丢脸的。她白天跑到他教室扒在窗户边和他说话,放学还要跑到他勤工俭学的酒店给他增加业绩。“我想……开房。”她捂着脸开口。江原野神色一凛,警告道:“赶紧回家!”宝伶心疼他太辛苦,“如果我订总统套房你会有提成吗?”“没有。快回家!”宝伶继续自说自话,“那……我订哪个房间你可以来给我讲题啊?”“……”江原野气笑了,“行啊,半夜可别后悔。”次日,郑宝伶顶着黑眼圈从酒店出来,心情复杂:嗯,第一次和江原野通宵学习,达成……

精彩章节试读:

1

《完美大脑》录制现场。

此时,仅剩几个通关名额了。

宝伶一直没有头绪,就连自己最在意的那个参赛选手在什么时候离场了也不清楚。舞台上精致的光束照亮了女生的面容,她咬着唇,把乌黑的卷发别在耳后,很快地扫了一下身后,余下的选手也毫无进展,愁容满面。

《完美大脑》是由A市电视台推出的一档大型脑力竞技真人秀,参赛年龄在八岁到二十八岁之间。台里专门出了一套脑力题用来海选,答案及格了再进行严格的面试,最终挑选出一百名参赛选手,在经过一系列的智力大比拼之后,选出一名本季的完美大脑选手。

上午刚刚结束一百进八十热身赛的录制,现在正在进行的是残酷的八十进五十,台里这是打定了一天之内“凉”一半选手的主意啊。

宝伶触摸屏幕的手在出汗,还一直发抖。冷静、冷静,女团里的组员们都各有各的综艺节目,《完美大脑》二十万人参加的海选和面试她都走过来了,别怕啊伶子。

系统提示又有人走出房间了。

宝伶最后紧张地按下“提交”的时候,好像勇气都花光了。四十八名!

首次录制终于结束了,宝伶按捺住喜悦之情,小碎步走出录制房间,激动地跑回休息室时,正好看见江原野独自离去的背影,还拉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

在昏暗的楼道内,男人修长的身影显得格外凄清。

宝伶连忙拉住休息室门口的一个女生,问道:“他被淘汰了?”

闻言,那个女生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他不是第二个晋级的吗?”

宝伶:“……”

想想自己才拿了个倒数第二名,宝伶觉得江原野可真没人性!

“……英俊又睿智,就是运气有点衰,刚从国外回来下飞机就赶来录制了,结果手机还在机场丢了,只好让编导把下一期录制时间和安排都发送到他的邮箱……”

宝伶没听她说完,便拿上休息室的暗红色复古格子外套和毡帽,一边慌忙地穿上,一边跟着追了出去。

那个人可是江原野啊—五年前,自己最最喜欢的一个人。

A市临海,深秋的天色灰蒙蒙的,阵阵潮湿的风扑来。宝伶拦下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又给经纪姐姐发了会尽早回去的消息,便一路跟着前面那辆出租车到了……港口。

女生忽然心头一紧,又有几分不甘。五年不见,他这是刚回国就又要离开了吗?

下午两三点钟,港口就已经热闹非常了。明亮的大理石砖映出人的身影,背着背包、拉着行李箱的乘客不时地遮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只能加快步伐跟得更紧了。

还好江原野很快便在某VIP休息室前停下了脚步,接待员微笑上前,向他索要船票一类的证明。

“麻烦联系一下保安组组长,就说江原野的手机丢了。”

“好的,您先进来等吧。”

江原野穿着深蓝色长款休闲外套,长手长脚地立在那儿,身高格外拔尖。他单手握着行李杆,只是很随意地向右边扫了一眼,却吓得后面的宝伶赶紧转过身假装打电话。

“不用了。”

“好的,稍等。”

宝伶这才又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偷偷摸摸回过身看他的背影。她有些怔怔,只觉嗓子眼儿紧得很,有点发不出声来。

今天是她和就读于清华大学的好友梁旭参与《完美大脑》录制的第一期,录制之前,她根本不知道其余的九十八名选手会是谁,更不会想到这其中会有骄傲的江原野学长。

更没想到江原野的初始排名比他曾经的高中学弟梁旭还低了几名。

他们三人是同一个高中的,梁旭是她的同班同学,江原野比他们大了两届。

宝伶还记得录制场上,当主持人念到江原野的名字时,他从队伍里走出来时那糟糕神色。眼眸中布满红血丝,瘦削的下巴上隐隐有着青黑色胡茬,那时候她忽然生出了一股毫无理由的同情,他在东大留学的那几年应该混得不怎么样吧……

