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奇幻 > 雪山飞壶

更新时间:2019-12-06 16:18:30

雪山飞壶

雪山飞壶 萌教教主 著

连载中 付清雪叶欢 贵族小说 逆袭小说 冤家小说 伦理禁忌小说

人气小说《雪山飞壶》是来自萌教教主最新写的一本奇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付清雪叶欢,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一入言情深似海,从此三观是浮云。?看篇极品虐文,睡醒之后竟发现自己成了虐文女主角!哼,我的地盘我做主,且看苦逼女主如何力压渣男半边天!只是左有帅狼,右有萌狐……?请问这是单选题,还是多选题??萌狐却奶声奶气说:“女人,你只能是我的!”一句话推荐:一夜睡醒之后,竟成了天下第一美人……这酸爽,令人难以置信!

精彩章节试读:

现如今的日子,当真是四海和平,繁荣昌盛。天,是碧蓝的天,人,是勤劳的人。

且说在三国鼎立外的世界,有一支小部落。男耕女织,夫唱妇随,可算得自得其乐。只是,叶欢身为落后的小部落里的小小一枚平民,每每有什么大国的消息传入寨子内时,心中总不免有些向往。

譬如,就连叶欢这等庸庸小人都熟悉的,天宇国第一美人儿——付清雪。

付清雪的大名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着那女子在及笄之年就已获得了无数人的赞誉,类似于“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之类的诗词皆被引用到了她身上,久而久之这芳名便一传十十传百得传开了去。更有胆大作者,径直将付清雪为原型,为她撰写了一本闺中读物,据闻讲述的是一个可歌可泣的爱情悲剧……想来美人的待遇总是比较好的。

遂,每每打拳完毕,叶欢总思量着若是有朝一日能见到这付清雪一眼,若是再让她传授传授御男之术,那当真是极好……每每此时,叶欢总不自觉得便提臀、挺胸、收腹,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来,一边在心中幻想第一美人什么的果然与众不同。

奈何幻想很丰满,现实忒骨感,且看叶欢,相貌平平,身材平平,性格平平,年龄二十余,却无人提亲,日日混武馆,打拳耍太极。叶欢乃孤儿,自小便是师傅收养长大。

作为一名武馆打手,叶欢自问自己也可算是名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因为每月月底师傅总会对弟子们进行考核,而叶欢若是第二,定无人敢称第一。

遂,大抵是叶欢着实太过彪悍,武馆上上下下百余人,虽说仅她一名女子,却无人将她当做女儿身。

且说这日,夜色沉沉,叶欢忙了一天当真已是累及,正待伸个懒腰打算回房休息去,却听耳边响起一道沙哑又低沉的声音:“阿欢,你且过来!”

放眼看去,原是二师兄。那黑黝黝的脸上尚闪着莫名其妙的兴奋,不等叶欢说话便拉过她的手,笑得有些诡异:“阿欢,我有好玩意要送你。”

“额……”奇怪,今日的二师兄怎么瞧上去有些不对劲呢,压下心中疑惑,叶欢挠挠脑袋,“隔壁二花的肚兜?”

“不是。”二师兄唇角微微一翘,随即变戏法似得从身后掏出一本泛黄的书来,“给,听说现在的京城姑娘都喜欢看这个。”

叶欢顺手接过,却见封面上赫然龙飞凤舞四个大字:《凤钗野史》。

这名字……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二师兄伸手拍了拍叶欢的肩,眯了眯眼,道:“阿欢啊,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子,可你看你,浑身哪里像是女儿身,你多学学别家姑娘平日是如何如何的,否则这般粗俗,谁还愿娶你。”

“啊!好的!二师兄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定不负望!”叶欢握紧《凤钗野史》,连连点头,心中不禁为二师兄如此关心她而感动不已。——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对她说“再怎么说你也是个女娃”这般温馨体贴的话了。

说罢,叶欢头也不回得往房间而去,却未看到身后二师兄的眼神,愈加阴沉……叶欢回了房,一番梳洗后,便翻阅起《凤钗野史》来。

可刚打开第一页,‘付清雪’三个大字便映入了眼帘之中。——没、没曾想这本《凤钗野史》便是那以付清雪为原型的风月小说!这不可谓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叶欢心中一喜,即刻便细细得读了起来。

