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穿越 > 穿越以后,我被纨绔子弟缠上了

更新时间:2024-07-09 10:51:03

穿越以后,我被纨绔子弟缠上了

穿越以后,我被纨绔子弟缠上了 玉簟晓风 著

连载中 云禾林翘

穿越以后,我被纨绔子弟缠上了中主要人物有云禾林翘,是作者玉簟晓风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正在常读火热连载中。她出生于华国的中医世家,祖父和父亲都是华国鼎鼎有名的大国手。她从小在浓厚的医学氛围中长大,三岁便会背汤头歌,长大后更是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医学天赋,不仅学贯中西,还深得家传医学的精髓。年纪轻轻,她已是首都中医院最年轻的主任医师,前途一片光明。然而,一场飞机失事让她的人生戛然而止。再次睁眼,她居然变成了一名生活在古代世界的五岁女童。原主温柔善良的娘...

精彩章节试读:

滂沱大雨如瓢泼般倾泻而下,街道上已是行人稀绝,没有人愿意在这种天气出门。

然而,在官道旁的一条泥泞小路上,一名妇人怀中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女童,正在艰难前行。她们全身早已被雨水浸透,但妇人依旧脚步踉跄地向前赶路。

“阿娘,我冷。”女童紧紧抱着妇人的脖颈,小小的身子不停地发抖。

“翘儿,再忍忍。”妇人伸手抹去脸上的雨水,艰难地说道。

就在她们的身影刚刚消失在小路尽头之时,三名身穿蓑衣的黑衣人追了过来。

“在这里。”其中一名黑衣人指着地上的脚印说道。

“追!”

三人顺着脚印迅速追了上去。

破庙内,石墨站在门口,望着门外的瓢泼大雨,不耐烦地撇撇嘴:“啧,啧,啧,这是天破了个窟窿吧,下这么大的雨。”

庙内的空地上,铺着一块色泽上乘的虎皮,一身素色锦袍的少年沈煦,正盘腿坐在虎皮上闭目养神,他面色有些苍白,似乎有疾在身。

突然,石墨目光一凝,转头对沈煦道:“少爷,有人来了。”

沈煦猛然睁眼,倾耳聆听后,霍然站起:“先藏起来。”说罢,纵身跃上石台,隐匿在神像之后。

石墨迅速抓起地上的虎皮,也一个纵身跃上石台,身影随即消失不见。

二人隐匿好身形,透过狭缝向外窥视,只见一名浑身湿漉漉的妇人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女童,脚步蹒跚地迈入破庙。

她四下环视了一圈,最终目光落在神像前那张破布围边的供桌上。

妇人疾步上前,将怀中的女童塞入供桌下,低声嘱咐道:“翘儿,藏好,无论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出来,不要出声,记住。”

女童的泪水在眼中打转,稚嫩的声音带着哭腔:“阿娘,我怕。”她的眼中满是惊慌和无措。

“翘儿,记住,去药王谷找你的外祖父,他叫云禾。”妇人边说边从脖子上取下一块玉佩,戴在女童的脖子上,又将她往桌下推了推,掩上布帘转身就走。

“阿娘……”布帘中传出女童无助的哭声。

妇人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女童藏身的供桌,泪水悄然滑落:“翘儿,听话,藏好。”说完便决然转身,消失在雨幕之中。

供桌下,女童蜷缩成一团,双手紧紧捂住嘴巴,泪水顺着指缝不断滑落。

“少爷,药王谷。”石墨的目光转向沈煦。

沈煦微蹙眉头,望向妇人离去的方向,妇人的身影已在雨幕中渐行渐远。

突然,三道黑影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那三人看到妇人后,便加快步伐朝她逃离的方向包抄而去。

“石墨,去看看。”