江原野就真的在VIP休息室门边硬生生等了十多分钟。当宝伶站在角落里剥着第二颗椰奶糖时,看见一个穿着深蓝色保安服、肤色黝黑的男人从休息室急急忙忙走出来。

他摘下帽子内扣着给自己扇风,应该是跑来的,满头大汗:“……很忙啊大哥,你不是有制服吗?还特地让我下船来接!”

闻言,江原野这才转过身,神色冷冷淡淡,目光穿过人潮,落到了因为吃糖嘴里鼓鼓的宝伶身上。她喜欢两边的腮帮都有糖的感觉……

两人的视线遥遥触上了。

一个眼中藏事,深邃漆黑;一个眼神呆愣,瞳孔微缩。

江原野薄唇微启:“总统套房还有吗?”

保安组组长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向宝伶,只觉越看越觉得熟悉:“没有啦,都说了生意火爆,忙死了!”

“阳台房?”

“行吧行吧,给你好好安排一下。哦不不,是给她好好准备一下,这总行了?”

宝伶:“……”

宝伶终于听明白了,他们两个大男人在聊她。

女生转身就要走,表情相当懊恼。

现在的自己,就和五年前无意得知江原野在富丽大酒店前台兼职,她眼巴巴跟过去消费的时候一模一样!

可这次江原野却快步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腕,他低头,直直地看着她:“跟都跟过来了,上去喝个茶。”

彼此短暂的沉默后,江原野却忽然笑了,他眼眸清冽地看向肤色黝黑的组长:“她同意了,走吧。”

宝伶无语得直想翻白眼。

而作为保安组组长的赵烈显然也愣住了,他揪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心态在“我辛辛苦苦给你们开个房,你们就拿来喝个茶?”和“居然没经过人家女孩同意就想把她带上船?!”之间烦躁地纠结着。在十分之一秒的挣扎和掐掉良心之后,为了兄弟的幸福,他还是选择了走在前面带路。

2

宝伶心不甘情不愿地跟着上了游轮,才到甲板上,江原野便和他们分开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赵烈也愣了愣,只好挠着脑袋说江原野估计是被轮机部的德国人叫走了。

赵烈把她送到了九楼的阳台房后,着急解释着真忙不过来,便匆匆离开了。

……这是都把她扔下了啊。

宝伶双手抱怀,微微垂下清丽的眼眸扫了一眼房间。

淡绿色的床单、黄色绣花窗帘、枣红色沙发,一旁还有敞亮的落地窗能直接看到港口的景致,茶几上也已经泡上了英式红茶,正冒着一缕朦胧的雾气。

她在原地愣怔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默默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端着精致的小茶杯美滋滋地走上前推开了落地窗。

宝伶一句“真是太爽了……”都还没在口中捋顺呢,猛烈的海风便呼呼地刮着脸颊吹了过来,把她柔顺而秀长的黑色卷发吹得乱七八糟,就连毡帽也吹回了房间。

“哎哎哎……我的帽……”

宝伶又欲哭无泪地赶紧跑回屋捡帽子……

“小姑娘,这点风怕什么呀!”从隔壁房间的阳台上传来一道慈祥的声音,宝伶闻声望去,只见阳台上老奶奶的披风被海风鼓得老高,银白色的手推波纹发型却丝毫未乱!

老奶奶在狂风中温柔地对宝伶笑着,还微举了一下手中的红酒杯,颇有种乱世佳人的感觉:“祝你旅途愉快。”

“……什么旅途?”闻言,宝伶睫毛微颤了一下,还有点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就连瞳孔都有一瞬的失焦,“这个游轮会离开?!”

“是啊,七天六夜的日韩航线,”老太太看了一眼腕表,“下午五点离港,很快了。”

……这艘豪华游轮很快便会离开A市了?!

这周团里还有一场线下的品牌活动呢!经纪姐姐还不得抽死她?!

宝伶急得在屋子里转个不停,随后很快像是想到什么,又着急地跑到了通道上想要招呼服务员。一个亚洲面孔的服务员就像是事先立在那儿等候似的,见状,立马微笑上前:“这位女士,有什么需要吗?”

