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官场 > 升迁

更新时间:2020-03-16 14:07:09

升迁

升迁 良木水中游 著

连载中 唐一天袁大芳

热门好书《升迁》由知名作者良木水中游最新创作的官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一天袁大芳,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副市长唐一天被人推下楼回到了20年前,再次踏入官场,在展现强大政治智慧的同时,也实现着自己一心为民的理想,直入青云,美女环绕,成为官场奇才!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定格在2017年1月1日!

正义惊爆一则新闻——"江南省普安市副市长唐一天从国豪酒店三十九层跳楼***,***现场更惊现半躶女人一同殒命!据死者家属马雅透露,死者生前患有抑郁症,近期巡查组来江南省彻查‘红楼案’致其工作压力过大"

这则消息一出,当即在普安市政坛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众多机关干部针对此事的议论一时间沸沸扬扬铺天盖地:"唐副市长得了抑郁症?他那么乐天达观的个性怎么可能得抑郁症?奶奶的,这个玩笑开的也太大了吧!"

"这真是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那半躶女人到底什么鬼?唐副市长现在人都没了还有人要处心积虑污蔑他?"

"还他娘什么巡查组来江南,又把‘红楼案’搬出来混淆视听?谁不知道唐副市长一向坚决积极态度支持省市纪检部门彻查‘红楼案’?"

一时间"嗡嗡嗡"议论声不绝于耳像是群蜂回巢更像有千万张男男女女的嘴唇正在不停一开一合,仿佛无处不在的声音瞬间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声波涌入耳中令人震耳欲馈,无数张嘴唇中有一张涂抹猩红唇下有一颗痣的女人嘴唇开合间格外引人注目"马雅!"

"马雅!"

一眼到这张无比熟悉印象深刻的雁形红唇,唐一天突然声嘶力竭:"马雅,你个王八蛋给老子住嘴!你可把老子害惨了"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打的唐一天半边脸一阵火辣辣生疼,他本能从床鲤鱼打挺坐起来,冲着坐在床边的半躶女人质问:"你他么干嘛打我?"

只这一句话他就愣住了!

眼前的女人居然是自己的初恋女友袁大芳?"怎么回事?袁大芳今年少四十多怎么突然变年轻了?臭表子肯定去韩国整容了!听有女人从韩国整容回来连亲爹妈都不认识。"

唐一天心里正嘀咕,突然感觉耳朵一阵生疼,***袁大芳居然顺手揪住他一只耳朵正满脸怒气咻咻冲他质问:"你快!马雅是谁?"

"马雅?"

唐一天脑子里迅速浮现出一个气质高雅风情万种的女人,只是他不明白,"袁大芳怎么会突然问起马雅?还敢用这副咄咄逼人的口气?她以为她是谁?"

唐一天记的很清楚,二十年前年轻漂亮的袁大芳主动跟自己谈恋爱时间不长就硬逼自己跟她拿结婚证,当时的自己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不谙世事,突然天降美人投怀送抱还以为老天垂怜让自己交了桃花运?

万万没想到!

臭不要脸的袁大芳跟自己谈恋爱的时候肚子里居然早就有了某领导的种?她之所以找自己完全是为了找一块遮羞布而已。

"滚!"

一想到***袁大芳以前对自己干的那些缺德事,唐一天对袁大芳没什么好脸色,他用力挣脱她的手掌猛喝一声。

袁大芳吓一跳!

她抬起一双非常好的大眼睛滴溜溜盯着唐一天了半天,又伸出一只手作势要摸他的脑门,口中自言自语道:"你怎么对我这么凶?刚才还搂着人家不停喊甜心宝贝,怎么裤子一拎就不认人了?"

"甜心宝贝?"

"裤子一拎就不认人?"

"这他娘都哪跟哪呀?"

唐一天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劲,他这些年每回见到袁大芳这***"前妻"就想到种种不堪往事,比见到苍蝇还恶心,怎么可能喊她"甜心宝贝",自己耳朵出了问题?听她话里意思自己刚才还跟她啪啪了?那更不可能了!

以自己如今的地位也算是身居高位,多少年轻貌美的莺莺燕燕主动热情相迎都被自己拒之门外,怎么可能跟她这种中年妇女纠缠?不,现在的她不是中年妇女,应该算是年轻貌美。

"吗隔壁的,这他娘到底怎么回事?"

唐一天忍不住心头一阵疑惑,眉头微皱掠过堵在面前"年轻化"的袁大芳那张脸环顾四周,这一不禁惊呆了!

