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仙侠 > 见愁

更新时间:2020-03-28 09:37:43

见愁

见愁 墨白立行 著

连载中 摇光孟见愁

《见愁》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摇光孟见愁,由墨白立行最新创作,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后期病娇萝莉徒弟VS冰清玉洁清冷美人师父她一不求扬名立万,二不求流芳百世,只求珍爱之人得其所愿。可这老天偏偏最爱开玩笑,让她臭名昭著,万人唾弃,就连所爱之人都离她而去。笑问这世间谁有她惨?可她片不信命中注定,她只信事在人为,再坎坷的路,就算要头破血流,她也要走出个康庄大道。有人陷她于不义,没关系,让他原形毕露,叫他作妖;上仙不喜欢她,没关系,抢过来就好,让他傲娇;命运想要捉弄她,没关系,刀拿来,砍了TA……

精彩章节试读:

楔子

白雪皑皑的北方大地,是北帝的领地。在太微北,由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七位星君镇守,此地得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咱们可爱的摇光仙君今生最大的梦想就是做仙界的小透明,每天吃吃喝喝,逍遥快活。但是不如人愿,一条最新的仙界八卦打破她的梦想,那就是她居然调戏了仙界第一美男子、仙界第一君子的云止上仙,还让仙界的北门失守,众仙女怒不可遏,一致请愿处死摇光。

摇光泪奔:“醉酒失职,让北门失守我认了,你们说我调戏云止上仙,给我一百个熊胆我也不敢啊。”

“胡说,我们亲眼所见,岂还有假?”

摇光大脑飞速运转,脑回路一直断断续续回放昨天的画面,好像·······似乎········大概·········有这回事。

事情回到昨天,故事发生在在一千年一次的瑶池盛会上。

摇光坐在席位上,浑身不自在。她记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做的神仙,只是模糊的想起自己原本是一缕残魂无心附着在一朵红莲上,那日元始天尊下界游历,恰巧见到这朵半死不活的红莲,心生怜悯,便度自己一口神气给它,然后就成了现在的摇光仙君。其实摇光自己也挺心虚的,别人苦苦修炼个几百年、几千年,还要经历重重磨难才能成仙,自己一朵快要嗝屁的红莲一下子就得了仙位,自然引得许多人嫉妒。

别的仙君都在谈论自己铲除了多少妖魔有多少战绩,而摇光只能讪讪的说:“昨个我踩死的偷油婆(蟑螂兄弟)算不算为民除害啊?”连她自己羞愧得都想找块豆腐撞死得了。其实,她也不怎么在乎别人看她的眼光,但女生嘛,总是要点面子的嘛。

“云止上仙来了。”不知有谁喊道。

云止云止,连云都止步的惊人容颜。他可是天地间难得一遇的美男子,无数仙子为其而痴狂。

不过这云止可不是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当年,云止可是单枪匹马除掉了上古魔兽穷奇,又只身赴黄泉镇住了鬼族叛乱,如今谁提起云止上仙,谁都得敬畏他三分。

可摇光没看他几眼就把视线收回了。不是摇光意志强大不被美色所迷,而是她的魂已经被瑶池上的小白莲给勾走了。她朝思暮想了五百年的白莲仙啊,今天也穿着浅蓝的衣裳,显得仙气飘飘。

摇光是这样想的,喝酒壮胆,嗯,现在就向白莲哥哥表达自己的心意。

她已经醉呼呼的,远远的瞄到瑶池边上站着一个衣袂飘飘的淡蓝色的身材修长身影,清澈的瑶池水将他俊美的容颜勾勒得如梦似幻。她认为那就是她的白莲哥哥。她摇摇头,让自己清醒清醒,再深呼了口气,暗自给自己打气。而后她终于挺起胸膛大步迈向前,抓住眼前男子的手,迫使眼前的男子转过身来与自己相对。由于身高问题,再加上摇光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她只盯着眼前男子精美的锁骨,洁白如天鹅般优美的脖子,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心里的小人暗示她,说呀,快说,说出来他就是你的了。摇光看到他并不明显的喉结微动,似乎要说什么,她抢在他动口前霸气十足的说;“我喜欢你,不管你喜不喜欢我,今后你就是我的人了。”说罢,她踮起脚抓住眼前男子的衣襟往前倾在那雪白的脖子上咬了一口,他的脖子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那是让人眷恋的味道。她明显感觉到眼前的人明显身体一僵。