女生的心怦怦直跳:“我需要下船。”

“这个……您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吗?或是不舒服?”

“能不能下?”

见服务员欲言又止的表情,宝伶干脆不问了,直接大步走向电梯不停地按着向下的按钮。门终于开了,观光电梯外是游轮内珠光宝气富丽堂皇的大厅,但她现在完全没心情欣赏。

服务员也趁着电梯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飞快地迈了进来,慌而不乱:“女士,登船时间早已停止,现在已经关闸了。”

宝伶理都不理他,眼巴巴地看着电梯门才缓缓打开没多少,便侧身跑了出去然后一脸无助地停在了已经关闸的甲板出口处。

服务员眼看对面精致美艳的面孔是真有点无措了,他微微张了一下嘴,还是决定先行坦白比较好。服务员立得更加恭谨了:“您是保安组组长请上来喝茶的,在这期间用餐和游玩都由我这个私人管家为您服务,您不用担心……”

真是无赖啊……宝伶总算明白过来了,气得差点咬破自己的下嘴唇。

她抬眼望了一下就近的摄像头,眼眶微微泛红:“我要见保安组组长!或者江原野!”

3

“不是,她瞪***什么?这一看就是江原野派过去挡事儿的吧?!”

其实在监控室里的赵烈早看到了。

他此刻真是憋屈地撑在操控台上,听不见对话内容,但是很明显小美女还对着摄像头又是撒气又是泪眼婆娑的,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引其他客人过来围观。他一脸忧愁,道:“能哄好吗?”

身后的小组员也赶紧跳到前台看热闹:“听服务部的那边说了,实在不行就陆续送时尚杂志、糕点、晚餐过去,晚点再邀请她参加宴会什么的……”

很显然,视频里的小美女也还是很要面子的,见到不远处的工作人员和客人们都陆续朝这边看过来,她赶紧仓皇地埋着头躲回了电梯。

好不容易再次回到九楼,小美女“嘭—”(赵烈猜想的)的一声扭头便关上了门!

原本以为她之后还会闹腾一阵,但是直到游轮离港,她都没再出来过。

但是送过去的所有东西—任凭门外的侍应生如何微笑哈腰、变着魔术地哄,小美女门也没开地统统拒绝了。

可想而知她是有多生气了。

十九点之后,江原野才身着成套的白色维修服喘着粗气推开了监控室的门。

男人整个身子就那样随意地靠在门边,宽肩长腿,身姿挺拔。他取下头上的白色安全帽,揉了一下被汗濡湿的头发,飞快地交代着:“把我的行李送到她房间任她处置,再给我找一套合适的客房制服送到我的舱房。”

“好嘞江先生!”

小组员答应着,刚麻利地钻出门,耳麦便响了,那头的语气很是急切:“原野回来了?你这样,把行李送到房间你就不用管了,之后交给我。”

赵烈原本在甲板的D区巡逻,知道江原野终于肯露面了,拿上客房制服后,就冲向了江原野的舱房。房间昏暗,墨绿色的窗帘掩上了,透着微光,卫生间里是哗哗不断的水声。

江原野在洗澡。

赵烈不客气地坐在了他的床上,嗓音粗重地问着:“其实吧,轮机部你想什么时候去就能什么时候去,干吗非得在这个时候折腾自己,故意不让自己出面啊?”

卫生间里仍然只有哗哗的水声。

赵烈知道江原野能听见,他仰靠在床头,叼着一根没点火的香烟继续叨叨,明明好奇得不得了,偏偏还要摆出一副司空见惯、老生常谈的模样:“我说兄弟啊,虽然这是你第一次带女人上船,没有经验,我也能理解你急迫的心情,但你这是……在玩囚禁啊?”

“你再不出去就会后悔了。”这回,卫生间里的男人终于舍得发话了。

闻言,赵烈明显愣了一下:“为啥?”

