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武侠 > 春秋恩仇录

更新时间:2020-03-18 12:13:03

春秋恩仇录

春秋恩仇录 黄药 著

连载中 王柴油冯简子

春秋恩仇录男女主角为王柴油冯简子,是作者黄药所著的武侠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金庸先生去世后,我的武侠给养就断了,为了致敬金庸先生,也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小梦想,我就尝试着写了这本书,书的背景是春秋末战国初,主角一个时而聪明时而犯傻,心中有爱也有恨的年轻人王柴油,故事是王柴油在这个动荡的年代的爱恨情仇。书中任何一个角色都有血有肉,包括配角,当然,配角就不排除有恶人,但我会尽力描写清楚一个恶人内心的挣扎丨最后,初次写书,请您多多关注,多多包涵,多多指教。

精彩章节试读:

在此乱世,本不应该存在这种集市,可它就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集市的首尾即是是一条大路的首尾,这条路其名为“祥和大路”,道路两边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但是道路的中间一个人都没有。上午忽然出现这个诡异的状态,令王柴油非常诧异,直到听到满城的风言风语后,他才明白过来。

祥和大路临界四个国家,这里盐碱的土地没有一个诸侯国的君主喜欢,但是却因此地,相邻四国,乃是去往他国往来交易者必经之路,日久天长,车来人往,这里的土地质地便被踩踏的愈发坚硬,特别是祥和大路这条路——寸草不生。俗话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来往商贩你添一片瓦我舔一块石,这条路便更是逐渐为石瓦所覆盖,因之来往商贩愈多,食肆与酒馆林立。

王柴油,也在这里谋生,是信来客商行的一名小伙计,他对这里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厌恶,他只知道,如果想活着,就得吃饭,而在这里他就能吃的上饭。他来的时候,这条大路已经不见石瓦的踪迹,被人铺上了平整的青石板。柴油听信来客的老人说,当年祥和大路不叫祥和大路,因为此路无名,又被碎石碎瓦所覆盖,故常被人称为石瓦路。

后来宋国与郑国发生冲突,愈演愈烈。宋国联合卫国背靠鲁国领大军来犯郑国,屯兵于这条石瓦路前。霎时间郑国大有亡国之态。然郑王手足无措之际,郑国宰相——公孙侨为郑王出谋划策,请来一位大英雄纵横在楚国与鲁国之间,以至于鲁国国君临时撤军,楚国又派使臣出使卫国。卫国大军随即后撤五里呈观望之态。宋国见此,无奈只得撤兵。一场大战消失于无形。而传说这位英雄额前四颗肉痣,成鬼宿之象。

屯军之时,来往商客多被当做奸细,囚禁于牢。大军退去之后便都被放了出来。顿时百姓欢欣商贩喜悦,后由一位在当时颇具影响力的巨商提议,为纪念这场大战的消散,众位劫后余生,众商出资为这条路铺上青石板并将此路赋名为——祥和大路。而那位赋名的巨商即是信来客的第一任掌柜。

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后来,参与出资铺路与为此路赋名的商人们相互扶持,逐渐都发展为一方巨贾,后来他们互通往来,彼此约定,每年九月十五秋高气爽之际便举行“商会”共商各地商业趋势与战争实时,坊间甚至传言这个商会是一群达官贵人的权色钱交易大会。每年这场盛世大会皆举办的热闹非常。全天下的商人,剑客,杀手细作皆聚集于此,各国高官亦有参加,百姓更是为了目睹心中的神思已久的大侠不期而至。每至九月,这个边塞以商业文明的小城便展现出她最有魅力的一面,令无数国家的京都汗颜。

商会的名字为——赋名大会

一叶知秋,从风中渗透出一丝凉意的那一刻,就预示着赋名大会要来了。驿站的灯火通宵不熄,酒店的伙计整晚忙碌,客栈的房间价格高涨。黄钱城开始吸引着各地的来客。每多来一个旅人,黄钱城都给人以再也塞不下的感觉。可是人流络绎不绝,黄钱城硬生生的给消化掉了。

与往年不同,黄钱城里人满为患,本该比肩接踵的祥和大路上却空无一人,来往的人群只敢在道路的两旁来来往往,却无人敢在祥和大路的青石板上涉足一步。

在这里置办房产与买卖的巨富大贾不计其数,各国势力盘根交错,各个门派高手如云。但是没人能做到这,让所有人在这个特殊的时刻不去踏足祥和大路。

可是,冯家能!

