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玄幻 > 巡狩江山

更新时间:2019-05-24 19:21:04

巡狩江山

巡狩江山 伴卿一醉 著

连载中 段琅段天涯 冶艳小说 电影小说 民国小说 宫廷小说 报复小说

主角是段琅段天涯的名称叫《巡狩江山》,是作者伴卿一醉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段氏灭门,危急之时,一头驯养的大熊救走了襁褓中的幼主段琅。而襁褓中,还隐藏着风云天下的影者令牌。十六年后,喝狼乳长大的段琅成为山林之王。在襁褓中看到三伯的遗书,段琅得知了自己真实身份。他放弃了山林,这天下才是他段琅的狩猎场。猎者无疆,执剑天涯,谁能称王!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节驯兽救主

大夏国敬继山下,段氏府邸内外杀声一片,乌压压围满了锐锋营大军。这是一支由大夏帝君直接掌控的精锐之师,本该镇守京都,却来到了敬继山围困段氏一族。

府邸内血流成河,府主段天涯一柄鬼头刀奋力拼杀,战事已经缩小至内宅核心区域。

段天涯站在内宅台阶之上,四个儿子只剩下了一人,其他三子都战死在前厅。段天涯横刀立马,怒视着迎面而来的宫中第一侍者太监卫侗。

卫侗面色阴沉,也震惊段氏一族底蕴如此之深。如果不是调用了锐锋营,光凭这些宫中侍卫及普通官兵,恐怕今天真要折在此处。难怪新帝登基之后,就谋划着铲除段氏这个心头之患。

“段天涯,我劝你还是放下兵器,陛下或许还能留你个全尸,保全你身后的妇孺。如若再执迷不悟,段府上下将一个不留。”卫侗冰冷的声音,在血腥的气息中更加显得残酷。

段天涯鬼头刀杵地,胸口起伏愤慨的怒道,“当年先帝还是皇子之时,密诏老夫训练影者留以备用。自那时起,段氏所有子弟皆为死士。”

“想当年,为先帝争皇位我段氏子弟血染金銮殿,激战摩罗敌者三千影者埋骨两界山。老夫自认我段氏一族从未有谋逆之心,为何先帝丧期未过,昱宁帝就要灭我段氏一门。”

看着段天涯双目通红的眼睛,卫侗不禁嘴角颤了颤。在今日之前,他卫侗见到段天涯都是毕恭毕敬。别看段天涯此时犹如困兽,但余威依然健在。段氏一门在大夏的地位非常奇特,他们不在朝中为官,却享受相国俸禄。

段氏一门仿佛就是为先帝而生的忠诚铁卫,先帝在位三十年来,段氏一族就是先帝的影子。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边缘小吏,皆受段氏秘密监控。

先帝突发重疾驾崩而去,因未留遗诏,众皇子为夺位展开了血腥拼杀。段氏一门却按兵不动,只负责守护帝宫保先帝之躯。

那一夜,京都皇城喊杀声响彻云霄。四皇子昱宁最终得到相国与皇城禁军支持,成功登上皇位。新皇登基先皇大丧,直到先皇入陵之时段天涯才献出令牌名册,把先皇留下的天下影者交给了新皇昱宁大帝。

卫侗叹息了一声,“段天涯,先帝所创的影者,足以撼动帝国根基。你以为你交出令牌秘册,这些人就可以为陛下所用吗?更何况,陛下上位那一夜,你段氏未出一兵一卒,你觉得,帝君还会信任你吗?”

段天涯须发怒张,“我段氏奉先帝密诏训练影者,当年就在先帝面前立下血誓,永不参与皇子夺嫡之争。新帝登基,我把令牌秘册都交给了陛下,更不谋求朝中官位,已经表明了我段氏的退隐之心,新帝还想怎么样。难道,非要赶尽杀绝才肯罢休吗。”

卫侗冷哼一声,“陛下说了,不为吾用,留之必为大患。段天涯,我劝你还是乖乖受降吧,以便求得陛下开恩保你妇孺平安。”

段天涯气的眼角都崩出了血丝,狰狞着说道,“好好好,我段氏一门为先帝死士,人人都有赴死之心。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死在新帝手里。卫侗,我知道这都是你和那奸相于禁蛊惑,才使宁帝下了杀心。你们不要得意的太早,天道循环,你们迟早会得到报应。”

“哈哈哈哈!”卫侗发出一串奸笑,“老家伙,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还藏了暗手。段氏精锐十二鬼卫两个月前就不知去向,这也是你故意为之吧。但你却不知道,十二鬼卫之中,早有人投靠陛下了。过了今夜,整个大夏将不再有你段氏的血脉。”

段天涯脸上露出不屑之色,“十二鬼卫忠贞不二,别以为你一说老夫就会相信。”

“哼,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有什么不可能的。十二鬼卫只是你收养的孤儿,又不是你段家之人,为何要死忠与你。你的四个儿子都在府里,却把他们的子女让十二鬼卫秘密带到西宁城。恐怕过了今夜,你们祖孙三代可以在神国里相聚了。”

段天涯一听,整个身子微微一颤,脸上变得苍白起来。通过卫侗的话,他明白十二鬼卫确实出了内鬼,不然这些核心机密不可能被卫侗知道。

“老三,快,带着琅儿进密道去后山,务必保护你侄儿安全离开。只有活着,咱们段氏的血才不能白流。记住,十二鬼卫中,老大,老六,老七和老十一,可以信任。”段天涯对身旁的三子段武波小声说道。