下一秒,江原野关上了花洒,卫生间一片寂静之中,他的音色懒洋洋的:“你要自卑。”

赵烈:“……”

赵烈气得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站起来。看来他还真是多管闲事了,行行行,他走!但是……“小美女还什么都没吃呢,现在估计气得都能活生生剥了你!你还是自己好好想想怎么哄好她吧。”

“笃笃笃。”

一天八百回的敲门声,听得宝伶的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她仰躺在床上纹丝不动地玩手机。

“开门。”是江原野。

一听见他的声音,女生只觉憋着的一口气终于找到能发泄的人了。江原野足足晾了她四五个小时,现在终于舍得来见她了?!宝伶咬牙切齿地跳下床,迅速把门开了条小缝,然后立马坐回皮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只等恶狠狠地兴师问罪了。

房门被完全推开,江原野略微倾着身,神色平静地推着餐车缓缓走近,双手抱怀的女生却呆愣住了。

明明和其他的客舱服务生一样都身着深蓝色的半身燕尾服西装,搭配白色领结衬衣,但他就是帅人一等……男人熟练地将餐盘一一放到桌上,就连手指关节都好看得令人移不开眼。

男***人啊……宝伶只觉喉咙发干,最后干脆委屈得不想忍了:“你就是……”故意的……

哪知男人干净而低沉的声线更快响起:“抱歉,我刚跟着工程师从轮机部回来,设备需要检查保养,机舱油味重,怕你闻不惯,所以我冲了个澡才赶过来。”

温水煮青蛙。

说完之后,江原野还垂下眼,带着七分歉意、三分倦意地勾着狭长的眼眸看向她。

这下,宝伶彻底呆滞了,因为她的脑子里立马就浮现出了一个满脸机油、手里拿着扳手蹲在灯光暗淡的机舱内哼哧哼哧检修的工人形象。

于是,宝伶那盛气凌人的气焰慢慢熄灭了。

她没想到江原野竟然还抢先说话了,更没想到事实是这么凄惨的,毕竟他自今早从国外回来到现在都忙得像个陀螺啊。

而且刚才洗完澡,她还穿着他行李箱里的白衬衣呢。

宝伶清了清嗓子,觉得自己的坐姿不太雅观,又撩了一下头发坐好:“可我也是很忙的,再说,你给我行李箱任我处置有什么用啊?我有那个力气把它扔下海吗……要不是《完美大脑》我险险冲进了五十强,刚才打电话报备,经纪姐姐的唾沫星子都能把我淹死,太乱来了……”

女生的睫毛扑闪着,此刻正噘着嘴抱怨呢。江原野又递了一张银行卡到她的眼前,她瞥了一眼,惊住了。

“你给我银行卡做什么?”宝伶咽了口口水,剧情转换得太快,她有点心虚又有点紧张地抬眸直视他,“想……包我啊?”

她的声音软而微颤,尴尬的对视中,江原野不动声色地咳了一下:“这是房卡,游轮上几乎所有消费都可以算在房卡上。卡上绑定的是我的账号,这几天你就当休假玩好了。”

看着宝伶刚刚遮过大腿根部的衬衣,和衬衣以下的细白长腿,江原野漆黑的眼眸里还是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别的意味。

女生倾身接过房卡,草草地瞟了一眼,便毫无兴趣地放在了桌边。之前为了赌气快饿到昏厥,现在她对餐盘里的食物更感兴趣。

宝伶一边两眼放光地揭开餐盘盖,一边朝江原野随意地摆手,下逐客令:“好了我知道啦,那你忙你的,我花你的,我们各尽其职,晚安晚安!”

一直候在附近的那个亚裔服务员看到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江先生不但没有受挫的神色,反而还低头失笑了……这真是世纪奇景啊。

4

确定了这一趟游轮之行可以用来放飞自我玩出花样后,宝伶在早晨七点便风风火火地打电话催促尽快送早餐。她给服务生留了门,看到十五分钟后推开房门,送来早餐的人是江原野时,她真是觉得无比神奇。

宝伶就靠在门边,虽没有化妆,白净水嫩的巴掌脸却非常精致。

她仰着头凑近他,但是江原野实在是太高了,如果他不配合,想和他说个悄悄话都不行。宝伶便干脆用平时的语调好奇地问了:“江学长,咱们悄悄地说啊,你是不是有什么服务人的癖好?”

见他有一瞬的凝滞,宝伶还赶紧解释道:“我记得选手介绍时说你在东大学的轮机工程,而不是什么服务专业对吧?可是你看看五年前的富丽大酒店,还有此时此刻……一切是如此的似曾相识,如果你真有这癖好,我一定会好好满足你!”