待摇光在他身上做完记号,看到白皙的脖子上有明显的咬痕,才心满意足的松手擦擦嘴巴。她含笑,抬头去看眼前男子的表情,顿时如晴天霹雳。

摇光脑子像炸开了一样,她咬了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云止上仙。

她看都云止上仙黑得像锅底一般的脸色,不禁咽了口口水,哆哆嗦嗦的问;“云止上仙,怎么是你啊?”他的脸色很不好,他会不会一巴掌把自己拍死拿回家熬莲花汤喝呀。

他压抑住心底的怒气,依旧是冷峻着脸;“不是我,那是谁?”

不知不觉间,二人周围已经围满了旁观的人。有愤怒得呲牙咧嘴的,那是云止上仙的爱慕者;有暗自偷笑的,那是看戏的人;有面无表情的,那是白莲仙。

玉衡拨开众人,给云止行礼道歉说:“摇光是初次参加盛宴,还不懂规矩,如有冒犯,望上仙宽恕。”他说得字字恳切。

但神经大条不是一般粗的摇光一直自我催眠当中:我没咬人,刚刚在做梦,对,做梦。然后,她倒地。

“摇光。”玉衡惊恐的上前扶起她,探了一下她的气息,然后把了她的脉。他嘴角抽抽,原来是紧张过度,睡着了。

因为摇光醉酒,仙界北门无人看守,导致妖魔乱入,幸得战神领兵消灭入侵者,才有仙界安宁。

这日仙帝陛下亲自审理此案。

摇光已然犯下死罪,调戏云止上仙,导致仙界北门失守,罪行恶劣。但好在上仙宽宏大量,替她求情,才免去***,但摇光要被贬下凡尘经受万人唾弃之苦。

玉衡是重情重义之人,他跪下请求道:“我没有约束好她,我也有过失,请连同我一同贬下界。”

摇光震惊的看着他,道:“玉衡,不关你的事,又何必呢?”

他对她温柔的笑,意味深长。

正文

百年后。

忘川河畔,终岁不见晨光曦月,幽幽的水雾笼罩,四周昏暗,不长一毛,一片萧条冷落死气沉沉的景象。集结在此的,无非是那些冤死的、惨死的、死有余辜和不知道怎么死的。他们看起来无喜无悲,无情无欲,一脸漠然的排着队,等候着摆渡者把自己运到对岸去,而孟见愁便在他们之中。

''下一个。‘’摆渡者喊道。

孟见愁如行尸走肉般上了船。忘川河水昏暗浑浊,无法让人深究其中究竟有什么。小船架着一个破帆,还挂着一盏幽暗的灯,一晃一晃的徐徐向前。水里似乎有许多不安在涌动。行至河中央,摆渡者忽然冒出一句:''孟见愁,你生前作恶多端,攒不够阴德,过不了忘川了。‘’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已经被摆渡者用船桨拍到水里去了。

落到水里后,原本如行尸的她才有了些意识。连地府也会仇视恶人吗?孟见愁已经在心里骂了千万遍。纵使她水性再好,也经不起这木浆一拍,多多少少都呛了点儿水。等她调整好姿势准备游上岸时,有些东西缠住了她的脚和腿。孟见愁好想骂人,这些东西缠得更紧了。莫不是之前有不少的魂都是这样被摆渡人拍到河里给淹死了吧。孟见愁得亏水性好,外加身手也挺了得,拼命的挣扎,反抗,经历几般周折才上了岸。此时的孟见愁是真的狼狈,几缕青丝湿湿的贴在脸上,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虚脱的瘫坐在地上,身上被缠过的地方泛了红。