且说开篇,这倾世美貌的宰相之女付清雪,要出嫁给当朝六王爷。可是,人还没嫁过去,在半路就被一个神秘高大的男一给抢了去,付清雪亦是对他一见倾心,花前月下,便同他私定了终身,全然忘了自己将要嫁给的当朝六王爷。干柴烈火下,她和他春风一度,水到渠成。事后,男一扔下了一句“你永远是我的”后,决然甩袖而去,只留给付清雪一个略销魂的背影。

而洽在这时,沿路经过一名更加帅气邪魅一笑魅惑霸道的男子二。男子二瞧见付清雪这般楚楚动人,当即惊为天人,大手一挥就把她带了回去。可惜,在自己和付清雪行男女之事时,却发现了她已经不是处子之身,当即震怒,二话不说就开始对她各种折磨。

男子二在各种手段通通耍一遍之后,终于玩腻了,丢弃了她。因缘巧合下,付清雪很快又遇到了邻国太子三。那太子浅笑着表示对她一见倾人城再见倾人国,竟然要她做自己的妃子!可倾城倾国的付清雪不懂太子的深情,她只迷恋那位同她春风一度的神秘男一,遂,她只好冷着脸对邻国太子装作视而不见!俗话说得好,忍无可忍无须再忍,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杀人放火夜,邻国太子终于忍到了极限,将付清雪推倒,虐之,攻之,霸王硬上弓之……就这样,因着付清雪深爱的神秘男子一直都未出现,晚上的时候还要接受太子的各种霸道,甚至还要防备太子身旁姬妾的各种毒药,遂她的日子委实过得太憋屈,久而久之,竟抑郁成了疾,身体越来越孱弱,各个名医都纷纷摇头表示她的病已是无解。直到,那位神秘的男一再次冷艳高贵得出现在她面前——此时,逆转出现了!

原来这位神秘的男一,竟然就是她要嫁给的当朝六王爷!

那一瞬间,付清雪只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原来自己一见钟情的男子,就是她原先的夫君!——当真是所谓姻缘命中注定!

看到这,叶欢原以为此故事走向就此柳暗花明峰回路转,哪知,最后她同六王爷一起回国时才发现,她的丞相府竟已被扳倒,而同她月下定情的六王爷,早已娶了苗疆公主为妻,到头来,她竟是什么都不是,从天堂到地狱,竟是转瞬之间!

那苗疆公主善妒,用蛊在付清雪体内种下了毒药,那边厢六王爷与公主男才女貌调情好不暧昧,这边厢她独自一人慢慢消逝在了闺床之上,这般凄凉。

——明明是野史,却以悲剧结尾,这不符合社会人情!

叶欢抹了一把眼角的心酸泪,心中唏嘘万千,为付清雪的痴傻感到惋惜。爱情算什么,男人又算什么,只要她敢,早在一开始六王爷蒙着脸来强要了她的时候,她就应该奋力反抗逃脱生天才对!

由此可知,作为一名女子,特别是一名长得倾国倾城我见犹怜的女子,学点小武功护身当真是非常必要的。

叶欢一边唏嘘一边感慨,大抵是熬夜看书容易头晕,叶欢只觉眼前景象越来越模糊,终于双眼一翻,沉沉浸入梦乡。

屋外,窗户旁,却站有一男。面容相貌皆是路人,可唯独那一双眼睛,灼灼如雪,明亮得不可思议,此时正匐于窗前一眼不眨望着屋内景象,见叶欢已沉睡,那面无表情的脸上方微微翘起了一端唇角。可不过一瞬又恢复了原状。

随即,破窗,翻身。他站在床头,突而轻笑,那嗓音竟是清冽如泉,低道:“阿欢,既你这般羡艳付清雪,师兄便允了你的念头可好……”

语毕,此男子抱住叶欢,施展轻功而去。

屋外,月凉如水,乌鹊南飞。

叶欢只觉得这一觉,睡得特别沉。沉到好似做了一个非常冗长的梦,可任凭她如何回想那梦境究竟是何,却总无处可寻。这种无力的感觉有些糟糕,只好放弃思考。皱了皱眉,总算从那梦中脱离了出来,叶欢下意识得松了口气,正待继续睡会,又听得耳边想起了一阵窸窣声。

