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都市 >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9-04-09 13:32:07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

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 橘清澈 著

连载中 凤君慕簌歌 冶艳小说 未来小说 监狱题材小说 抗战小说

新书推荐,《撒旦总裁:做你的女人》由知名橘清澈倾心创作的一本小说,主角凤君慕簌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被后母逼得走投无路南家三小姐。他,商界上叱咤风云的凨祁集团凤大总裁。“凤君慕,我要做你的女人。”琢磨不透的妖孽男人,冷着眼看着闯入宴会站到自己面前的那个女人,微微勾唇。“小美人,我可不是牛郎,如果饥渴的话该去桂兰坊。”他痞笑般的附在她耳畔,声音魅惑清华,却冷的彻骨心寒。她似是早已预料到的一般,无谓的勾唇,转身盯着餐桌上泛着亮光的小刀,嘲讽的笑。她抓起餐桌上的小刀,那泛着幽光的刀锋稳稳的落在她的腿上,血液在洁白的羊毛地毯上漫延出一朵朵妖冶诡异的血红花朵。“你还真狠得下心。”他看着那明晃晃的刀锋在那个噙着冷艳笑意的女人腿上落下时,眸光一暗,推开重重人群走了过去。“如果我不狠心,这游戏还怎么继续下去呢。”她看着那张放大在自己面前的那张俊脸,不为所动的扬了扬嘴角,那戏谑漠然的话语,真像来向人间索魂的罗刹女。两个性子极其冷漠狠情的人,本以为再无交集,却在后来那又有了衔接。“既然你要做我女人,那么就真的好好享受一下,怎么样?”“随时奉陪...

精彩章节试读:

昏黄残留的光芒覆盖了整个天际,染红了半边天。

庭院里,弥漫着淡淡的茉莉花香,风一吹便散在了四处。

装饰高雅奢华的别墅里,回荡着一片死寂般的沉默,只有偶尔冷风吹过带来一阵微响。

簌歌跌坐在地上,冰冷的桃木地板就那样静静的包围着她温热的体温。

离她从宴会中逃脱被凤君慕送回南家才过了两天,今晚家里的人都出去了,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南馥雅就带着几个不速之客不请自来了。

看着围站在自己身旁的几个黑衣人,簌歌的手指倏然间握紧,冷艳的脸上虽然早已不是当初那副藐视万物的高傲神情,但是嘴角依旧还挂着不屑冷嘲的笑意。

“怎么?在凤大总裁的宴会上出尽洋相丢了南家的脸,你还好意思回来?”站在几个男人前面的,那个长相甜美动人的女孩儿眨了眨那密长的睫毛,嘴角还带着优雅从容的弧度,颇有点儿高高在上的感觉。

“南馥雅,你少自以为是了,你加诸在我身上的一切,我总有一天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簌歌一双清黑眸子危险的眯起,她笑的风华无双,那精致绝美的脸蛋所带着的仿若是致命的毒药。

似乎只要有人一旦深陷,便会踏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方簌歌,你怎么还这般执迷不悟呢?南家的继承权迟早会落在我手上,你还妄想和本小姐抢什么?” 南馥雅环着胸,居高临下的瞪着簌歌,听到簌歌的话语后,她竟不以为然的轻嗤了一声。

对于方簌歌的威胁全然不放在眼里,她南馥雅可不似外表看上去的那般柔和温弱。

这个从一年前进了南家大门就一直颇得爸爸看重的方簌歌,很可能会抢了属于她南馥雅的东西,所以一定要趁着爸爸昏迷期间将她赶出南家才行。

南家受人瞩目的千金大小姐是她南馥雅才对,这个后来居上的方簌歌算什么东西!

不肯将自己的姓氏改回来跟着南家的祖宗姓,还硬要跟着自己的那犯贱死去的妈妈姓。

这样不把南家放在眼里的女人,凭什么可以得到应该是属于她南馥雅的东西,她的爸爸,她该得的财产,继承权,凭什么要让这个后来居上的女人来分一杯羹。

“继承权?”簌歌冷哼了一声,“你以为我稀罕这点儿东西?南馥雅,你比我大那么多岁,脑子去只会想着这些权势名利么?果然是沈茹雅是亲生女儿,同样俗不可耐。”

该死的!现在南家偌大的豪宅里面就只有自己和南馥雅,其他人都在不知不觉中被南馥雅支开了,现在她带着这几个从外雇来的臭男人是想要干什么?!

