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现情 > 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

更新时间:2019-04-30 19:21:07

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

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 十歌 著

连载中 金流言祁摄 轻小说 宫斗小说 探险小说 报复小说 网王小说

人气小说《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是来自作者十歌著作的总裁豪门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金流言祁摄,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海城最负盛名的废柴大小姐终于被人给娶回了家什么?不是心甘情愿?是卖过去的?金流言咬牙切齿:“姓祁的!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祁摄面无表情:“金小姐,你知道有一种东西叫做冥婚吗?”金流言默了……婚后,金流言某天福至心灵发现,自己个儿的这位债主虽然心狠手辣,冷得像座会移动的珠穆朗玛峰,但他对自己,好得过分了吧?不仅手把手教导她经营之道,给她买菜做饭洗衣服,还帮她暖床叠被……亲自传授驭人之术?!!

精彩章节试读:

  海城市政中心,六楼最大的那间办公室内。

  “金小姐,不是刘某不想帮忙,只是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珍珠港开发案是海城今年最大的市政项目,当初金老先生标下这个案子,可是打了包票能按时完成的。”

  海城父母官刘市长一顿,继续道:“我对金老先生的离世感到万分的悲痛,只不过延迟工期这件事,是万万做不到的。”

  流言还想说些什么,刘市长已经命秘书送客了,看着书桌后面毫无表情的刘市长,流言垂眸道:“刘叔叔,再见。”

  流言临走前,又听刘市长说道:“金小姐,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当你手里有被需要的东西的时候,你才有资本提要求。”

  …………

  安特集团总部大厦,秘书领着流言进了总经理办公室。

  一进门,一个瘦小的身影背对流言,等转过身来,流言看见的是一个出奇的瘦,眼窝凹陷的中年男人,他挥了挥手示意秘书出去。

  “孙叔叔,好久不见。”流言打招呼。

  孙伟笑得眼睛迷成了一条线,招呼流言坐下:“是啊,好久不见了。家里都还好吧。”

  “孙叔叔,谢谢您的关心,一切都挺好的。”几番寒暄下来之后,流言笑得温和得体,“孙叔叔,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今天,我是来想和您做一笔生意。不知道您愿不愿意。”

  “哦?”孙伟饶有兴趣的样子,“说来听听。”

  “是这样……”流言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企划书,将那些自己在家背了无数遍的历史数据,项目落成后的回报收益率,还有无形中对安特企业的形象塑造的有利条件,一一说了。

  孙伟听得认真,有时还会提出几个问题,流言得了鼓励,解说的更加认真兴奋。

  一小时后……

  “金侄女儿啊,看来金老先生真的是把你保护的太好了。”孙伟斟满了茶杯,推到流言面前,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在商言商,既然现在金氏股票这么低,我为什么不趁机多多收购,等占股比例增多之后,再出钱出力的解决珍珠港的项目呢?到时候,金氏的大股东,可就是我孙伟了啊。”

  流言愣住了,孙伟说的一点也没错……

  孙伟径自品茶,好一会儿,才说:“你这几天,海城上流圈子里的大人物,恐怕是一个也没见到吧。”

  孙伟呵呵笑了几声,颇有些语重心长的开口:“金侄女儿啊,我见你呢,完全是因为金老先生前几年对我孙伟还算不错,不然今天,外面的秘书只要随便找个理由,不管是我出差了、正在开会,甚至是旅行去了,随便一个理由,你都见不到我。回去吧,啊……”

  流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办公室出来的,她每走一步,都感觉脚下的地板是虚浮着的,软绵绵晃悠悠,踩在上面没有一丁点儿实在感。

  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孙伟说得没错,这一个月来,她走遍了整个海城与金家关系良好的几家大企业,可那些人不是出国就是出差,甚至有的连一个接口都不愿意找就直接说不想见的。

  从前的金家,只要一个电话,那些人,哪一个不是眼巴巴等着见爷爷一面……

  呵呵,流言想笑,不过一个月而已,世态炎凉这四个字,就如此形象的展现在自己面前,但更让人悲哀的是,自己竟然还不肯相信还不肯放弃。

  …………

  又去求见另一家公司的老总被拒绝之后,流言接到金氏董事长特助张兴平要她赶紧回公司的电话。

  等她急匆匆赶到公司的时候,看见的是与金氏长期以来一直有着合作的建筑公司老总。这个王总,从半个月前开始就一直逼着流言还未到期的工程款,上一次甚至逼得她典当了母亲的珠宝首饰。

  一个矮矮胖胖,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人,此时正翘着二郎腿,手里夹着烟,吞云吐雾。张兴平看向流言,满脸着急无措。

  “王总,时间还没到,上次也给了一半了,您不用这么着急吧?”

  “金小姐,我一个粗人,直说了哈!您不还是有一栋大宅子嘛!金家老宅子,当年可是请美国詹姆斯先生亲自设计的,几十年了,还在那么好的地段,这价钱,可是值好几千万呢!”

  流言放下包,在办公桌后面坐下,全身戒备地盯着他:“王总是什么意思?”

  “我看金小姐明天也拿不出钱来了。不如就拿房子来抵吧。金家老宅子,算个吉利的数字,六千六百万。怎么样?”

  “王总,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张兴平插话:“我们也合作这么多次了,您也知道金氏的信誉,不会让您有任何损失的!”

  “你们金董都去见毛主席了!我还能信?就这一个小丫头片子?”王总指着流言,耻笑:“她能干吗?去卖吗?我这个价格已经是很好的了,呵呵,金小姐想卖,也卖不出这样的数字吧?”