“小姐,小姐,快些醒醒!”正想起身呢,耳边便响起了一道非常急切的声音。

别吵,什么小姐……叶欢迷迷糊糊得翻了个身,片刻后,方睁眼,却发现入眼的是一片古香胭脂色,身上盖的是芙蓉软香被。

这……这……她、她的小木屋哪去了?!她急忙伸手揉揉眼睛,继续闭上眼。一分钟后,重新睁开,可眼前的流苏红鸾帐***依旧,并未消失。

她浑身一滞,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小姐,您可算是醒了!”她正沉思着,耳边却响起了一道非常急切的声音,她侧头一看,但见眼前这位小丫头长相清秀,身着素雅的小长裙和款式简单的短上衣,从平日里野史和戏文里描述的来寻思,来人身份许是丫鬟。

见叶欢没有反应,小丫鬟又从左边拿过一件火红的嫁衣,急道:“小姐,快些起床梳洗打扮吧,六王爷的轿子很快便上门来了,桃儿现在先帮小姐把凤冠霞帔整理妥当,小姐,您就先别睡了吧!”

“啊?”叶欢愣了,缓缓从床上坐起身,“……六王爷?什么六王爷?”

“小姐,你怎的还有心思跟桃儿说笑,来,桃儿服侍您起床!”这桃儿一边说着一边就走上前来服侍叶欢穿衣。

凤冠霞帔……六王爷……

这、这场景怎得这般耳熟?!

“慢着!”叶欢皱眉一声低喝,在脑中缓缓搜寻着相关知识,突然之间,一道雷在她耳边炸响,她一拍脑袋,瞬间跳脚,浑身的毛都被炸开:“六王爷六王爷六王爷……!难道是《凤钗野史》……”

她急了,一把抓住桃儿的衣襟:“此处可是天宇国?!”

桃儿被叶欢吓得脸色发白:“是是是是啊,小姐,你,你怎么了……”

叶欢浑身一震,竟然真的是那野史境遇!她竟然变成了那付清雪,那个被男一男二男三和恶毒女配活生生逼死的付清雪!

这!这!虽说第一美人付清雪长得好看,可,可她是叶欢啊,怎的一觉睡醒就变成付清雪了去?老天开的是什么玩笑,好端端的怎么就能从叶欢变成付清雪呢!

可桃儿显然不给她消化的机会,慌慌张张得将呆滞的叶欢从床上托起就开始为她穿衣梳洗,等叶欢反应过来后,她已端坐在了梳妆台前,凤冠霞帔,火红嫁衣。

却见正前方铜镜中倒映出的女子,杏眼弯眉,明眸皓齿,妖娆中偏生还带着清纯,瞧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又有哪个男子不会心疼。繁复的头饰衬得她的脸越加惑人,一身红衣衬得这皮囊愈加白皙,吹弹可破。

可惜叶欢却全然没有欣赏的心情,反而越看铜镜中的自己,越是心生寒意。为何,为何她的长相,竟然变成付清雪的了……难道,难道是她的魂魄平白无故移到了付清雪的身上?可她一没做坏事,二没有伤过人,三活得好好的,老天爷为何要和她开这种玩笑呢!

付清雪的长相虽美,如她这样的女子哪里消受得起美人恩呢?

越想叶欢的身体越寒,浑身不禁瑟瑟发抖了起来。一紧张下意识得就捋头发,而铜镜中的美人儿亦跟着她的动作而动作,一丝偏差都无。

只是……慢着!

叶欢猛地趴到铜镜边上,凑到跟前去细细得打量着自己的耳垂,但见那耳垂之上,赫然也有一颗小小的朱砂痣!

这颗朱砂痣是她自己的,是她叶欢所有的,叶欢心中愈加疑惑,赶忙伸手拉开衣袖去看自己的胳膊。一瞧,胳膊上果然也有一道浅浅的小疤,这道疤是她十八岁那年被小师弟不小心割破皮肤留下的!

