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现情 > 孽海花乱都

更新时间:2019-04-13 14:44:06

孽海花乱都

孽海花乱都 浪子云麟 著

连载中 秋小艾钱少甫 民国小说 种田小说 宫廷小说 王妃小说

火爆新书《孽海花乱都》由浪子云麟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秋小艾钱少甫,书中主要讲述了:爱情如期而至,任何一名少女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心中都有一个难忘的白马王子。如果遇到了对的人,不要顾虑太多,炽热的去爱吧。爱也爱了,散也散了,还有什么遗憾?如果真的有遗憾,那就留在未来吧……...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友情与爱情

爱情如期而至,任何一名少女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心中都有一个难忘的白马王子。

故事的主人公秋小艾正在家中,准备跟老妈摊派。

翌日,秋小艾的妈妈一早就准备好了饭菜,于是便朝女儿的房间叫了一声,不一会儿秋小艾便穿着整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妈妈!今天干吗做这么早的饭?”

“你忘啦?你今天上午不是有个约会吗?是要见一个同学吗?”秋妈妈是一个颇有几分姿色、有点发福的中年妇女。

“是啊妈,我没忘呢!不过时间还很充沛。你也不要忙了,坐下来一起吃吧!我要和你说一件事呢!”

“嗯,妈妈马上就来。”

秋妈妈解下围裙,满怀笑意在女儿身边坐下了。

“我的宝贝女儿,你有什么事儿要跟妈妈说呢?”

“妈!告诉你一件事……我要交男朋友了。”

秋妈妈闻言马上收住了笑容,随即变得严肃而认真了起来,说道:“嗯,大学毕业了,再说你年龄也到了,是交男朋友的时候了。”

秋小艾微微一笑对妈妈的理解表示感激。

“妈,你希望女儿找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呢?”

“要说我的女儿有才有貌,当然不是随便一个男人就能配得上的。”

“妈!”很清楚自己心中的那个人的身世背景的秋小艾当然不希望妈妈的虚荣心进一步升腾,便假装嗔怒地打断了母亲的话。

“好了,妈不说了。我女儿喜欢就好。只要女儿能幸福就是妈最大的幸福。”

“我知道,妈这几年来一个人支撑起这个家很不容易,妈在女儿身上倾注的心血女儿会一辈子铭记,其实女儿何尝不想找一个有钱的夫婿让妈后半辈子过上衣食无忧的安逸日子,但这辈子看来女儿是很难实现这个愿望了,因为女儿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人。他与金龟婿可能有着很远的距离,与穷秀才相比可能还要落魄几分,但他的的确确是女儿心中的白马王子。他虽然很穷,但骨子里却充满傲气;他纵然有点自卑,但却有很强的上进心;他虽然不善言谈,但却知道,怎样用心去关爱人。我喜欢的人,他可以没有万贯家财,但必须是有情有义的。”

“你说的这个人莫非是王乐天?这小伙子忠厚善良还不错。”

“妈,你先不要问,到时你自然知道,了。”

“好好好!妈不问,妈尊重你的意见。”

这时母女二人已经在说话之余不知不觉吃好了饭,于是秋妈妈便收拾碗筷去了厨房。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短暂而又急速的敲门声。门打开了,原来是秋小艾的闺中密友管傲雪。管傲雪看上去情绪有些激动,秋小艾知道,对方有话要和自己说,随即便和她一块儿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艾姐。”管傲雪愁容满面、语气迟缓地说道,“我现在心情很复杂,希望你能帮帮我。”

“怎么了,你有什么苦衷尽管说出来吧,看看姐姐能不能帮上点什么忙?”

“谢谢你小艾姐!我就知道,只有你对我好!希望你一定帮我这个忙,因为你不帮我就没有人帮我了。”

“嗯!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我有一表姐在国外开公司,这你是知道,的,如今她就要从国外回来了,可是不幸的是,她还没有回来就已经给我带来了灾难。”

“灾难?怎么能这样说呢?”

“她在电话中说她有一个生意上的朋友,也是她这次回国投资的合作伙伴,她说要把他介绍给我作男朋友,你知道,我心已有所属了,这根本就是违背我意愿的事,我怎么可能去听表姐的呢!”

“那你的父母是什么态度呢?”

“他们当然是和表姐一条心了,因为表姐从小到大都表现的很优秀,又加上她嫁给了有钱人,所以……”管傲雪的语调里充满了悲痛,以至于哽咽难言。

接着是一阵沉默。

秋妈妈要去上班了,这时她看到女儿房间的门紧闭着,就敲开了门。

“小艾!妈妈上班去了,不要忘了稍后的约会。哦!是你呀傲雪!”