“是,少爷。”石墨迅速闪身冲入雨幕中。

三名黑衣人此时已将妇人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已抽出长刀,狠狠刺向妇人的腰间。

“啊!”一声惨呼自妇人口中传出。

石墨面色一冷,脚尖点地,纵身跃向妇人。他的身子还在半空,便已抽出缠在腰间的软剑,银光一闪,直奔那名正从妇人身上抽出长刀的黑衣人刺去。

另外两名黑衣人见状,立刻挥刀上前阻挡石墨的攻击。

电光火石之间,剑光一闪,那名距离石墨最近的黑衣人动作一僵,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前方。

另一名黑衣人一怔,转头朝身旁的人看去,只见那人的脖子处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痕,随即鲜血喷涌而出,那人捂着脖子,踉跄着步子朝后倒去。

“老二!”另一名黑衣人再也顾不得与石墨缠斗,一步上前扶住即将倒下的那人。

“二哥!”那名长刀还在妇人身上的黑衣人猛地收回刀,长刀带着血花从妇人身上抽出,妇人又是一声痛呼,摔倒在地,鲜血顺着伤口汩汩流出,瞬间将地上的雨水染成一片血色。

手握带血长刀的黑衣人朝石墨攻了过来,此时,抱着已死去老二的男子也放下尸体,目眦欲裂地朝石墨攻去。石墨身形灵活,在二人之间闪展腾挪,瞬息间,三人便缠斗在一起。

接着,又是一声惨呼,伤了妇人的黑衣人老三捂着断臂靠在另一名黑衣人身上,拿刀的那只手已齐肘断落在地。

雨水依旧哗哗地落下,石墨长剑一抖,剑上的血水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两人。

“老大,我们不是他的对手,走!”被叫老大的黑衣人扶着断臂男子,心有不甘地狠狠瞪了少年一眼,转身迅速离开。

石墨将软剑收回腰间,快步走到妇人身边。此时妇人斜躺在地上,一手捂着伤口,面色苍白,鲜血顺着指缝不停流淌。

石墨伸手快速点了妇人伤口四周几下,抱起她转身奔回庙中,轻轻将她放在地上。

沈煦快步上前,从怀中取出金创药,想要给妇人止血,妇人却轻轻摇头,吃力地将头转向供桌的方向:“翘儿……。”

沈煦会意,立刻走到供桌前,掀开布帘。

供桌下,缩成一团的女童看到躺在地上的妇人,便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阿娘,呜呜呜呜……”

看到惊慌失措的女童,妇人伸出手轻轻拨开她脸上粘着的碎发,柔声道:“翘儿,不哭。”

“石墨,快去请郎中。”沈煦急切地说道。

“不,不用了。”妇人轻轻摇了摇头,转而看向沈煦:“不知您如何称呼?”

“在下沈煦,威远侯沈逸之子。”

“您是威远侯府的公子?”妇人眼中顿时闪烁出一丝希望的光芒。

“正是。”沈煦说着,从腰间取出一块令牌,递到妇人眼前。

“我信你,咳咳,沈公子……我,我叫云柔,这是我的女儿林翘。我的父亲是药王谷的谷主云禾……咳咳,求你,帮我把我的女儿送回药王谷。”

云柔说着,伸手紧紧抓住沈煦的手,目光中充满了恳求和期盼。

“云夫人,您别急,我们马上去请郎中……。”

“不,我已经不行了……求你!”云柔摇了摇头,声音微弱却坚定。

“好,我答应你。”沈煦郑重地点头。

“翘儿。”云柔的目光转向林翘,伸出苍白的手,吃力地擦掉女儿脸上的泪水。

“阿娘,呜呜呜……”林翘已哭得泣不成声。

“翘儿,阿娘不能看着你长大了。你要好好的……”云柔的目光中满是留恋和不舍。

“阿娘,呜呜呜,你这是怎么了?呜呜呜……”林翘的哭声愈发凄厉。

云柔不舍地抚摸着林翘的小脸,眼神望向远方的药王谷,口中喃喃道:“阿爹,我后悔了……。”

突然,云柔的身子一僵,抚在林翘脸颊上的手缓缓滑落,目中的光芒一点点消散。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穿越以后,我被纨绔子弟缠上了或者回复书号12228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