这……这……

叶欢越来越害怕,显而易见,这副身体是她自己的,可这张脸,却不是她的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究竟是什么人干的!那人究竟是使的什么法子,竟然,竟然把她的面皮给换成了付清雪的……叶欢脸色苍白,颓坐在了椅子上。

“吉时到——”

而此时的门口,传来了一道尖锐的呼喊声。

桃儿自顾着忙碌着成亲琐事,听见这道寒声了,这才慌张拿过桌子上红盖头,笑意吟吟得盖在了叶欢的头上,也不管叶欢的挣扎,直接紧紧抓着叶欢的手,扶着她向着门外而去。

叶欢低着头,心跳如鼓擂,耳边响起的鞭炮声以及道贺声她早已没有心思去顾及!不要急不要慌……不要急不要慌……她心里反复告诫自己,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

如果,如果当真一切按照《凤钗野史》发展,接下去的发展,应是花轿运到一半,自己被那蒙着面装神秘的王爷给掠走,然后她和王爷一见钟情,花前月下定终身。

——只要把握好那个时机,她必然可以逃脱付清雪的命运!

现在不能冲动,绝对不能现在就离开,否则丞相府声誉扫地不说,打草惊蛇了才更雪上加霜!所以趁着六王爷来劫自己的时候伺机逃跑才是正解!

叶欢心中做好安排后,面上瞧上一派淑女的她,双手却在宽大的衣袖下面暗自练着臂力,捏紧拳头为待会的奋力一击做打算!

桃儿扶着她钻进花轿后,一声尖锐的“起轿”声音响起,很快,花轿一颠一颤得托着她,载向了未知的未来。

而花轿内,叶欢早已扯下了头上的红盖头,将厚重得不可思议的头饰全都搬移了下来,又将自己的发型弄得乱糟糟的,再伸手解了身上这又华丽又累赘的长袍,只留下了火红的里衣。

一切准备好后,她才一屁股坐在那嫁衣上,眯眼看着某一处,开始深呼吸,揉揉脚又揉揉腿,生怕等那六王爷来截自己之后,自己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毕竟,在这种节骨眼上,时间就等于生命,不但等于生命,还等于贞操!以后自己究竟是重蹈付清雪的覆辙还是摆脱她的命运,就全靠此一搏了!

轿子载着她离丞相府越来越远,周围环境也渐渐安静了下来。只有着一路的喇叭唢呐声不停,让叶欢听得心生烦躁。又过了一炷香时间,叶欢伸手拉开轿子窗帘向外看了看,才知此时花轿正经过一片树林。

她心中的警惕愈加升起,可就此时,轿子却狠狠一震,空中似响起了几道气流声,之后,原本奏乐声不断的轿外便毫无预警得猛然安静了下来!

她的心狠狠一跳,将浑身的警备提升到最高点,双目凌厉得看着轿子的轿帘,——若有什么意外,她必然会第一时间甩腿飞出去,将对方踢倒在地!

可惜,周围的环境却就这般静谧了下来,再也听不到一丝人声!

时间一分一秒得过去,叶欢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演越烈,强压下心中的恐惧,她深呼吸几下,终于还是慢慢伸出手去,在拉开轿帘的时候闪身到了轿外,沉目看着眼前的景象,大脑一时间,一片空白。

只见在这大红轿子的旁边,前一刻尚喇叭唢呐曲小腔大的随从们,此时竟全都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之中!他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怎么回事,就已魂断黄泉,再无生息。

文中描绘的,和亲眼看见的,又怎会是一样!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般多血淋淋的尸体,就这么悲凉得躺在她面前,让她胃部一阵不适,有些作呕。

——这些随从的生命,竟是连畜生都不如!

叶欢的眼帘被地上的斑斑血迹所染红,胸腔中好似有千万把愤怒的火焰在燃烧她,险些就要将她的理智全都消灭殆尽!

