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武侠 > 那些江湖的人

更新时间:2019-12-06 16:09:18

那些江湖的人

那些江湖的人 阿镐 著

连载中 阿滨李般若 贵族小说 逆袭小说 异世小说 纯爱小说 神医小说

独家新书《那些江湖的人》由知名作者阿镐写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阿滨李般若,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阴冷,冷到刺骨,冰入人心。老人吐出最后一口气,似是那燃到最后的风烛。少年抹了抹发红的眼眶。师傅,那女人我替你去护,那男人我替你去寻,那剑我替你去挥。--------四代人的变迁与挣扎三代人的恩怨与折磨两代人情爱与苦一代人的奋斗!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阴冷,冷到刺骨,冰到人心。

从山上刮下来的鹅毛大雪,把那一间小木屋包成了小冰屋。屋里炕上,一个正浑身颤抖的老人,在这冰天雪地的天气里,老人却满额头的汗珠。

老人身旁一个哭红了眼眶的少年,正一次次呼唤着,但是这颤抖的老人,却并没有给予这少年任何回答,那一张格外苍老的脸,一直在煎熬着。

木屋的墙壁上,用黑灰歪歪扭扭的写着几行字。

吾有三杯浊酒。

一杯敬世俗。

一杯敬野火。

一杯敬这世间情爱的苦。

“酒...酒....”老人喃喃着,声音很是微弱。

少年慌乱的从床边拿起那一壶酒,这一壶是老人平日里舍不得喝,只有过年才会小小饮上一杯的药酒,少年也不知这酒到底对老人,到底有着什么重要对于意义。他扶起瘦的如同枯木的老人,拧开酒壶,喂了老人几口酒。

这一次,老人不如往常那般吝啬,大喝几口,脸上才多了几分血色,他那满是老茧如同竹竿的手死死抓住少年,似是无法从嗓子再发出声音,他用沙哑的声带说道:“阿滨,这个冬天,我熬不过去了。”

少年不停抹着眼泪,他喃喃道:“师傅,你熬的过去,你身子骨还硬朗的很,我现在就山上去采药,我一定把你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老人听过后却紧紧抓住了少年的手,冲少年摇了摇头说道:“傻孩子,那大山上的药,又不是什么仙丹妙药,我活了八十七年,也该走到头了。”

少年深深低着头,已经泣不成声。

老人松开少年的手,摸了摸少年的脑袋,格外和蔼的说道:“想不到那个陪我来到这穷乡僻壤,见到一只老鼠都会吓的哭鼻子的孩子,现在长的这么大了,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我这辈子,做了一辈子的愧心事,但是唯独这一件,我这个双目昏黄的老东西,没有做错。”

少年抹了抹眼泪,努力做出一副让老人放心的模样,虽然他的脸上还有着那岁月还没来得及抹掉的稚嫩,不过他的眼神,却有着一种这个年龄段孩子所没有的坚毅。

老人咳嗽着,声音也变的越加的微弱起来,他知道,他的时候或许到了。

“阿滨,这辈子我只放不下三件事,第一件是一个女人,第二件是一个男人,第三件是一把剑。我这老东西,除了苦日子什么都没有给你,到最后也没有什么都留下,只有这么一个烂摊子。”老人惋惜的说道,或是在这深山老林,支撑着他而活的,也唯有这三件未了的事儿。

少年点了点头,说道:“师傅,那女人我替你去护,那男人我替你去寻,那一把剑我替你去挥。”

老人笑了,似是终于听到了他想要听到的答案,他的手慢慢垂落下去,干裂的嘴唇动了动,喃喃道:“苦了你了...”至于再往后说了什么,即便是离他最近的少年也听不清。

他最终合上了眼,走的一脸淡然,身旁的少年却哭的撕心裂肺。

------

刚刚的一切,似只是一场噩梦。

他心口的疼痛,无时无刻在告诉着他,这并不是一场梦。

温暖的阳光打在阿滨的脸上,他睁开眼,太阳初升,小兴安岭似是再也找不到比这更好的天气。

他擦掉脸上未干的泪迹,脑海之中挥之不去的是那个冰冷的夜,还有他最后不停喃喃的那一句话。

“师傅,那女人我替你去护,那男人我替你去寻,那一把剑我替你去挥。”

房门打开,吹进一阵寒风。

“滨哥,陪我出去玩。”一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到他床前,拉着他的手撒娇道,在这个穿着绣花鞋的小女孩身后,还跟着一条体型巨大的熊獒。