“那个……侍应生,这里来一下。”旁边的舱房却不适时地传来了羞涩的招呼声。

江原野仍低着头,纹丝不动,只微眯着眼,静静地看满嘴跑火车的她。

宝伶却着急了:“先别说了,你快去呀,没准她还能给你小费!”

江原野:“……”

被宝伶推出房门的江原野只觉自己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一下,但他还是很快走向那位客人,只是神色清冷了些:“您说。”

“麻烦送一份葡萄柚、松饼和热牛奶到客房来。”

“好的。”

江原野正要转身离开,那位女客人又脸红地拉住他:“你等等,我回屋给你拿小费。”

男人却疏离地拉开了距离。

“不用,您把小费留给待会儿给您送餐的侍应生就可以了。”

女客人愣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双眼一下就没光了。但她又很快抬头,想要从他的胸口处找到他的铭牌记住他,却发现他并没有佩戴铭牌:“送餐过来的就不是你了吗?”

“作为私人管家,我只服务9227的客人。”

他才没有服务别人的觉悟。

等江原野再次回到9227,就见餐盘里的燕麦粥喝到一半就不要了,蘑菇奶酪煎蛋卷更是吃了两口就没动了。

“回来啦?”

听到声响,宝伶拿着梳子从卫生间里钻出一个脑袋来:“快帮我读一下今天有什么活动,快点快点,我就要准备出门啦!”

闻言,江原野终于忍不住掀了一下眼皮,轻睨了她一眼,温柔皮囊下的孤傲是真的快掩不了了。哪知女生的面容竟然一下就皱了起来,委屈的表情简直真的不得了:“唉,也对,反正我也是个一无所有的客人,你跟着我也是受苦,你走吧,不要再管我了,我能行的。”

江原野很是无语地抽了一下嘴角,他知道她从来都是得寸进尺的人,但没想到现在她踏入娱乐圈,戏竟然这么足了。

男人连活动安排表也不看一眼,便快速开口:“下午有面具热舞派对、船长晚宴,再晚点的大提琴音乐会也还不错,祝您玩得愉快。”

“拜拜江学长,你服务得真好!”

就像是故意在等他缴械投降似的,宝伶的道谢来得很快,声音软软糯糯的,还冲他眨了一下眼,才穿上高跟鞋,兴奋地拿上桌上的房卡出了门。

即使女生早已离开,舱房里仍然留有她身上淡淡的果木香,这才是她的气息。

即使现在的宝伶身边,有个他从高中开始便不太想看到的男人。

第一期《完美大脑》录制的初始排名梁旭第八名,江原野第九名,两人的位子挨在一块儿。

很显然,当开场主持人介绍完选手们分别来自什么学校和年龄之后,落座之后的梁旭便显得很是兴奋了。梁旭初中的时候跳级了,所以现在在读大三的梁旭其实也才十九岁。男生稚嫩的面庞很是清俊,就连眸光都是干净的琥珀色:“江学长,还记得我吗?真没想到会在这样的竞技节目里遇见你啊。”

当时江原野正烦躁着阶梯式坐凳对他来说太矮了,一坐下,还得微微弓着背,就只简单地对梁旭点了一下头,算是回答了。

按理说这么冷淡的回应,梁旭应该是碰了一鼻子灰,可他还在乐此不疲地追问:“江学长不像是会参加这种综艺的人啊,为什么来的?”

闻言,江原野怔了一下,这才轻笑了一声,狭长的眼眸略微垂下,他实在提不起精神和这小毛孩说话。

他侧头静静地看向梁旭,就算是天然呆吧,这“护食”也表现得太明显了。

舞台零星的光束坠入江原野漆黑如曜石般的瞳孔,男人眼神直白:“你是什么原因,我就是什么原因。”

这下,梁旭微微张着嘴,瞳孔中有一瞬的失焦,像是被惊到了,但他又很快扬起了嘴角:“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没关系的,我和她的家人现在相处很愉快,并且我们还在同一个家族群里……”

“快乐的郑家人?”

江原野左手撑在后面,右手大拇指和中指指腹轻按着太阳穴。身后的选手已经在小声讨论第一次的淘汰赛是该选择着重观察的,还是推理的项目了。江原野好听的声线透着几分被海浪冲浸过的疲惫:“没看见我也在里面?”

记得那时埋头沉默了许久的梁旭还是眼神空洞地咧嘴笑开了:“凭什么呢?江学长,有什么资格待在里面呢?”