“阿姨好!”管傲雪勉强挤出一点微笑。

“嗯!你们聊着。”

随后是轻轻的一声关门声。

管傲雪沉默了良久,喃喃道:“唐世耀他……他不回乡下了吗?”

“嗯。”秋小艾微微点头说道。

“那……那你是和他约会吗?”管傲雪沉吟道。

秋小艾稍一迟疑,一股绝望的眼神从她的眸子里一闪而过,与此同时她用低沉而又颤抖的声音说道:“不……不是他。”

唐世耀早晨起得很早,整个晚上他的心里都被一股巨大的暖流充斥着、撞击着。无疑来至对方的爱使他暂时忘却了人在异地他乡应有的那种彷徨苦闷的心理。即使这样,此时他的心里也根本没有丝毫快乐可言,因为对于他来说幸福应该是建立在坚硬的磐石上,而不是建立在如自身一样酥软的沙滩上。他尽量克制着心中的感情,不让自己去多想什么,他也不愿意去多想什么,因为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异乡人来说,一切想象都近乎是奢望。未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他的心中充满疑惑;事业与爱情孰轻孰重,他的心里也没有明确的答案。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天早晨的烦恼,在他寻找牙膏刷牙时的那一刻就已经悄悄来临。

这时他才发现,如果想在这个城市生活,似乎不光是需要一份安定可靠的工作,眼前如果能有五百块钱被他支配比什么都重要。生活不会因为你没有一件象样的衣服而怜悯你,也不会因为你没有锗哩水去美化自己而同情你,更不会因为你没有去吃一顿叁块伍毛钱的早餐而照顾你。

人在遭遇困境时首先想到的无疑是自己的家人,这句话对他也适用。

果然,距唐给家里打的那个求救电话还不到半小时,唐的手里马上有了可被支配的五百块钱。那个电话是他母亲接的,母亲在电话里给他的鼓励与关爱使他对母爱又有了更深一层的感受,也让他对母亲充满了感激。

可是随后发生的一件事,却是他始料未及的。就在他刚把那五百块钱从自动柜员机取出不久,却马上接到哥哥让他寄回去一千块钱的电话。

没有人了解他此时的苦楚,没有人说得清他此时的感受。

正好这时一个好友的到访,使他有了向人倾诉苦衷的机会。

“世耀!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困难不妨说出来,除非你没有把我当朋友看。”王乐天见对方满面愁容就关切地说。

“乐天,你……你……知道,我是很看重我们之间的友谊的。”唐世耀期艾道。

“嗯,我也一样,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对我说就是了。”王乐天从对方那闪烁的言辞中知道,对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就用鼓励的言辞鼓励对方说下去。

“钱……”唐世耀如鲠在喉一样艰难地说道:“我需要钱,一笔不多不少的一千块钱。”

管傲雪离开秋小艾的家时,还是一副未及解颜、愁容惨淡的表情。

而当她走进唐世耀的出租屋、出现在唐面前的第一刻起,她的神情与刚才相比就有了截然相反的变化,这时的她既显得无拘无束、充满欢乐,又有几分神闲气定、平静释然的味道在里头。

“世耀!”她一见到后者就用极为欢快的口吻说道,“哦!这就是你要回的‘家’吗?”

这时,王乐天才刚离开不久。

“是你?你见过王乐天或者是秋小艾了?”听后者的语气,显然这时他的忧愁已经得到了排解。

“是啊!我刚从小艾那里过来,要不然我怎会知道,你住在这里。”

“我之所以选择留下,这完全是出于……”

“你不用解释了,我已经知道,了。”管傲雪果断地打断对方的话,说道:“你稍后应该有个约会吧?”

“嗯,其实昨天……”

“你不用再说什么了,我都知道,了。”管傲雪故作镇静地说道。

唐世耀沉默了一阵说道:“傲雪,其实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甚至可以成为知交。”

管傲雪亦沉默了一阵,淡淡道:“我们当然可以成为朋友,我们本来就是朋友。”

在无言的静默中,俩人的目光相遇了。

随即两朵明媚的笑容分别在俩人的脸上绽放开来。

但没有人知道,俩人的笑容中,到底带有多少的酸痛与落寞。

“我猜想你应该急需一份工作吧?”管傲雪用刚才那种欢快的口吻说道,“我表姐她可能最近两天就要回来了,真的,有机会你可以见见她,她人很漂亮的。”

“希望吧。”

