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穿越 > 穿越荒年,我靠做二道贩子发家致富

更新时间:2024-07-10 09:20:30

穿越荒年,我靠做二道贩子发家致富

穿越荒年,我靠做二道贩子发家致富 我叫叶老蔫 著

连载中 叶渡

《穿越荒年,我靠做二道贩子发家致富》主人公叫叶渡,由我叫叶老蔫倾情著作的一部穿越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前世金牌骑手、软饭硬吃小保安,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个遭人白眼,被人嘲讽的穷村正,村里人穷的叮当乱响,家里也濒临断炊,四个妹妹饿的嗷嗷乱叫,老娘急的天天掉眼泪。好在自己有商城系统,靠做二道贩子起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发家致富,治国平天下,开启不一样的人生。

精彩章节试读:

大乾。

沧州清河村。

村正家挂起了招魂幡。

整个村子的妇人们都忧心忡忡地赶了过来。

两个官兵,一名医师,正在确认村正的死讯。

“刘大夫,你再给治治吧,我们村就村正这一个男人啊!”

看着刘大夫卷起白布就往村正的脸上盖,妇人们纷纷焦急地开口,红着眼就要往叶渡身上扑。

村正的母亲叶大娘更是吓得嚎啕大哭。

她这苦命的儿子,好不容易在战场上苦熬下来,还没来得及享福,怎么就没了。

“人死不能复生,诸位节哀,待处置完村正的丧事之后,县里会派人收录大家的生辰八字。”

“圣人仁慈,允许你们这些寡妇,甚至罪官之后,重新嫁人。”

“老而不能自食其力者,可以入养济院,孩童可以进育婴堂。”

连年的战争,导致大乾王朝男丁下降,甚至出现了整个村子没有多少男丁的情况。

清河村更为夸张,成年男丁绝了,成了远近闻名的寡妇村。

而作为寡妇村,他还有一点特殊之处,那就是村里的妇人有相当大的比例是前朝的罪官之后,属于被发配到苦寒之地的。

这群人颜值在线,相貌姣好,属于不少人觊觎的对象。

而对于这种因为战乱,导致男丁稀缺的村子,朝廷一般会派遣村正管理,同时发放一定的物资,想办法教导妇人们耕种,让他们将孩子养大成人。

当然也存在另外一种情况,一旦村正去世,或者村正辞官而去,朝廷就会让县里组织人手,将这些妇人拆分,送到各个村子里去,让他们去给村里的男丁做妾,起码有条生路。

至于朝廷分配的土地,自然会有富人兼并,至于卖地的铜钱,去哪里谁也不知道。

算是另一种方式的“改稻为桑”。

村里的妇人们听完之后,一个个如遭雷击。

被朝廷送到各个村子去当妾,那跟给人家当牛做马有什么分别?

而且这两年闹灾,人家明媒正娶的妻子都吃不饱,谁管他们这些朝廷发下来女人的死活?

当下寡妇们瘫软在地,跟着叶大娘一起嚎啕大哭,比他们自己的夫君离世的时候更加悲伤。

一时间房顶都要飞上天去,刘大夫无奈地用双手堵住了耳朵。

低头见诧异地看到盖住村正脸的白布,有上下的隐约的起伏。

“先别哭,先别哭了!你们村正可能又活了?“刘神医一副见了鬼的神情,重新掀开白布,摸了摸叶渡的鼻子,又摸了摸叶渡的脉门。

当下拿出银针,对着叶渡扎了几下,不一会儿的功夫叶渡不仅仅眼睛睁开了,身体也挣扎着想动。

刘神医一副你小子突破了我几十年医术观的模样,而刚刚苏醒过来,以为自己在做梦的叶渡,也正在茫然地打量着眼前的世界。

就见一窝蜂起码十几个各式各样的女人,铺天盖地,如狼似虎地扑来。

比抖音的大长腿带劲儿太多了。

“村正他老人家活了!”

“太好了!”

“让我先摸摸!”

“热乎的咧!”

一众妇人冲过来,对着叶渡就是上下其手,刘大夫吓得出了一身白冒汗,赶紧躲到一边儿。

心里暗道:好险,差一点老夫维持了六十年的清白,就要交代在这里。

真香!

躺在床板上的叶渡的脸上露出了帝王般的笑容。

这么个梦也太爽了。

能不能再猛烈些,把衣服脱一脱,排排队,扭一扭。

关键时刻,叶渡的老娘很不和谐地开口了。

声音里带着愠怒:

“你们是想让他再死回去嘛!”

“都给我滚回家,该干嘛干嘛去!”

叶大娘毕竟是村正之母,颇有威势,一嗓子就喝退了众妇人。

众妇人战战兢兢地看着村正和叶大娘,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当然趁着叶大娘不注意,悄悄地给了叶渡一个媚眼的妇人也不少。

病床上的叶渡咽了咽口水,真刺激。

如果我能动就好了。

刘大夫又检查了一番叶渡的身体,嘱咐了叶大娘两句,带着两个兵丁也回去了。

此时的叶渡还有点回味刚才的感觉。

活了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被这么多女人喜欢。

尤其是头前那个古装红衣女人,那对挺拔,又挺又白,弯腰间沟壑必现,简直是人间极品。

让我再体验体验啊,轰走干什么?