其实江原野一开始还真没考虑过他在里面合不合适,只觉得郑家家族群怎么可以这么吵?

直到后来毕业,他整日奔波于国内和欧洲的船厂,看到郑妈妈眉飞色舞地在群里炫耀着宝儿和小旭都即将参加《完美大脑》的海选时,他才不爽地意识到,他居然安静了这么久。

刚才给9223送完餐的亚裔服务员走进来有条不紊地收拾着餐具。

过道的灯光明亮而柔和,江原野合上了9227的门,一边迈着长腿一边利落地扯开了拘谨的领结扔给了服务员。

室内温度适宜,他仍觉得束缚得很,又单手解开了两颗扣子,目光冷冽:“照顾好郑小姐。”

“好的,江先生。”

5

宝伶先去低层的理发店舒舒服服地洗了个头,又去买了适合热舞的黑色吊带背心、短裤搭配女士黑色西装外套,领了假面便冲入甲板派对。

喧闹动感的音乐激起了所有人的热情,每个人都戴着假面扭动着,享受着这场狂欢,就连一些游轮工作人员也加入进来。如果此时不是深秋,早有人亢奋地跳入旁边的泳池玩乐了。

但是宝伶跳了一会儿就觉得没意思了,虽然戴着面具,但是同行的都知道彼此是谁所以有个伴,她呢?这时候真的好想江原野也在这儿啊。

可他还得负责修船、做服务生,勤勤恳恳地身兼数职,忙个不停。

最主要是她的手机掉了,没办法联系上他!

宝伶惆怅地去旁边端了一杯果汁喝,也正是到了边上,她才看清楚了舞池里优哉游哉的一头银白发!

宝伶双眼一亮,是隔壁的“乱世佳人”老奶奶!

宝伶放下果汁,欣喜地钻入舞池,来到老奶奶身边。老奶奶以为自己挡到了宝伶,一边跳着一边往后挪,宝伶只能再次靠近:“奶奶,是我啊,帽子被风吹进房间的邻居!”

老奶奶沉默了好久才一边“噢噢”地表示想起了,一边热络地和她跳起了恰恰。没一会儿,老奶奶又跳起了桑巴,宝伶也只好配合着换了舞蹈。

见状,老奶奶还十分惊讶地问她:“你会跳很多舞?街舞也会吗?”

“会啊。”

她可是多才多艺的女团成员好吗?

闻言,听老奶奶的声音却像是高兴得不得了:“等着啊,我找我孙子和你跳!”

宝伶:“……”

和她的孙子跳……小毛孩儿吗?宝伶一时竟无语凝噎。

但是很快,个子矮矮的老奶奶便把一个高高瘦瘦的假面拽到了宝伶的身边,宝伶努力地抬了抬头。老奶奶的孙子应该比江原野矮不了几厘米……

“虽然我这孙子傲气得很,但会很多。和这个姐姐玩,姐姐人很好的。”

宝伶忽然有些郁闷,自己也才二十一岁呢,两人谁大谁小还不知道呢……

两人戴着面具对视了一眼,宝伶能明显感受到他冷漠且很不耐烦。

可老奶奶还在身旁呢,彼此都不好直接拒绝。正好音乐变成了迷幻燃爆更适合男生跳的(风),宝伶偏了一下头,挑衅地笑了:“会吗?”

“当然。”是很清冷的声音。

“OK,那来啊。”

有男团编舞,宝伶先跟着跳了,小毛孩儿也紧跟其后,两人并列一排,跟着鼓点,动作利落又冷酷。

也许是一男一女步伐如此一致,动作又流畅吸引人,很快,四周便有人停了下来,认真观看。

从歌曲到编舞都相当的酷,特别是最后的编舞有男女互动的模式,宝伶是一段向前的引诱式动作,小毛孩儿则撑坐在地上缓慢地后退。最后小毛孩儿轻松跃起,低头靠近宝伶,抚摸上她的面具。

彼此眼神再次接触,宝伶轻微地喘着气。

舞蹈结束。

音乐也戛然而止。

安静了一瞬的舞池里响起了掌声,而后又响起了一道有什么东西正快速向两人飞来的声响,还溅了周边不知情的人一身的液体!

下一秒,不远处便传来了某个女人近乎愤怒的嘶吼声:“你凭什么和林易远跳舞?!”