“你倒是沉得住气。”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暧昧不明的声音。

叶欢猛地从愤怒中回过神来,刷得就跳离身后人几米远,看着他的眼神好似要杀了他。

却见眼前的男人,带着一个泛着金光色泽的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只留好看的下颚和嘴唇暴露在空气里,看着叶欢的眼神,带着玩味与暧昧,而暧昧中,还夹着一丝鄙夷与讥讽。

他的个子很高,目测大抵八尺余,一身暗红色的绣锦男子衣衫衬得他夺人眼球,嘴角上扬的弧度陪着他的气质竟无半分维和。

若不是叶欢提前明白眼前这人模人样的六王爷就是神秘男一,是付清雪凄凉厄运的开始,只怕她也会被他的表象给迷了去!

“美丽的小姐,你的随从已经死了,幸得由我出手相救,赶走了坏人,所以你才能安然得活下来。”六王爷嘴角微挑,眼神直直盯着叶欢,眸色开始加深。

“嘁!”叶欢嗤笑一声,愤愤得盯着他,“你当我是三岁小孩麽!”

——这种低劣的说辞留着给付清雪就好,竟还用来欺骗她叶欢?真是自取其辱!

六王爷兴味了,慢慢向她走来。

叶欢警铃大作,慢慢地退后而去。

“小东西,你以为你逃得掉麽……”他突然眯起眼来,一个闪身就闪到了叶欢身侧来!

叶欢也不是吃素的,虽说先前睡了那般久身子有些无力,可毕竟她的实战经验丰富,眼下避开他的抓捕尚绰绰有余,遂她当即快速得闪身避开,一边愤怒道:“你才是小东西!你全家都是小东西!你方圆五里全是小东西!”

六王爷一愣,双眼中的兴味终于尽数消失,开始转为冷冽,紧紧盯着叶欢冷声问道:“你会武功?”

叶欢昂起下巴,努力摆出武林高手的姿态:“武功我会,下毒,我也会!”语毕,她作势就要往怀中去拿什么东西出来。

六王爷一听,果然立马退后了好几米,满脸防备得看着叶欢。

叶欢眯起眼,努力让自己看上去霸气凌厉一些,冷声喝道:“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离开这里,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你便权当我死了;第二,今日你与我在此地决一死战,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她的声音带着不容忽视的杀气,在空中漾开,甚是响亮。

可六王爷却只是一味看着眼前的叶欢,并没有说话。

若他没有记错,半个月前他所见到的付清雪决计不是眼前这般模样的。当时的她娇羞,轻柔,胆怯,而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个陌生的女人!这个倔强,冷情,眸中还带着杀气的女人!

付清雪怎么可能会是这副模样!

这女人太锋利,只怕留不得。

六王爷眯起眼,眼中的杀气一目了然,手中早已运起了掌风,就冲她挥了出去,叶欢嘴角略带嘲讽的向上扬起,当即飞速趴倒在地上,然后沿着地面滚向了一边,当时之间,就听身后发出一声响亮的‘啪——’,侧头看去,背后的一颗大树已然应声倒在了地上。

六王爷双眼眯起,显然对叶欢的反应感到很不悦,沉怒道:“你当真以为,我杀不了你?”

他看着她,面容越加的阴森,浑身的气场开始转变,冲天的杀气直冲叶欢而来!

叶欢不顾粗糙的砂砾在自己身子上磕出的无数细小的伤口,面不改色沉声沉声回道:“你当然可以杀了我!不过在那之前,我一定会先动手!”

六王爷显然是被叶欢完全激怒了,嘴角的弧度愈加诡异,再次扬起的掌心带着渗人的厉风,直直得冲着叶欢而去,迅速又霸道!

叶欢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主,所以就算不管她逃不逃离都会受伤,她也会尽最大的能力去保护自己,让自己所受的伤害达到最小!她这般想着,一边直接闪身进了身边的丛林里!她尽自己最大的力量闪躲着,哪怕感觉到身后骇人的力量离她越来越近,她依旧自顾闪躲着。

——世界上能保护自己的人只有自己,叶欢,你要坚持,坚持到你支持不住的那一刻!

死亡的气息铺天盖地向她袭来,可她却无处可避。身后六王爷再次向她甩出一道强劲的掌风,眼看着就要侵袭上她身体,叶欢精疲力尽,躲闪不及,只能闭上眼,等待死亡的到来。

可是……

叶欢的眼睛闭了许久,却也感觉不到身体有什么不适,——怎么回事?