还不让她喘口气,地府的判官就找了过来。‘’谁是孟见愁?''判官道。岸边的鬼魂不约而同的看向她这边,随后一块用指头指着她。孟见愁嘴角抽抽,不用这么团结吧。

判官一个瞬间转移就到了孟见愁跟前,开始打量着她,边施法翻动手中的生死簿,边问她:‘’你就是孟见愁?''她也没有什么好否认的,好吧,她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干脆的应了。死就死吧,额,不对,她已经死过了,怕什么。

孟见愁本以为自己会被判到十八层地狱,或来一个永世不得超生什么的。没想到他却说:‘’孟见愁,你可以回阳间了。‘’孟见愁以为自己听错了,问了句:‘’判官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判官懒得抬眼看她,手里的生死簿竖起一页,上面记着孟见愁的名字,他拿笔一下划去了她的名字,问:‘’上头有人保你,但是有个条件,就是你要做满九九八十一件好事。怎么,不想回去?‘’孟见愁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不想,做好事什么的,先回阳间再说,“不是,不是,我不是怕您老人家搞错了嘛。”判官也不理她,长袖一挥就把她给扫回了阳间。

孟见愁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现在,梦终于醒了。迷迷糊糊、浑浑噩噩间,她在黑暗的夹缝里穿行,夹缝很挤,让人喘不过气来,但前面有一道强烈的光束,吸引着、驱使着她向前,直到她终于忍受着身体如同撕裂般的痛楚,完全由黑暗走向光明。

如果让孟见愁知道自己复苏后,要遭受这般待遇,估计会想揍人,但暴力不能解决问题,所以,咱们要理智。

但现实永远都是残酷滴。

谢天谢地,老天没让她肉身***。她好不容易从冰棺里爬出来,却发现自己被一群正在打坐的人给围住。什么情况,虽然那些人没有做任何的动作,但孟见愁能看出这群人正在看守着自己,总不能是免费参观女尸吧,敏锐的,她感受到不善的气息。

这是一个巨大的祭坛,从四角的摆设和符咒来来看,还可以辨出这里布了阵法。难道是招魂阵?

孟见愁忽的地头痛欲裂,脑海中不停的回想起她死之前的零星画面。黑夜,大雨,遍地的尸首,血和雨水交融一起往低的地方流,泛着寒光的剑·······杀自己的人是谁,杀自己的人是谁,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她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仿佛有刀剑在搅乱自己的大脑。她用手抱住自己的头,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为什么会这样,莫非是那时落入忘川时喝了的那几口水,让她忘记了一些事情。

正当孟见愁还在回忆生前的死因时,一名男子走了过来,吩咐周围的人退下。

‘’孟见愁,你死去了十二年,终于活了过来。‘’

这时,见愁终于注意到了他的存在。见愁疑惑了一下,问:''你是谁?‘’孟见愁敢肯定,自己活了四十几年,绝对没有见过眼前这个男子。等等,刚刚他说自己死了十二年。

‘’我死了已经有十二年了?‘’见愁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错,孟见愁,你依凭我门秘药定尸丹以及冰棺才保你多年尸身不腐。我不惜花了巨大代价给你招魂,算起来,我还是你的恩人。”

见愁在他说话的间隙细细的打量眼前的男子,年纪约莫二十,皮肤白皙如玉,身材修长挺拔如修竹,相貌俊美非凡,气度极佳。但她更注意的是蒙住那男子眼睛的蓝色丝带,上面写了咒文,虽然只是小小的咒文,仅凭她纵横江湖几十年的经验断定,此人便是千影阁黎氏家主。

千影阁是江湖中最为神秘的派别,既非正道,也非邪道,行踪飘忽不定,最特别的是,他们不用武器杀人,而是用影子杀。最为神秘的是阁主,听说阁主目不能视,终岁只能用咒文蒙住眼睛,而且历任门主活不过三十岁,其独门绝技千影杀更是一绝。他们竟能预知十多年后我能死而复生,千影阁实在太不简单了。

见愁笑了笑说:‘’千影阁阁主真是气宇非凡啊,竟然保留我这个臭名昭著的女修罗的尸体,不知阁主意欲何为啊?‘’她最后几个字加重了语气,没有人平白无故的对你好,见愁一直都明白。她的眼神渐渐犀利。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