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仙侠 > 想拐大师兄却被创飞了

更新时间:2024-06-26 15:08:10

想拐大师兄却被创飞了

想拐大师兄却被创飞了 九竹 著

连载中 颜回顾鹤云周睨

《想拐大师兄却被创飞了》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颜回顾鹤云周睨,是作者九竹倾心巨作,已上架快看。全书主要讲述为了能追上顾鹤云的脚步。我不顾凡人之躯,强行修炼。可最后只换来,他说我的爱恶心。后来,顾鹤云将我亲手送入万妖窟。受无尽折辱。出来后,我不再捧着心与他。他却问我,为什么不爱他了。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为了能追上顾鹤云的脚步。

我不顾凡人之躯,强行修炼。

可最后只换来,他说我的爱恶心。

后来,顾鹤云将我亲手送入万妖窟。

受无尽折辱。

出来后,我不再捧着心与他。

他却问我,为什么不爱他了。

1

从万妖窟走出来的那天,整个门派的人都来了。

他们看到昔日活泼外向的掌门侄女衣衫褴褛,浑身都带着伤痕。

像条丧家之犬一般。

眼底神色各异。

有嘲讽,有怜悯,还有傲慢。

万妖窟一年,我竟一丝情感波动都没了。

一如他们口中的。

无情道。

我从他们身边走过,一步步走上山门。

那里有个人在等我。

我沉默低头,要是换作以前,我必定扬起下巴让他让开。

原因无他。

这个男人是顾鹤云的师弟。

叫周睨。

听说是从山下捡来的。

看着可怜,顾鹤云便收了他当自己师弟。

你瞧,他对旁人,总是要比我宽容的。

周睨很少说话。

因此每次见到他,也只是打个照面。

当时我一门心思都在顾鹤云身上,对于别人,我一直都是视而不见的。

“师姐。”

他唤住了我。

我停下,听见他追上前的声音。

心开始剧烈抖动起来。

与之还有轻微颤抖。

其实我也不想的。

身上尽数是温暖的光芒,我已经从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出来了。

但听到身后有声音。

我就会克制不住自己的恐惧。

周睨见我这副样子也是一惊,缓了口气。

“师兄要见你。”

原本我可以拒绝。

但我刚回来,行事已经不像以前高调了。

因此我转了方向。

脚步朝顾鹤云的清风苑走去。

2

清风苑,是他修行的地方。

只是他常年在外收妖,很少回来。

里面的一切,都是我精心装扮的。

穿过风雨廊,清风苑熟悉的一切逐渐展示在我眼前。

顾鹤云坐在石桌上,茶香伴着水汽,迷糊了他的双眸。

眉目舒淡,衣摆如流云,玉冠束发,如竹海绿影,带着温润的自在从容。

是啊,整日缠着他的女人受到了报应,不用日日瞧见,自然每天都是舒心畅快的。

我满嘴苦涩,一步步挪了过去。

“顾师兄。”

我用众人口中的称呼唤他。

顾鹤云没有抬眸,只是淡淡一句。

“回来了?”

我点点头,不自觉垂首。

却看到自己双脚***,鞋子早在进万妖窟时的逃亡中不知去向,如今上面都是伤痕。

我不自觉缩了缩脚。

但已经布满划痕的衣裙哪里还能遮住。

只能缩回个大半。

红肿的指头还露在外面。

“这次回来,行事作风都要仔细些。”

“再被旁人抓到把柄,就连师父都救不了你。”

我明白他的意思。

他口中的师父是我舅舅。

自幼便离家修行,在我爹娘离世后便将我带回来。

他本想着等我年纪到了,再替我相看人家。

是我不自量力,看上了他想要继承衣钵的优秀弟子。

才将自己落入如今万劫不复之地。

顾鹤云的视线在我身上不断扫视,我被盯着僵硬。

万妖窟里的记忆又浮现在脑中。

直到双脚都站麻了,他才继续开口。

“怎么这样回来了?”