她慢慢睁开眼来,待看清眼前景象之后,却愣了。

只见原先直冲她而来的掌风,竟然向着她的左边直奔而去,最后炸飞了一大片的植物,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坑。

额……

叶欢摸摸脑袋,对眼前这一灵异现象感到非常不解。

可更诡异的是,此时明明就站在她不远处的六王爷,竟然好似看不到她的一般,走在她附近来皱着眉头左看右看,好像在寻找她。

叶欢大喜过望,站起身子,走在六王爷身边不停地转圈,还伸手在他面前挥挥手,可六王爷竟然全都毫无反应,好似他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人存在!

她先是一喜,随即又是一惊,难道,难道她真的已经死了,此时的自己是魂魄的存在,所以六王爷才看不到自己……?

可,可刚刚六王爷甩给自己的气流明明就已经打偏了,根本就没有打在身上,她又怎么会平白无故得死去呢?!

叶欢皱起了眉,艳阳高照的天气,生生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人竟然,消失了……”叶欢站在六王爷的对面,听着六王爷看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喃喃得说出这句话。

叶欢浑身的毛孔瞬间炸起,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就站在六王爷的面前,他却看不到自己!还有她的长相怎的一夜之间便变作了付清雪的模样?这究竟是怎么了?

许是找得累了,那六王爷终于慢慢踱步离开,只是神情异常严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到他走远,叶欢正要松口气,哪知,在她的耳边,竟然毫无预警得响起了一道……非常慵懒的男子嗓音,竟带着三分困意,七分魅惑……——“打扰我睡觉,你是想死麽?”

叶欢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脱落一地,——她根本就没有在身边感觉到有一丝一毫的人烟气息,为什么竟然会响起这么一道诡异的声音?

她愣怔,不敢置信得回头看去,只是,在看清身后人的时候,整个人更是呆若木鸡!

只见身旁的大树下,竟凭白出现了一个身着红衣的……男孩?没错,正是男孩,瞧上去最多也就三四岁的模样,此时却极度与年纪不符得靠在粗树干上,慵懒又漫不经心得看着她,嘴角还挂着一个似有若无的弧度,似漫不经心,更似毫不在意得半眯着眼睛看着叶欢!一阵带着微寒的冷风拂过,掠起他密若瀑布的银发,仿若寒雾中若隐若现的水莲,妖冶丛生。

叶欢看着他斜倚在树干之下,嘴唇微张,全然呆滞。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般若妖物的小男孩,明明便是这般小的年纪,脸上肉嘟嘟的一团,可双眼中流出的神色,却这般锐利,好似高高在上的神明,将一切都洞察得十分透彻,气场强大至极!

——只是,先等会。

叶欢眨了眨眼,一眼不眨得看着他,盯了片刻,又伸手揉了揉眼睛,最终确定这确实不是自己的幻觉,——谁能告诉她这小男孩头上的一双尖耳朵到底是怎么回事?

额,还有,他背后紧贴着树干的一条毛隆隆的大尾巴又是怎么回事……叶欢闭了闭眼眼睛,又闭了闭眼睛,究竟是这个世界变了还是她变了,怎的,怎的突然就变得这般诡异了?

“打扰我睡觉,你是想死么?”小男孩再次开口,又重复了一遍方才的话,打断了叶欢的思绪,看着叶欢的眼神越加犀利起来。

此时叶欢终于看清了他说话时的神情,尽管他的气场很强大,成熟的声音和肉嘟嘟的外表分外不符,可方才说话时明明露出了两颗洁白的小虎牙,好似一团小刺猬,带着利刺,生怕别人伤害了自己。

叶欢心中莫名泛起一阵柔软,她试探性得,慢慢挪到了他身边,见这小男娃没有反应,这才又大胆了一些,又靠近一点,方蹲下身来。见他胖嘟嘟的脸蛋当真是忒可爱,忍不住就伸手在他肉嘟嘟的脸蛋上捏了一把!

