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玄幻 > 我本无命

更新时间:2019-07-18 19:14:07

我本无命

我本无命 提笔安天命 著

连载中 白十一阿彩 冶艳小说 纯爱小说 召唤小说 炼丹小说

今天给各位看官老爷带来的这本《我本无命》讲述了白十一阿彩的事情,作者提笔安天命笔下的小说内容绝对精彩刺激,是一部消磨时光的佳作。白十一出生便泄了天机,受了天谴,遭大道所抛,成了天煞之星转世,修炼无门。直到与他夜夜相伴的一只夜莺,将他带入碧落黄泉九曲幽,遇见一老者,才得遇机缘,踏入修仙之路。

精彩章节试读:

永河大陆分东南西北四块分河流域,中间是一块被名为星辰的内陆海围起的河中陆。

大陆以修炼为本,商为盛,又以同修盟、行修会为朝,二分天下,再辅以如林派系宗门,互相争斗,相辅相成。

自上古神人文明,到初世上乘佛法的菩萨佛陀文明,再到礼行现世,大陆历史横跨三亿七千六百余年,衍成如今全民修武,众生修真体系。

修武分武道九境,再细分人界三境,炼体,开窍,生武,地界三境,锻筋,炼骨,融身,天界三境,蜕灵,升灵,涅槃。

修真分灵道九层,又分人界三层,通脉,启灵,脱凡,地界三层,筑基,金丹,元婴,天界三层,虚神,凝体,渡劫。

一境一天地,一层一世人。

传闻九境九层之上,还有第十境,第十层,但两亿九千年来,无人触之其上,也无人知晓其左右。只知是上古时期众神开天辟地后人类与灵兽狂蛮争天夺地时的壮举,听起来是神鬼莫测,但大都是酒楼、茶馆休憩闲聊时的怪说杂谈。

算不得多真。

再说练气修真,道是众生求仙如路无冻死骨,是但凡有财力者,人人皆可寻的法门,实则不然。天有道,仙凡有别,灵又显高低。无灵根者,终生憾死无道缘,百般锤炼无有形。

——————————

正月三十,惊蛰。

永河大陆北河流域以东,祈梁城。

夜半子时,万籁寂静,正是人初入梦又紧裹衣被的时候。

白府,书香院。

院中有棵上了年岁的老槐树,正屋隔窗漫洒了些昏黄光影,照在老槐树上,影影绰绰,映出枝头那只年轻黝黑的小夜鸢,正瞪着两只如夜星辰的鸟眸,瞧着光影里透出的桌边夜读人,人影不大,约莫也就四五岁。

巡院的管家提一盏画着白府二字的大红灯笼,路过书香院时不由驻足,就站在那棵老槐树下,抬头露出满是风霜皱纹的脸,定定地瞧着光里人影,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心疼与慈祥,“唉...小少爷,又在寻那不周山了。”

管家驻足良久,才慢慢转身,离去时,还不忍心地又回头瞧了一眼,嘴里又叨念了几句,“仙家福地,羽化仙人啊...几时瞧过我等凡俗命?”

夜更深,偶有徐风过,枝头夜鸢也悄悄闭上了眼。

被老人心疼的小少年,姓白,名十一,是这白府的金疙瘩,是祈梁城的脊梁王爷,白起的小儿子。此时正大睁着眼睛抱着一本名为“大陆寻仙志”的厚厚书籍,一双大眼中无神也不聚光,呼吸平稳,均匀,小鼻子也冒出了白泡,睡着了。

月渐转,天微明。

假寐了一夜的夜鸢神清气爽,鸟眸闪过一丝红芒,瞥了一眼熟睡的十一,竟露出一丝不满,然后清脆鸣叫了声,觅食去了。

十一一个机灵,醒了。

醒来的十一伸出蜡黄无肉的小手,使劲拍了拍自己同样蜡黄消瘦的小脸,唤着清脆的声音,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白十一啊白十一,怎么又睡着了。”

桌上的白蜡已燃到了底,屋子里有些暗。

十一又拍了几下小脸,抓了抓头发,似是心中有些烦躁,将书本小心合上,抬头透过窗向外看了看。在天一边,一座连绵起伏,雄峨高立的山峦向天而立,山色苍郁,山腰有云,山峦的低凹处,有日出的黄晕透出。

他瞧着山,眼中渐起一丝希冀和向往,手托着蜡黄消瘦的小脸不由瞧的痴了——此山名曰有龙,据说是取“有龙则灵”四字真意,不过十一从大陆寻仙志上面看到过,那座有龙山,是传闻中真正的仙家福地,奉着真龙。

黄晕渐成白光,打在十一脸上,有些刺眼。

他眯了眯眼,有些悻悻然地收回了目光,叹喃道:“天怎么又要亮了,天亮了,五姐就也要走了,不知道青鸾山到底怎么样...”