与此同时,小毛孩儿眼明手快地将宝伶迅速揽入怀里,又伸出手肘硬生生地挡下了玻璃杯。只听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之后,残留着橙汁的玻璃杯摔在了地上,发出刺耳的玻璃破碎声响,玻璃碴溅开老远。

见状,一众吓得没魂儿了的游客赶紧跑开了。这完全是状况之外,周边的安保迅速开始安抚游客们的情绪。

宝伶也被吓得一愣一愣的,头上还有黏黏糊糊的感觉。如果那玻璃杯真砸在她的脑袋上了,此刻她绝对是鲜血直流,说不定还会直接暴毙啊。

她哆嗦地从小毛孩儿的怀里离开,小毛孩儿也正好取下黑白色的假面,甩着麻木的手肘低头看她,他的瞳孔清澈而紧张:“没事?”

见到他真面目,宝伶的表情反倒更惊悚了:“真是你啊?!”

见状,大男生却仍然皱着眉头,紧抿唇线,不知是担心她,还是以为她也是偷偷跟着他上来的私生饭(艺人明星的粉丝里行为极端、作风疯狂的一种)。

“……林易远前辈您好,我是SA女团的宝伶。”

的编舞就是他啊,那个Theone男团成员林易远……

6

医疗室里,宝伶再三地请医生帮忙看看林易远到底有没有事,林易远则一副“你有完没完”的神情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这叫爱你有多深,砸得就有多重好不好?噢,虽然她想砸的是我……”女生话音一滞,又转头内疚地看向旁边的老奶奶,“奶奶,真的抱歉……”

老奶奶却慈祥地握住她的手:“我七十九岁生日的时候,小远还在巴黎时装周,所以这次游轮之行,是他特意延后公告来陪我的,只是没想到现在的粉丝如此偏执……”

老奶奶说话轻而缓,诊室外由远及近的急促脚步声便显得格外清晰,宝伶下意识地探头看去,却看到了心急如焚的赵烈。

女生一下就垂下眼睑,但很快那种无名的失落感就没了。江原野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呢?

赵烈神色真诚而惶恐:“实在抱歉,是我们的疏忽,旅行结束之后,我们会免掉三位的房费,希望这次意外没有打扰到你们的心情。”

“赵烈。”宝伶忽然叫了他的名字,她神色犹豫地卷了一下自己的发梢—还有股甜腻的橙汁味,虽然觉得有些自作多情,但她还是说道,“别告诉他这件事。”

原本还在诚诚恳恳鞠躬的赵烈却愣住了,他诧异地抬头,虽然很想告诉小美女,她是差点因为别的男人而受伤的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告诉江原野,但他现在最在意的是:“你认识我?”

女生笑嘻嘻地道:“我是伶子啊,就高中时候最爱跑到你们班拽着江原野逃课的伶子啊!”

就像是太过久远的记忆在刹那之间复苏,抖落了一地的时光碎片,赵烈“噢噢噢”了好一会儿,黝黑俊朗的面庞却忽然意味不明地笑了。

原以为江原野铁石心肠,没想到还是栽在她手里了啊。

在得知兄弟和他自己一样,从头至尾都喜欢同一个女人后,赵烈的心情瞬间明朗了起来:“OK,那我先忙了。”

医生在为林易远上药,沉寂的大男生从受伤到现在好像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这时候却冷不丁地忽然开口:“女团允许谈恋爱?”

闻言,宝伶却轻笑地反问他:“男团能谈恋爱吗?就算可以,你这年龄也不达标啊。”

林易远却不管她的回避型回答,继续单刀直入:“他不是娱乐圈的吧?”

这下,宝伶更蒙了:“……他不是保安组组长吗?”

“我说,江原野。”

这一问,连上药的中国医生的手指都顿了一顿。

“噢,他啊。”宝伶微微低了一下头,有点小骄傲又有点小害羞,“他现在是我在游轮上的私人管家,还会修船呢,很有出息的。”

中国医生惊到一下把雪白的药膏挤出好长一条……

林易远脸色难看地扯了扯嘴角:“医生?”

医生则低着头,下意识万分惋惜地接过话茬:“可惜了,可惜了……”

宝伶:“……”

可惜了,富洋财团的江少爷在她心里原来是这么个形象……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