小男娃的脸色有些难看,额头似有冷汗。

“明明长得这么可爱,为何要摆出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哩!”大抵是这小男娃的模样着实让人心动,叶欢体内蕴含的母爱瞬间爆发,她嗷嗷乱叫着向这小娃娃扑去,伸手就在他肉嘟嘟的脸蛋上捏了一把!

“呀,好可爱的小孩,你是只狗妖吗?就像戏文中那般可腾云驾雾的狗妖哮天犬?”叶欢将他捏在怀里,狠狠得揉捏着他,就像揉捏一团球,分外兴奋得大喊大叫。

小毛孩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黑,额头弹出一道青筋,冷声命令道:“——放开。”

叶欢哪里理他,继续揉继续捏,兴奋得哇哇直叫:“好软好舒服呀,小奶娃,你究竟是什么,家狗野狗还是神仙狗?!莫非不是狗,是猫不成?”她的双眼变作了爱心,满面桃花得看着他。

小毛孩的脸更黑了,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滚……开……”

叶欢可不管他究竟嘀咕了些什么,嘟起嘴唇,吧唧一口,重重得就吻在了他白皙还泛着淡淡奶香的脸颊上。

斑驳的光晕透过层层枝桠打在小娃娃的脸上,粉雕玉琢的可爱模样与那幽深眸色分外不符,叶欢心情愈好,嘟起嘴唇对着他的脸颊又是吧唧一口,而后仰头畅快大笑:“啊哈哈,好滑的皮肤!”

小狐狸咬紧牙关别开头去,脸色有些泛黑。

叶欢只顾自己兴奋,哪有心思揣摩怀中小毛孩的心思,搂着他兴奋了好久,她才慢慢平静下来,搂着他坐在树底下,细细打量着他脑袋上的两只小尖耳朵,好奇道:“可是,你究竟是狗还是猫呢?”

他眯了眯眼,不想理她。

你究竟是什么狗呢?”

他翻了个白眼,继续不理她。

“啊,话说回来,看你的发色牙齿和尾巴,肯定是只狗吧?是小狗吗?一定是小白狗吧?否则怎么会……”

“……狐狸!”

叶欢双眼发光,看着他的眼神亮晶晶:“原来是长得很像狗的小狐狸,长得当真可爱,胖嘟嘟的,就像只汤圆!”

“什么汤圆!”狐狸君的眼神有些凌厉,可配上他的脸蛋丝毫没有杀伤力。

叶欢笑得越来越恶劣,挑起他的下颌挑眉道:“小弟弟,我可未曾在那野史里见到你这号人物,看来你才是属于我的天子,啸天狐,我唤你哮天狐吧!”

“……”

叶欢双眼发光,看着他的眼神亮晶晶,继续说:“小狐狸,刚刚是你救了我吗!”

——刚刚那六王爷发出的攻势,是他出手才转化了的吧?

若是他没有出手……回想起方才那种绝望的心情,叶欢心中一颤,若是他没有出手,她大概会死吧。

叶欢伸手轻轻戳了戳他的小尖耳朵,嘴边漾出一个真诚又深邃的笑容,对他轻轻道:“小狐狸,谢谢你。”

谢谢你的出手相救,救了自己一条命。

小狐狸的脸色依旧难看,撇开头去不说话,只是双眼之中幽深一片,却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瞧着小狐狸一派早熟的模样,叶欢忍不住扑哧一笑,心头的心有余悸又再次被吹散,她伸手去摸了摸他的大尾巴,又捏了捏他的婴儿肥脸蛋,下意识道:“瞧你肉嘟嘟的就像只汤圆,我便叫你汤圆好了。”

狐狸眉头微皱。

“怎么,不愿意?”叶欢伸手去扯他的脸皮,“既然不愿叫汤圆,那就叫包子,怎么样?”