“真想去瞧瞧啊...”十一起身揉了揉坐的有些麻的小屁股,伸手穿了件棉衣,外面又多披了件绒袍,这才推开门走了出去。

站在院子里的十一还能透过院中老槐感受到昏明的月光,十一抬头向天看去,嘴角不觉勾起了一抹弧度,“真好。”

月如钩。

书香院挨着管事下人住的管事院,此时正是白府管事下人们晨起开始武道训练之时。

“小少爷,早啊。”

“小少爷早安。”

“哎呦,小少爷慢着点,可别摔着了。昨天又看了不少书吧?怎么不多睡会?”

“放心吧,天爷爷,我好着呢。以后睡觉的机会多的是,我得珍惜着点醒着的时候。”

十一路过时,但凡见到的家丁管事,都会与他打上一声招呼,尤其是年迈的管家贺天,膝下无子,对他最是慈爱。

他脸上挂着稚嫩的甜笑,一一回应,随即向盥洗间走去。

身后管家贺天似是想起什么,向着十一背影喊道:“小少爷,听说城西的灶王戏台那来了伙杂戏班子,要在咱城里乐呵上三天,一会待小姐走了,老奴带小少爷去散散心吧。”

“好,天爷爷。”十一没回头,只摆了摆手。

他走后,这些下人和管事望着他离去的方向,脸上都挂上了一层隐晦的叹息和心疼,一直好一会管家贺天才拍了拍手,轻喝了声,下人们这才迎着朝阳,呼着白气,开始了晨起的武道训练。

似是训练太过投入,十一悄悄立在院门口一角,无人发现,自然也就无人瞧的见十一脸上小小的羡慕和渴望。

十一用冰冷刺骨的冰泉水,简单抹了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些,便向着白府祠堂一路行去。路过五姐的清灵院时,发现五姐也已起了,正在院子里做着几个让他羡慕的奇怪动作,周身有着淡淡的雾气环绕。

十一很想跟着五姐一起做那些很奇怪的动作,或者说他也很想周身可以有那些雾气环绕,哪怕只有零零散散的一点点也好,他也知足。

奈何他不能。自他出生之日,经受了场晴天霹雳,天降雷罚后,他身体就坏掉了,修武无根骨,练气无灵根,活命无年岁。

倒是头脑还比较好使,过目不忘,只是,又有什么用呢?

那些从书上瞧见的“朝在彩云路,夕已至江南。”,“上可穷碧落,下可至黄泉”,再就是说讲那兵家的仙家修士“我自一剑破万法!”,单单瞧着就让年幼的小十一热血沸腾。

可惜他不能修炼,是空有金山银山在,只能看着不可搬,这些都已成了奢望。

这过目不忘的本事,似乎反倒成了负累。

少女打完手中动作,看见十一小心立在门口,慈笑着向他招了招手,“小弟,这么早,怎么不多睡会?是不是又熬夜看书了?”

少女面容可要比他红润多了,像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年岁倒也并不比少年大多少,看起来也不过是十一二岁。

十一向少女跑去,摸了摸头发,腼腆一笑,“五姐...”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他看着笑吟吟的五姐的清澈大眼一下子就变得红红的——他知道五姐今天就要走了,要去随仙家道人学那通天彻地,长生不老的道法。

他有羡慕也不舍,想到自记事以来,和五姐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少年就有想哭的冲动,但坚强的少年,忍住了,他可不想让五姐走的不放心,若是因此再坏了他五姐的修行大道,那他就真跟白家的千古罪人无二了。

只是今日一别,何日再见?

都说仙家修炼无岁月,就是一甲子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可擅推演、丹药之道的余玉羽仙师说他是漏灵之体,活不过十载之数,那他还能看得见一甲子后的天微明吗?

他已活过五载,三载沉书,是以书中有万法,书中有千识为期,每日夜深人静时,他的书香院都会亮着昏光,有时一直到天亮,为了此事,父亲娘亲,还有他的这些哥哥姐姐们,都已抹泪不知几多次,十一都记着呢。

可奈何他将大陆流通的医药典籍全翻遍,也未曾寻到破解他这漏灵之体的法子。

十一心有沉重,但依然唤着轻松道:“五姐,在想什么呢?”

原来少女不知何时瞧着少年已是痴痴地红了眼眶。少女撇过头擦了擦眼角,将十一拉在怀中,又揉了揉十一被冻得通红的小脸,认真道:“没什么,小弟,姐答应你,姐这次去青鸾山修行,一定帮你寻到解你身体的法子!”

“姐别担心啦,姐只要修为高高的,十一就也可以像朱人杰一样出去臭屁了。”迎着朝阳,十一咧嘴一笑,伸出蜡黄无肉的小手臭屁的拍了拍少女的背。

直到这时,十一才会透出一股孩子气。

少女的眼,立即又红了,“姐答应你。”

晨阳下,宅院里,少年望着朝阳心生向往,少女望着少年心随。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冶艳小说
  2. 纯爱小说
  3. 召唤小说
  4. 炼丹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文学

回复我本无命或者回复书号2006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