段天涯还有一名孙子刚过了百日,由于出生之时正冯先皇大丧,所以外人不为得知。即便是最贴心的十二鬼卫,也只有当时留守的四鬼卫知道段府又添一丁。段天涯没想到灾难来的这么快,所以这位爱孙一直留在府中。好在这两月临时挖了密道,今日正好派上用场。

“爹,让吴伯他们进入密道,我留下来与您一同死战。”

“滚,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快走!”段天涯举起了鬼头刀,一脸悲壮的看着三子段武波。

段武波咬了咬牙,悲壮的哭道,“爹,保重,待儿送走侄儿,就回来与您一同作战。”

“你敢回来,我段家就没你这号人,滚!”段天涯说完,刀面一拍,把段武波拍进了内宅之门。

卫侗冷笑着一挥手,“给我杀,一个都不留。段天涯,我看你还能撑多久。”

“卫侗,来吧,老夫即便是死,也要拉着你作陪!”段天涯须发怒张,如鬼狱阎罗一般站在阶梯之上。

内宅之中,段武波眼含悲愤急速在娟布上书写着遗书。写完之后,段武波把绢布连同一面乌金令牌及《影者录》塞进婴儿的襁褓之中。

段武波回身对一名女子说道,“弟媳,快抱着琅儿,随我一同进入密道。”

段武波看着厅堂内一干女眷,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这里有他的母亲兄嫂,更有自己挚爱的媳妇。但是,他不能把众人都带走,那样的话行动太慢,根本逃不出追杀。听着外面刀兵渐近,段武波不敢再耽搁,双膝跪倒在地重重的行了一礼。

“母亲,诸位兄嫂,保重!”

“三儿,走吧,一定要活着出去。众女眷听令,拿起武器,段家没有贪生怕死之鬼,随老身一同迎战。”段老夫人拄着齐眉棍,眼含热泪下了最后的命令。

段武波没再说什么,哭泣着看了夫人一眼,起身向外走去。

段府后院假山一侧,老管家吴伯带着十几人神色肃穆等候着。吴伯的身后,居然还跟着一头大熊。这头大熊在府内训练多年,非常通人性。今夜的逃亡,吴伯连看家底子都拿了出来,只求能保护三公子和小段琅安全离开。

敬继山虽然不高,却是树木浓郁连绵数百里。特别是后山红杉林,树木高大粗壮,更是段氏训练影者的野外极佳之地。

后山之中,一颗粗大的红杉树,底部的树皮忽然咔嚓一裂,闪出一个暗门。

老管家吴伯率先走出,仔细观察了一下,这才一挥手,“快,动作快点。”

段武波扶着弟媳走出密道,黑色大熊最后一个爬了出来。大熊的鼻子动了动,突然仰天一声长啸。

“不好,有埋伏!”吴伯训练大熊多年,一听这叫声就知道情况有变。

刷刷刷~周围的树木之上,射出道道寒光,顿时有几人中箭倒地。段武波的弟媳,为了保护怀中的小段琅也不幸中箭。

“三哥~快~带着琅儿快走,不要管我。”

“弟媳,你~!”段武波一下子愣住了,弟媳背后中了三箭,箭头穿过身体,差一点就刺中怀中段琅。

“三少主,向西撤~,那里有咱们布置的机关。”吴伯一边挥刀挡着箭矢,一边急切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阵大笑从旁边树梢上传来。随着笑声,对方的弓弩也停了下来。

“哈哈哈哈,你们谁都走不了,相国大人已命在下等候多时了。”

一道身影从树梢上落下,借着月色看清来者,吴伯和段武波心中顿时一冷。

“军机令,展风!”段武波眼神一聚,没想到名震京都的禁军第一高手,会在这里等着他们。

“三少主,我带人跟他们拼了,你带着幼主快走。”

“不,吴伯,恐怕咱们谁都走不了。快,让大黑带着琅儿走,咱们一起阻挡住展风。”

吴伯心中一震,他知道三少主这是抱了必死之心。吴伯接过襁褓,一咬牙塞进大熊胸前系好的布囊之中。

“大黑,保护好幼主,拜托了。”吴伯低声说道。

大熊被驯养多年,仿佛明白了吴伯的意思。大熊没有动,眼神看着吴伯带着一丝不舍之意。

段武波知道时机对他们来说就是生机,趁着展风还没下达击杀令,一纵身扑了上去。

“段家儿郎,给我杀~!”

“大黑,快跑~!”

段武波与吴伯同时下达了命令,十几名段家死士嚎叫着扑向自己的对手。大熊也低嚎了一声,转身向旁边的荆棘丛窜去。

展风两个照面一剑格开段武波,唰~!一道寒光射向大熊。只听着大熊嚎叫一声,速度一下子提升了上来。凶兽的天性加上夜色的遮挡,黑色大熊转眼间失去了踪迹。

看到大熊带着侄儿逃离,段武波悲壮的一笑。突然间,段武波想起了一件事,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他在段琅的娟布上写了遗言,但遗言上却说鬼卫当中的四人可以信任。现在看来,却是恰恰相反,内鬼应该正是在这四人之中。否则,展风根本不会出现在密道出口。因为这密道才建好不到两个月,去西宁的鬼卫根本不知道出口设在何处。

段武波心中悲凉,万一侄儿长大成人,看到遗书肯定会寻找鬼卫重整影者。到那时,恐怕自己的遗言会让侄儿主动落入敌手。真要那样,恐怕段氏一门死不瞑目了!

猜你喜欢

  1. 冶艳小说
  2. 电影小说
  3. 民国小说
  4. 宫廷小说
  5. 报复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起床阅读

回复巡狩江山或者回复书号7118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