阿滨看着孩子那天真无邪的脸,笑了,他就这样被这一只小手拉到屋外,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雪景,美到让人动容,就好似一个空灵的世界,一个让人忘却江湖的世外桃源。

身穿小红袄的小女孩奔跑在雪地之中,留下一串小脚印,那一只大熊獒紧随在她的身后,一人一狗玩的不亦乐乎。

门前,一个戴着头巾的女人正扫着雪,那是一张饱含岁月沧桑的脸。不过根据这个女人的五官,似是能够想象出这个女人年轻时有着一张绝美的容颜,但是再怎么美丽的容颜,终有一天会被这悄无声息的时间所磨灭,但是那容颜所留下的故事,却是永存的。

“白姨,我带小虎牙出去了。”阿滨对着中年女人说道。

女人抬起头,冲阿滨慈祥的笑着,柔声叮嘱道:“早些回来,外边风雪大。”

阿滨点了点头,给予她一个如同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他跟上那脚印,不忘冲那玩雪起劲的小女孩喊道:“小虎牙,跑快了滨哥就跟不上了。”

但是他越是呼喊,她总会如同银铃一般的笑着,很任性很任性的越跑越快,跑的越来越远......

有这么一天是小兴安岭最温暖的天,也就是那么一天,他再也听不到那银铃一般的笑声。

----------

这又是一场梦吗?阿滨睁开眼,自己正在一辆飞速行驶的火车之中,一个女乘务员正一脸疑惑的看着他,因为这个男人闭着眼睛,却流出了眼泪,她有些好奇这个身穿绿色运动服,戴着一顶白色棒球帽的年轻人,到底做了一场什么样的梦。

阿滨见这个姿色不错的女乘务员盯着自己,他挤出那张阳光灿烂人畜无害的笑脸说道:“怎么了?”

她一时有些慌乱,也想不到这个男人会突然醒了,脸有些微红的说道:“快要到站了。”

他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就把目光移向了车窗外,车窗外已经不是那一片荒凉跟渺无人烟,而变成了数不清的村落。

女乘务员走开,她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但是显然这个土的掉渣的男人对她并不感冒,所以她没有再自讨没趣,只是琢磨着这是一个怎样的怪胎。

火车,慢慢靠近那一座陌生的城,不过车窗倒映出他的脸,却是格外的平静。手机铃声从他的兜中传了出来,他摸出那按键的山寨手机,看着来电号码,表情凝重了那么几分,他接通电话。

“阿滨,你怎么就这样来了,我派人去接你不就好了?当年你师傅对我有恩,他现在走了这人情我没人还,只有还给你了。”电话对面,是一个很浑厚的声音,这浑厚的声音格外的热情跟豪爽。

“九爷,这就免了,我这一次是为了三字剑而来,这是我师傅临终的心愿。”阿滨很是客气的说道,似是有些不习惯这未曾见面的男人所给予他的热情。

对面听过三字剑这名字后,陷入了一阵沉默,良久之后男人才开口说道:“那么我们当面聊聊,我会派人去火车站接你,这一次你就不要推脱了,否则我心里真过不去。”

既然这个男人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阿滨要是在推脱,就有些不识趣了,他一口答应了下来,告诉了对面的男人到站的时间后,就挂掉了电话。

窗外的景色黯淡下来,终于可以看到那一座灯火阑珊的城市,火车中开始播报到站信息,他起身背上行李下了火车,没有再撞见那个乘务员,毕竟这温如水的生活之中,哪有那么多缘分,在下车之际给那绰号九爷的男人打了一通电话。

在了解了来接他之人的面貌姓名过后,他才走向大厅。

人来人往的大厅之中,别说找一个未曾见过的人,找一个熟人都是很困难的事情,阿滨顺着人流来到大厅出口,这时他才在出口的位置看到了九爷所描述的那么一个异类,一个痞子。

一个不顾禁止抽烟标志,在大厅门口柱子旁抽着烟的男人,阿滨走向他,拍了拍那男人的肩膀。

那男人就好似受惊了的兔子一般,立马跳开,手放到腰间的位置,无比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么一个家伙。

阿滨一脸如同阳光般笑容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上上下下的看着他,眼神很不是友善。

人来人往的火车站中。

这两个生于两个世界,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就这样不算多么机缘巧合的相遇了。

更多免费章节阅读推荐:

猜你喜欢

  1. 贵族小说
  2. 逆袭小说
  3. 异世小说
  4. 纯爱小说
  5. 神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侠盗网

回复那些江湖的人或者回复书号1882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