小狐狸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鸭蛋儿?狗二?毛三儿?……”

“……”

“所以还是汤圆好哩。嘿嘿,汤圆真乖!”叶欢开怀大笑,又嘟起嘴唇在他的脸颊上吧唧一口,再次重重得印下了一个吻。

“……”

“可是,为什么方才那个坏蛋会看不到我的存在?”叶欢好奇了。

汤圆瞥了她一眼,惜字如金:“结界。”

原来是结界。

“其实不应该叫你汤圆,还是该叫你哮天狐!”叶欢咧嘴,笑得欢畅,只是笑着笑着,肚子便毫无预警得响起了两阵腹饥的声音,她脸一红,可是一想到自己从早上到现在便滴水未沾一食未进,再加上方才与六王爷的殊死拼命,就算是铁打的人也会泛饿吧。

她正这般想着,才感到小腿肚上一阵阵尖锐的痛意袭来。她皱眉,放开汤圆肉嘟嘟的身体,慢慢弓起腿,伸手拉上了裤腿,才看到小腿已泛起了大片的淤紫,肿胀得好似一个大馒头,与旁边白皙的肌肤相对比,分外得触目惊心。

叶欢忍不住一声倒抽冷气,伸手轻轻抚摸上腿上的伤口,心中感到一阵荒凉,这本不是她的罪孽,如今为何要她来承担?她只是个看客,可转眼之间,却变成了局中人,在这个血雨腥风的世界,步步皆是错,又有谁是她可以暂时倚靠呢?

她本便是个平平淡淡的女子,原先的她靠师傅的照料也算是幸福,可如今到了这里,只怕情况会比她想象的还要糟糕许多,原先的她不过是个凡人,可如今却需要步步小心,时时都要担心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人物会在何时出现来虐她!

叶欢正慢慢揉着伤口,哪料一只小爪子就伸了过来,一把拍飞她的手,转而用肉嘟嘟的小掌心慢慢揉捏着她的伤口。

她抬头看着汤圆的脸,他的神情依旧冷冷的,可手中动作分外轻柔。

叶欢正要开口表扬他是个好孩子,冷不丁的,一道剧痛就狠狠得从伤口处传来,只见汤圆的掌心冒着耀眼的亮光,反复又快速得来回抚着她的伤口,丝毫不留情。

叶欢疼得整个人都冒出了一层冷汗,可也不敢动弹,她明白小汤圆是在帮自己治疗。她咬紧牙关,脸色疼得煞白。

片刻,小汤圆才收了手,而后瞥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叶欢刚想开口问他去哪里,他登时便侧头扔下一句:“我去采果子”后便不见了踪影。

不出片刻,小汤圆回来,手中果然多了好几枚鲜红的果子,且全是用溪水清洗过的,水珠在阳光下散发着诱人的色泽。

“哎呀哎呀,小汤圆真是一个细心的孩子呢!”叶欢笑得双眼眯成一条缝,对他笑得灿烂。

小汤圆别扭得将脸瞥向一边,宽松的大红孩童衣襟在他身上更衬得几分可爱。

吃了野果,叶欢果然感觉好多了,靠着树干缩成一团迷迷糊糊间便睡了过去,只是睡梦之间,她似乎感觉到一只肉墩墩的胖爪子将她身上泛疼的小伤口全都轻轻清理了一遍,泛辣的疼痛感在睡梦之间,全都消失了不见。

小汤圆,果然很可爱呢……

等叶欢一觉睡醒,小汤圆方带着她一路向着森林深处而去。七转八弯,眼前登时豁然开朗。却见前方有一小山,山下有一山洞,周遭树林悠悠,桃花肆意,当真美不胜收。

叶欢心情瞬间变得愉悦,冲小汤圆笑道:“此处当真漂亮得紧,你倒是会寻地方。”

“嘁。”小汤圆嗤之以鼻一声哼,显然是对叶欢的赞美不放在眼中,颇高傲得向着山洞走去。

“真是不可爱的小家伙!”叶欢撇着嘴嗫嗫,随即大步跟上。

山洞之中不缺任何生活所需物什,柴米油盐桌椅床一应俱全,想来小汤圆在结界之中定是生活了相当久的时日。

“此处寒幽林,周围药材颇多,你在床上休息片刻,我去采些草药为你敷伤。”汤圆面无表情得将叶欢扶上石床,将此话扔下后就转身出了山洞。

叶欢点头应下,心中总算安心。大抵是真的累了,不出片刻她便又沉沉浸入梦乡。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逆袭小说
  3. 冤家小说
  4. 伦理禁忌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