“本小姐才大你两岁!”南馥雅一听簌歌竟然这般嘲讽自己,气不打一处。一下子就丢了自己原本的修养,立刻变得有些歇斯底里,“方簌歌,我告诉你,逸川哥是我的,你休想跟我抢。”

簌儿微微敛了敛漆黑的眼眸,优雅的勾唇轻笑,“凭什么?”

“就凭逸川哥和我以前就认识。”南馥雅甜美的脸上勾起抹淡淡的红晕,难得出现了一丝女孩儿的娇羞,而后又像想到什么继续开口道,“他会成为你的未婚夫不过是爸爸一厢情愿而已,你就收下你那坏心思,你和他不可能的。”

“未婚夫?”簌歌饶有兴致的浅尝这三个字,“我与他的婚事,虽然是爸爸的一厢情愿,可是白伯父也已经答应了。我的好姐姐,你都不清楚么?他是我的,不是你的。”

“放心,只要你消失,那么和白家联姻的那个人就只能是我!给我上,不要客气!”南馥雅冷冷勾唇,那柔和甜美的表情因为簌歌的话而显得更加狰狞,她打了个响指,身后的几个男人便开始蠢蠢欲动。

簌歌眸光暗了一瞬,看了眼渐渐朝自己围过来的黑衣人,目光越发冷厉凛然。

南馥雅趁着爸爸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时候,是想要借机除掉自己么?

会是沈茹雅授意的么?上次是想要绑票将她送走,这次又是什么?

“你想要干什么?”看着那几个朝自己围拢过来的男人,簌歌下意识的往后缩。

“想要干什么?放心,我不是要你的命,而是让你快活快活。方簌歌,我倒是要看看,到时候你不贞不洁,还会被爸爸捧在手心上,公司的人还会敬仰你?逸川哥还会不会要你这种未婚妻!”南馥雅走近簌歌,居高临下的盯着这个一直以来被自己视为眼中钉的女人,笑的安然得意。

仿佛她口中所说的话,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是在施舍簌歌一般。

“你们动作利落一点,一定要好好伺候好三小姐。冷艳绝色的南氏三小姐,外界可是很多人想要得到她,今天就便宜你们了。”

“南馥雅,你这个卑鄙小人。”见那几个黑衣人目露猥亵朝自己围来,簌歌抿紧唇瓣扶着一旁的桌子站了起来。

前几日自己才刚刚从凤大总裁的宴会上用刀锋刺向自己的大腿逃出了那群黑衣人的围堵,被他包扎伤口后送到医院后送回家。

刚才南馥雅将自己从床上推下来的时候,伤口撞到桌角,已经明显再次裂开了。

现在她要逃固然是不可行的,只能拖住时间看看傅之昂没有收到自己的信息赶来帮助自己了。

不然,这几个禽兽真的会听从南馥雅的命令,玷污自己。

“方簌歌,你该感谢我,让你享受这般极乐,这可不是人人都能消受的呢。你放心,你很快就会感谢我,因为这会让你***,好不快活的。”南馥雅艳丽的脸上笑意悠然,带着她一贯的不可一世恶狠狠地盯着扶着床沿企图站起来的簌歌,嗤笑道。

“是么?那么你代我享受好了,怎么样?”

“不用了,这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南馥雅笑容越发的艳丽灿然,似乎只要想到簌歌等会儿会经历什么事情,她就高兴。

可她低头一看到簌歌靠在床沿上那漠然的样子,嘴角一撇,立即不满了。

为何遇到这样的事情,方簌歌还能这般冷静淡然?!她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女人愿意被人强迫的!

猜你喜欢

  1. 冶艳小说
  2. 未来小说
  3. 监狱题材小说
  4. 抗战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