果然梦境不配享受没真正体验过的东西。

就在这时,叶渡忽然感觉头开始疼,一股陌生的记忆席卷而来。

叶大娘在一边儿笑着说道,“我儿活过来就好,娘亲先给你去做些吃食,你先歇着。”

叶渡呆愣愣地看着房顶,他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他叶渡从黄袍加身的美团精英,一路牛逼一般的混到了某上市公司的保安经理,前些日子更是爱上了业主小兰,正是要软饭硬吃走上人生巅峰的好时候。

怎么就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历史王朝村正的身上?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莫非自己在小兰身上投入的太多,把身体掏空了也不肯休息导致的?

叶渡艰难的起身,打量了一下四周。

自己这个村正很穷,住的是土坯房,上面盖的是茅草。

家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屋子里有一张方桌和两把椅子。

虽然刚才那些不能自制的女人们被轰走了,但是家里人还在。

一个个瘦骨嶙峋,衣着破旧。

不过见自己苏醒,一个个脸上多了几分喜悦。

端着一碗糊糊状黑暗料理走过来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年纪,是叶渡的母亲,叫李十三娘。其随夫姓,大家又叫他叶大娘。

眼前还站着四个小丫头片子,是原身的妹妹们。

别看叶渡是村正,但是家里条件确实不好。

忍不住一声叹息,回味原身的记忆,怎么也是战场上杀伐的好汉,怎么就落魄成了这个样子。

叶渡多看了妹妹几眼,都瘦的要死。

尤其是最小的妹妹,明明已经十来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像是个五六岁的大头娃娃。

叶渡内心很无语。

老天爷你也太过分了。

不想让人过好日子呗?

小兰的怀抱多香啊。

你忽然给我删号重来,给我弄这么一个信号,你让我怎么练?

“大郎,快来吃点,刘大夫说了,你现在要多吃点好的。”

叶大娘端着糊糊走了过来。

叶渡对于这些糊糊极其反感,他看一眼就知道是黑暗料理。

但他的肚子真的很饿。

手不听使唤地就拿起了筷子,推着糊糊往自己嘴里送。

好复杂的成分。

入口他就感觉到了,应该是杂米、野菜、还有糠。

好难吃的味道。

这要是天天吃这个,还不如去死。

但他斜眼一看,就见妹妹们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自己,不停的吞咽口水。

“给妹妹们吃吧。”叶渡将碗递了过来,示意大妹叶秀娥吃。

老太太叹了一口气,上前说道,“儿啊,你别较劲了,今岁闹荒,整个河北道都是这个样子,朝廷不可能发救济粮了,你不多吃点饭,怎么有力气带着大家活下去啊。”

“娘,您误会了,我刚醒过来,没什么胃口。”叶渡很是委婉道。

叶渡觉得难吃到了极点的饭菜,到了妹妹们嘴里,简直就是人世间不可多得的美味,一大碗糊糊,一会儿的功夫就让她们四个舔干净了。

看着他们连筷子都舔得干干净净,叶渡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都是啥事儿啊。”

上辈子,有了业主小兰之后,便过上了锦衣玉食,快乐躺平的日子。

说实话,他压根就不知道,这世间还有这等地狱模式的生活。

有没有办法,重新登录自己的大号?

比如说删了这个号,***试试?

可是万一回不去呢?

叶渡无奈地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既然来了,就先面对现实。

起码让一家人能吃上饱饭再说。

“二妹,扶我出去走走。”

“哦哦!”二妹叶秀宁立刻过来,搀扶着叶渡的胳膊。

“别走太远。”老太太叮嘱道。

“知道了,娘。”

知儿莫若母,他老人家知道儿子,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醒来之后,肯定会想办法重振家业。

但是也没有必要那么着急啊。

见叶渡出了门,叶大娘思索了许久。

别管怎么说,先把儿子的身体调理好了再说。

当下将袖子里藏着的银簪子拿了出来,“秀娥,你拿着簪子去镇上的当铺里走一遭,可以换二千钱,买些好米,再切半斤肉回来。”

“好的娘。我这就去。”叶秀娥踹着簪子,就往外跑。

叶渡前脚出门,就见村里有不少闲人,看热闹似的对他指指点点。

因为听说清河村的村正要死,不少其他村的男人们过来看热闹,想着提起瞅瞅谁家的小娘子好看,到时候朝廷发小妾的时候,好出手。

结果没想到,叶渡没死,这群人心里多少还有点憋屈,说话自然不怎么好听。

“老天爷不开眼,怎么就活了呢?到手的小寡妇飞了。”

“什么开眼不开眼,这姓叶的无非就是想使诈,想骗朝廷的救济。”

“那天乡头过寿,让叶渡过去帮忙,他托着病躯,百般表演,极度奉承,不就是想让乡头松松手,给他们村子点粮秣吗。”

“要我说,就是闲的,真的当朝廷的官是那么好当的?”

“大家也别着急,我听说最近大山里闹匪,专门拿他们这种寡妇村动手,他这个村正活过来有个屁用,到时候一刀子下去,命还得没,这些小寡妇啊,还得让咱们挑。”

叶渡听着众人的议论,根本就没往心里放,倒是秀宁恨不得过去跟他们对骂,却被叶渡拦住了。

饭都吃不饱,哪有心思管土匪,至于别人说什么,随他们去。

叶渡还不信了,他一个现代人,又有原主戎马生涯的经历,连个小村正都做不好!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