祥和大路往南走到头便是冯家,这里亦是黄钱城的中央,妇孺皆知的富宅区。初见冯家,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门前延伸出来的青石板,此处的青石板竟和祥和大路的青石板颜色一致,恍惚间人们会觉得此间豪宅仿佛就是祥和大路的一部分。因此,冯家人在信来客买了东西,王柴油每次送货到冯家,见到冯家的杂役便常说“买卖家儿,谁敢不敬重您冯家,干脆这祥和路就是冯家开的。”

每次柴油送货时,站在冯家门口,直面宅邸,静静观望:这座宏伟建筑宅邸的宽阔暂且不论,仅是这朱漆大门便散发着古老树木厚重的暗香,即便是双目失明的老朽,也能感受到这宅邸的威严。大门两侧乌黑的华表上面写着金灿灿的对联:“修身如执玉,积德胜遗金”。字迹刚正圆润,气凌百代。

望柱下的一对石狮子更是栩栩如生,浑身通透,宛如珠玉。两只狮子盛气凌人,口中各含着一个大葫芦。好一个大葫芦,在葫芦的装饰下,本该是骇人的狮子硬生生撒发出讨人喜爱的气息。而这圆润的葫芦,又有祈福之意。两只葫芦口相对。

好不容易目光离开葫芦。往上一看,便是两个庄严的大字——

“冯宅”

好一座“冯宅”,从布局到细节无不彰显着大师的手笔。

可是,每日皆是富丽祥和的住宅,今日却散发着阴郁的冰冷。写着“冯宅”的牌匾被白绫装裱。大门口与宅院的四角,皆挂着白灯笼。门前站立的八名劲装大汉皆着白帽白袍。

原来,就在昨日,冯家的老太爷被丫鬟发现,暴毙于寝室之中!

冯家的生意一项由冯家大公子打理,冯老太爷只是颐养天年,不料冯老太爷遭此横祸,现在冯家戒备一片森严。

冯家在郑国世代为官,在朝在野皆有极厚的根基。冯家三子名曰“冯简子”,时下与公孙侨交好,世人皆知。宋国在祥和大路退兵之后,冯家长子觉出此地非同寻常,认定在此乱世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最动荡的也是最久远的。因此看中此地为福居之所,便携老幼前来定居。初来便受到黄钱城百姓与商人极大地净重。而冯家大公子为人又极“四海”,最喜欢交朋友。初至黄钱城便大摆七天流水席。每逢初一十五便在城门口施粥,因战争而流亡与各个国家的难民受到冯家恩惠者不在少数。

但冯家却遭此大哀之事,如今消息不胫而走,满城都在观望着冯家的动态。若是手足无措,不免被人笑话。

祥和大路北头即是黄钱城北门,南头东侧即是冯家,亦是城中央处。路的南半侧皆是大商户,路的北半侧皆是小摊铺。当天,冯家便派人下去联合商家与官府,对百姓恩威并施约束百姓,令祥和大路畅通无阻,以此保障在外的冯家人归来时大路畅通无阻,同时又派出家丁前去请江湖中各个门派的好友前来吊唁与议事,目的就是找出凶手,报仇雪恨。

黄钱城北门的守卫,已经换成了冯家的力工。每来黄钱城一位旅人,力工便赠金于其,且张嘴大喊:“冯家赠金,请你赏脸,莫走路中。”

城门的官府昭示赫然写着:祥和大路禁走路中,违者斩足!

进城门后,各个商户与摊位前的昭示又都写着:冯家素施恩义于天下,今朝歹人伤天害理,望诸位莫走路中,助冯家早日捉拿凶手归案!

法令束缚百姓,恩义劝诫侠客。如此一来,冯家斥重金竟真的令祥和大路无人涉足。唯见冯家人驱着车马偶尔疾驰在路上。

到这晌午,王柴油自然也知道为什么祥和大路没人走了。他当然也不敢走,但是他可绝没有哀悼冯老太爷去世意思,他不去路上走,纯粹是因为心疼自己这双脚。

“可得管好自己的腿,没了双脚,身体立马短上一截,那我不成了,城西的刘矮子?”王柴油站在路边心想道。

忽闻这时,信来客里后堂失修的门恍惚间传来“咣当”一声,被王柴油听得个正着。柴油自幼如此,双目呆滞的紧,可只耳朵倒挺灵光。原来是,信来客现任的掌柜段勇,匆匆从后台走出信来客商铺,大约是心里急,脚下忙,不注意间碰坏了门。

与此同时,息客庄、万福客栈、福美来商铺、万家楼等一众商铺的掌柜皆纷纷行至路上,彼此递了一个眼神,便向城北门疾驰而去。

段勇段老板手里提着一个宝盒,四面缠着金布,宝盒的样子显得很贵重,段勇疾驰间看见了王柴油,王柴油也一直注视着掌柜。

段勇道:“王柴油,你跟我走!”

“是!”王柴油答道。段掌柜话语间虽随意,却带着命令。王柴油只得在身后紧跟着掌柜,顺手间接过了老板手中的宝盒。

小小的宝盒甚是压手!王柴油不免更谨慎了些。转眼间,黄钱城各大掌柜,以及如柴油般跑腿的伙计便来到了城北门。因为大家都相识,互相打了招呼后,一众人便在此驻足,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最先听到远处传来马车疾驰声的便是柴油,柴油往车儿嘶鸣的方向瞧去,不一会儿便见得两匹宝马奔跑着拉着一辆马车,车夫穿着盔甲。马车后一阵阵的烟尘飞扬。

马车行近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突兀的蓝车顶。蓝色,那可是老百姓不常见的颜色,蓝色车顶四下,挂着四个吊坠,每个坠子上挂着六个青铜圆锤头。车身虽不华丽,但车马轴却大的夸张。

看见这硕大的车马轴以及那二十四颗青铜圆锤头,王柴油心里便有了答案——

想必是,冯家的三公子:上卿“冯简子”回来了!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