声音有一丝不满。

3

我听出来了。

他在嫌弃我丢舅舅的脸面。

因为我当初被关进万妖窟,是以修炼的名义。

众人都明白里面有什么。

但没人敢将这块遮羞布撕下。

可现在我不仅浑身是伤,衣服也破破烂烂的,像个街边乞丐。

无疑是在打他们的脸。

我丝毫不敢反驳。

从前我仗着舅舅的关系,成日招猫打狗。

哪怕对着顾鹤云,也是直呼其名,丝毫没有寄人篱下的自觉。

但现在我明白,在这里,他们是一家人。

而顾鹤云身为下一任掌门。

他才有权力决定我是否能留下。

这是万妖窟教会我的道理。

在里面,你必须依附强者。

在这个门派里,同样适用。

我嗫嚅了一会,才低头道:“对不起。”

在万妖窟里,我一开始带着娇小姐的脾气,很快就被打服了。

这期间发生多少事,我都不愿意回想。

他们无法在顾鹤云身上讨回来。

便尽数都发泄在我身上。

要是以前的颜回,一定会径直坐下,然后抱怨自己受了多少伤害,撒娇着让顾鹤云帮她出气。

可现在的颜回,只会垂首将手恭恭敬敬放在两侧。

然后轻轻回一句。

“是我想得不够周到。”

我不该从那种地方出来后,没有及时收拾干净再体面出现。

顾鹤云嗤笑一声。

“她说得没错,万妖窟把你**得不错。”

4

他起身走近,手微微抬起。

我下意识蹲下。

抱起头,闭上眼。

空气一下子变得稀薄。

我的呼吸声急促在小院里回响。

很久之后,我才反应过来。

我已经出来了。

我从万妖窟出来了。

在这个地方,没有突然打人的妖物。

也没有掐着你脖子,要你偿命的鬼怪。

倒是顾鹤云,脸阴沉得可怕。

“抱歉,我以为。”

我以为你要打我。

和万妖窟那些妖物一样。

端着笑,但打起人来毫不手软。

我想解释的话一下子哽在喉间。

还能说什么呢?

对方是顾鹤云。

那个哪怕你在他面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死死抱着他腿喊着认错也不肯放过的男人。

会强硬将你扔进不见天日的万妖窟。

你还有什么好与他解释的。

我心下苦笑一声。

怕是我死在他面前。

顾鹤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只会吩咐一句。

拉出去埋了。

5

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没能睡上一个好觉。

万妖窟里都是门派里抓进来的妖物。

他们杀人如麻,又神出鬼没。

尽管舅舅在我身上下了保护的结界。

也只能抵挡那些修为低下的。

要是一些修为高的,我就是他们的玩物。

不断被打又不断医好我。

每次将我逼近死亡,又一把拉回我。

他们说,这是顾鹤云在他们身上留下的痛苦。

既然我喜欢他。

那便让我替他偿还。

毕竟顾鹤云说了,只要我不死,其余他都不会管。

我甚至到后面,只要一点风吹草动,便要下意识逃跑。

在他们心中。

根本不懂什么叫怜悯。

好在这一年的追杀和欺辱。

终于磨灭了我对顾鹤云的那些心思。

日后也不会心心念念于他。

舅舅一开始劝诫我的话没有说错。

他是修为者,而我只是普通人。

我最好的结局,便是过我自己的人生。

等老了含饴弄孙,平安度过我这一辈子。

顾鹤云没有多话。

只是扬了扬手让我离开。

我暗自松了口气。

其实就应该是这样。

他是舅舅的大弟子,是我的师兄。

但绝不会再与我有其他牵扯。

我们之间,最好一直像现在这样。

生疏有礼。

6

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院落。

因自幼就是被人服侍长大,舅舅专门给我找了两个丫鬟。

现在她们正小心翼翼在一旁伺候。

其中一个拿出一件胭脂红芍药花纹长裙。

我只是摇头。

挑了件月白色裙衫自己换上。

她们惊疑不定地互视一眼。

扑通跪了下来。

“小姐,要是奴婢们有什么做得不好,您打我们吧。”

我叹口气。

顾鹤云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脸上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

“颜回,还是受不起的大小姐脾气吗?”

我沉默应对,只是抬脚往外走去。

在他心里,我的形象已经定型。

因此哪怕我再多言,也只是狡辩。

至于这两个丫头,她们是服侍我而存在。

这么直直跪下,也只是怕我不需要她们,被舅舅打发走而已。

她们本就无家可归,因此只能攀附着我。

就像我一样。

尽管有着掌门外甥女的名头。

但谁将我放在眼里呢?