管傲雪走了,唐世耀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

让我们把视线转移到唐所在单元楼的大门外吧。

一辆豪华小轿车这时正缓缓向院内驶来,车在门口稍微停留了一下,一名男子下车之后便急匆匆地离去了。

轿车在院落的一旁停住了。只见在驾驶室车门打开的那一霎那,一位身着西装革履、蓄着一头卷曲浓密发型的年轻男子轻轻一越犹如出巢的燕子般从车里走了下来,其动作之流利、体态之轻盈令人称羡。

这名男子迅速朝楼上瞥了一眼,便大步流星径直向楼上走去。

唐世耀这时已经做好了出门的准备,从他一个劲地时不时朝挂在东墙上的钟表瞥上一眼的举动来看,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钱少甫!是你!”唐世耀惊讶地说道。

“王乐天刚才到我那里去了。”来人用冷漠中带着少许热情的口吻说,“他把你的情况都对我说了。怎么样,如果你心里有我这个同学的话,有什么困难不妨对我直说,或许你会发现多一个像我这样的朋友对你并不是什么坏事。”

还没等对方开口说话,他接着又说:“听说你的父亲为了支持你上大学身体都累垮了,你有一个和你一样英俊高大的哥哥,他早已到了婚配的年龄,而他之所以迟迟没有成家,据说这与你上大学有关,因为在农村,上大学的费用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还有,听说你大学毕业之后最大的愿望就是马上回家和家人团聚,但现在看来这个愿望你暂时是很难实现的了。是什么连让你和父母家人团聚这个最基本的权利都给剥夺了,是什么让你一直觉得不够自信、在别人面前总是直不起腰来?”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显然他这是为了让对方能够更好地消化他说的这些话。他朝对方投去诡秘的一笑,继续说道,“就让我来告诉你答案吧……无论是给你的家里造成不幸,还是给你的生活带来严重困扰的背后原因只有一个……这是因为一直以来你从来没被幸运女神照顾过。”说着他拿出一沓钱,递到了对方的面前,“这里有一千块钱,你完全可以把它当作是上天对你的馈赠,如果你非要找一个人感谢的话,那么就把这份感谢送给王乐天吧。”

“谢谢你,少甫。这笔钱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

“不必了。它对你来说也许很重要,但对于我来说……”他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说这根本就是不值一提。“我想这笔钱已经发挥出了它的价值,他让我们之间产生了友谊,不是吗?”他补充说道。

后者微笑着点了下头,然后指着一张椅子,他在给对方邀坐。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打的这个手势,反而悠闲地在房间里踱起了步子。

唐世耀这时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他的眼睛不时地朝挂在东墙上的钟表瞥上一眼。他的这个举动,无疑暴露了他此时的心理。

“哦!世耀,你这是在赶我走吗?”钱少甫露出了狡黠的微笑,说,“我记得王乐天好象说你今天上午有个约会,是吗?”

唐世耀稍一迟疑说:“是的。”

钱少甫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说:“据王乐天说,你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有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与收入,这样你就可以按时给家里寄一笔钱回去,以此来报答父母对你的养育之恩。恩,真是个孝顺的孩子。看来挣钱是留在这个城市唯一的目的,不知我这样说对不对?”

“也可以这样说吧。但我只挣我该挣的钱。”唐世耀义正词严地说。

“我想此时此刻你最想的应该是回趟老家吧?”钱少甫又补充说:“我是说假如现在你手里有一笔钱的话。”

唐世耀默然不语。

“现在我们来算一笔账,就拿十万块钱来举个例子。虽然我不清楚十万快钱在你心里是个什么概念,但我相信它对你来说肯定不会是个小数目。假如你位居经理之职的话,你的月薪可能会在四千元以上,每个月除掉花消之后,可能会剩下三千元左右,即使这样你若想攒够十万块钱也要三年左右的时间。但我这也只是一种假设,何况你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也许对你来说找个两千元月薪的工作并不是什么难事,但这时你若再想攒够那十万块钱的话,所用的时间就会更长。”说着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了起来,“不如我们来做一笔交易,怎么样?”

“这笔交易对你来说百利而无一害,它在满足你急切想和家人团聚这个初衷的同时,也可以使你从此摆脱贫穷的的困扰。而这一切你只需付出的是……”钱少甫停顿了片刻,“马上离开这个城市,从此不再踏入这个城市一步。”

钱少甫拿出一张银行卡,把它放在窗下的那张桌子上,接着说:“我拿十万块钱,买你马上离开这个城市。怎么样?”

唐世耀沉默了一会儿,微笑着摇了摇头,他拒绝了对方的这个交易。

“二十万?”钱少甫用询问的口吻说。

唐世耀摇摇头。

“五十万?”

唐世耀依然摇摇头。

猜你喜欢

  1. 民国小说
  2. 种田小说
  3. 宫廷小说
  4. 王妃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

回复孽海花乱都或者回复书号2365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