在他眼前是一间不足二十平方的民房,房间里除了窗玻璃是好的其他物件都残破不堪,抬眼正对是一扇不停从门缝里往里透风的木门,左边有个已经不清漆面颜色的老式衣橱,窗户底下一张缺了一条腿的书桌用两块黄色砖块垫着"这不是我刚毕业那年租住的出租屋吗?"他心里忍不住暗想。

立刻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反驳,"不对不对!这房子早就拆迁了!你忘了?当时你刚刚提拔为一把手县长还参加了这块地拆迁启动仪式并在仪式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

唐一天充满疑惑的目光不自觉投向书桌的日历,当他一眼到日历鲜红的粗体大字标注了今天的日期,"1997年1月1日",脑袋里顿时"轰"的一声一片空白。

"不可能不可能!今天怎么会是二十年前呢?这他娘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老子居然"

当"重生"这个词猝不及防出现在唐一天的脑子里,他原本一片空白的脑袋一下子沸腾起来,最先涌入脑海的画面是国豪大酒店三十九楼那个充满奢华的大包间。

寒冬腊月的夜晚,大包间里动辄几万块一瓶的高档洋酒像是开杂货店随便堆放在桌,包间里空调温度特别高让人热的只能穿得住一件薄毛衣,一帮在官场跟自己称兄道弟多年的"好兄弟"正笑容满面跟自己推杯换盏。

他记得自己当时好像是喝醉了,眼前明亮的灯光像走马灯开始晃动,于是他冲着这帮兄弟连连摆手,"醉了醉了不能再喝了!"

七八个"好兄弟"半开玩笑半认真追着他非要逼他"感情深一口闷",不知怎的竟把他逼到了酒店包间外的阳台。

酒店阳台的冷风刺激他脑袋稍稍清醒,他恍惚见几个"好兄弟"正"齐心协力"把他一条腿往阳台外搬。

他慌了!当时赶紧冲着"好兄弟"们求饶:"求求你们别玩了!放过我吧!这么高的楼万一掉下去我可就没命了!"

他听见有人在一旁透着阴冷的声音:"你们还等什么?难道等纪委的人找门来请你们喝茶再动手吗?"

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猛的被这群人像是推翻一张桌子瞬间翻出阳台急速往下直线坠落,刺骨的寒风不停从他单薄的衣领呼啸涌入,从三十九楼掉落地面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太短,他几乎没时间多想脑袋已经结结实实砸在酒店一楼坚硬的大理石地面三十九层楼啊!

一百多米的高度!

谁他娘从面摔下来能活命?

可悲的是,—直到临死前那一刹那他还以为这帮兄弟跟自己开玩笑?想他唐一天这辈子最重情重义到头来居然会被自己的"好兄弟"合谋害死?这世最凄惨的一件事莫过于你把别人当兄弟,别人却把你当傻子!

泪水,猝不及防从唐一天眼眸中流出来,像是一个满腹委屈的孩子憋了一肚子的话却无处诉,他习惯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被泪水瞬间浸湿的嘴唇。

"老子又活了?"

"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哪!"

"你们这帮畜生!你们这帮没人性的人渣!你们没想到老子会重生吧?没想到老子会回来吧?既然老天怜悯给老子重活一次的机会,老子定要你们这帮无耻至极的家伙血债血偿!"

唐一天显然太激动了!

他甚至忘了眼前"年轻化"的袁大芳正瞪着一双大眼睛盯着自己,着眼前的男人脸神情瞬息万变最后定格在"悲伤"的表情,袁大芳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才冲唐一天轻声问:"你怎么了?"

…首ty发

"做噩梦了?"

面对袁大芳的关心,唐一天眼神透着明显的嫌弃,这让袁大芳心里不由一凉,她不自觉抬高音量冲唐一天问:"唐一天!你不会打算赖账吧?"

"赖账?赖什么账?"唐一天一脸莫名其妙冲她反问。

袁大芳听了这话一颗心顿时沉入谷底,她盯唐一天这个帅哥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年普水县级机关报道班的大学生中数唐一天长的最帅,人人都他长的像春节晚会唱《冬天里的一把火的歌星翔。

她尽心机好不容易把"翔"弄床,让她惊喜的是伙子居然还是个没开过鸣的公鸡?她昨晚了好大劲才把他引导入港,没想到现在"翔"竟翻脸不认账?"那可不行!老娘可不能白花这么多功夫!"袁大芳心里打定主意。

"唐一天,既然我已经成了你的人,我就一生一世是你的人,咱们今天去把结婚证领了吧,也就能永远在一起了。"袁大芳一本正经对唐一天。

"领结婚证?我跟你?"唐一天两眼向袁大芳,一脸的不可思议。

电光火石的瞬间,他脑子里一下子反应过来,可不是吗?二十年前的今天的确是自己和袁大芳高高兴兴去民政局领结婚证的日子,确切的,这一天是自己头正式戴绿帽子,噩梦般的婚姻生活开始的日子!

唐一天想起往事脸一寒,冲袁大芳轻蔑一眼并未搭理,"臭女人还当老子还是二十年前什么都不懂的愣头青呢?跟她领结婚证?她也配?"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五看书

回复升迁或者回复书号3552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