她们是被买回来的,好歹有身契在舅舅手中。

而我如无根浮萍。

连退路都没有。

7

梳洗完来到舅舅这里。

他正一脸焦灼。

“师父,您瞧,我说得不错吧,颜回师妹如今看上去可懂事了不少。”

从外面进来一个女子。

白玦飘飘,长发如墨,清冷如月的气质更是出尘。

她是门派里善解人意的大师姐,李诗晴。

她自幼便被舅舅捡回来,但舅母不是很喜欢她,每次见面都是淡淡的。

只是等李诗晴长大后,却有了不少爱戴她的师弟们。

如今这话一出,众人纷纷应和。

连顾鹤云也赞同她的话,随后看向我便是一脸斥责。

他还是觉得我不懂事。

舅舅自幼便看着我长大,可我只会不断给他闯祸。

要不是我来这里,舅舅也不会一边要整理门派事务,一边教养我。

“好了,颜回刚回来,先去吃饭吧。”

舅母也是一脸欣慰。

上前拉起我的手。

却被我躲开了。

她一脸错愕,连我自己都是满脸尴尬。

“对不起,舅母。”

我轻声开口,但不想告诉他们。

我躲开舅母伸过来的手,是因为我怕。

万妖窟的可怕如烙印般深深刻在皮肤里,深入骨髓。

哪怕我再提醒自己。

也无法再和旁人亲亲热热的。

顾鹤云忍不住上前想要斥责我。

嘴巴还没张,舅母便笑着打圆场。

“是我太急了,颜回刚回来,想必还没休息好。”

“等会儿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要想。”

舅母的声音一如既往温婉。

可我还是一脸淡漠。

若是以往,我早就扑入舅母怀里哭个不停。

可现在,我连挤一滴眼泪都无法。

只能干巴巴道谢。

反倒舅母转过身,快速抹了眼角。

旋即又看向我,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所有人都在假装一切都是正常的。

但大家都清楚。

很多事情,已经无法回头了。

8

他们修行自诩苦修,因此饭食并不丰盛。

我将筷子拿起时,舅母脸上的赧愧还未褪下,便吃惊看了我一眼。

“颜回,你回来得突然,这些还是鹤云亲自下山去买的,要是有想要的便说出来,让你顾哥哥再帮你跑一趟。”

筷子顿时重如千斤。

就连嘴里都没有什么食欲了。

我起身朝顾鹤云行礼:“多谢顾师兄。”

顾鹤云的脸一下子变了。

嘴角还没来得及收起,僵在脸上。

“不必客气。”

他冷哼一声,一旁的李诗晴笑着打趣:“看到咱们小师妹真懂事了。”

她继续道:“不知万妖窟里是谁教导了妹妹这么懂事,咱们可要好好感谢呢。”

教导?

我不由想起万妖窟里昏天暗地的画面,那些獠牙毕显的妖孽将我抛起落下,骨头碎裂是常有的事,但他们又会用最残酷的方式帮我骨头接上。

可妖孽怎么会接骨呢?

因此他们又找到了新的玩乐游戏,一个个像拼接一般,很长时间我都是疼得昏过去,又被疼得醒过来。

根本没有拒绝的可能。

因此我开始没日没夜地逃跑和躲藏。

醒来那刻也会紧张看向四周,生怕又遇上什么妖魔。

李诗晴依旧是含笑看着我。

只是眼底带着轻轻的不屑。

“师妹,你说是吗?”

舅母皱眉道:“行了,颜回既然回来了,日后就没有万妖窟这件事。”

“诗晴,你既然是大师姐,有些时候,就拿出你的体贴来,别让我再听见刚才的话。”

李诗晴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的。

“师娘。”

顾鹤云不自觉将李诗晴挡在身后。

“诗情不过也是顺嘴一说。”

他永远都是这样,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

旁人是绝对不能说一句李诗晴的不好,在他心里,李诗晴就是他的一切。

但好在,我现在已经对这种事没有任何波动了。

只是顾鹤云见我如此沉默,又是拧着眉,一脸不快。

真是奇怪,我当初不愿意他和李诗晴站在一起,他要生气。

现在哪怕他和李诗晴在我面前暗送秋波,我都淡然处之,但他还是生气。

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