  她的所有骄傲,在现实面前一次一次被无情击打,碎成了粉末,随着三月微暖的春风,散落各处再也找不到踪迹。

  “王总,钱我是一定会给的。后天就在这里。工程款我一分钱不少的给你。但是金家老宅子,就算卖,也不会卖给你的。”话落,流言走到门口开了门,“您慢走。再见!”

  …………

  两天后便是最后的期限,即使张兴平不说,流言也能从办公楼里员工们越来越沉重的面色看出来,金氏,危在旦夕。

  流言开始后悔,后悔没有早些跟着爷爷学习企业经营,后悔那些年仗着爷爷对自己的宠爱便以为可以无所顾忌的活得肆意……

  外面突然下起了一雨,阴冷冷的,流言走过去把窗户打开,冷风苦雨扑面而来,糊了她一张脸。

  身旁桌上的报纸被风吹到第三十一页,偌大的版面,是一个半月前,金氏董事长金崇来在前往机场的途中突发心肌梗塞,送往医院后不治身亡的消息。

  而与杂志一起被放在桌上的,还有随后半个月以来海城所有报纸有关金氏的报道。

  金氏财务主席沈从礼携款潜逃,金氏爆出财政危机……

  金氏集团承办的珍珠港开发案被迫停止,股票跌停……

  当晚,金家老宅客厅,通话中的张兴平面有难色,说:“大小姐,后天真的能拿出钱来吗?财务部那边没办法再挪出流动资金了。”

  一件一件的事情堆积起来,没有一个尽头,流言看了眼周遭,用一种自己从没想过的平静语气说道:“张叔叔,你说,这栋宅子,值多少钱?”

  “大小姐?你是要……”

  “我家这房子,少说也有百年了,就像那个死胖子说的,怎么的也值个几千万吧,虽然不多,但还是能再撑一段时间的。张叔叔,卖了吧。尽快……”

  “大小姐,就算卖掉这栋老宅子,也不够堵上财务漏洞,您没有必要做出这种决定的。”张兴平惋惜道:“金家几代人都住在那里,这卖了,太可惜了。”

  “张叔叔,我在这里长大,我的祖祖辈辈,爷爷,爸爸妈妈,都生活在这里,它早就是我的家人了。我也知道,一旦卖了,以后,我就真的连回忆都不会有了。可我……”流言的声音都在颤抖,话里说的每个字都带着满溢的悲伤:“……没有其他办法了……”

  第二天,流言接到了W集团的晚会邀请函,张兴平很是激动,一连说W集团在海城商界的分量举足轻重,还有几年前横空出世,一手创办了W集团的祁摄是多么的神秘强大。

  “大小姐!如果能得到W集团的注资,咱们金氏,真的能起死回生啊!!!”

  阳光的照耀下,光线碎成点点金芒,海面蓝得令人心生醉意,因为距离海岸线的远近不同,水面如同画家的画布,一笔一划都是深浅不一的蓝色系。海洋,天空,真正的海天一色,水乳相融。

  像这种正式的应酬场合,流言以前从没参加过。

  金崇来对她从来就是不问缘由的宠爱,只要是她不愿意的,他绝不会逼她。想到这里,流言胸口闷闷的,她巡视了一圈周围,发现自己竟然一个也不认识,一口将酒杯里的Tequila喝掉,没想到这酒辛辣刺鼻,被狠狠地呛了一口。

  祁摄一直没有出现,流言心里很紧张,只好找个地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笔记默默看起来。

  …………

  沙滩别墅二楼,靠近海边的这一面落地窗前,沙发上慵懒地坐着一个男人,他看向不远处,小丫头一身修身抹胸黑裙,包裹着修长白皙的大腿,浓墨般的波浪长发,乖乖抱着一个小本子自言自语。

  三月初,金氏董事长金崇来的突然去世,原本处在海城商界之巅的金氏集团,一下子成了众人垂涎欲滴的肥肉,人人都想分一杯羹。

  男人知道小丫头已经是山穷水尽,所以,现在出手,是绝佳时机。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海面成了幽静的蓝黑色,室外灯亮了起来,餐桌上的蜡烛也都点了起来,沙滩上更加热闹了。已经准备好的烧烤食材纷纷摆上长桌,临时搭建的小型舞台上,请来的最近正当好的男团劲歌热舞。

  一群男男女女玩真心话大冒险。

  在一旁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流言,不知道是人品值欠费还是人品值爆发,居然被抽中了。

  “金流言,没想到你也在这里啊。正好,我来问吧。有个问题我好奇很久了呢!”

  流言看向说话的人,对于问题的难易程度有了大致的判断,因为说话的这个人,是赵琪琪,流言曾经因为好友林灿菲和她闹过矛盾,而当时,她们也还是情敌。

  “说吧。”

  “金流言,你那时候那么追着陆哥,都敢在陆哥面前穿泳衣勾引了,那你还是处女吗?”

  周围已经有人在私下讨论流言的身份,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可以听得清楚。

  “她就是金流言啊,那个一直追着陆哥不放的女生。追了好久了,陆哥都不堪其扰躲到国外去了呀!”

  “我也听说过,她还天天跑到陆哥宿舍楼下去送早餐呢。真老套的手段。我陆哥高岭之花一般的人,怎么可能喜欢她啊?”

  “就是啊,她还进过看守所呢。听说是捅了人,后来金家花了一大笔钱才压下来的!”

  脸上火辣辣的烧着,对方虽然什么也没做,但她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很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看来,这位小姐对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很清楚。”

  男人低沉的嗓音传来,富有磁性的声线让流言一下偏头看去,愣了……

  来人穿了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服,外罩同款黑色风衣,身形挺拔,宽肩长腿,完美的模特比例,再往上看,是一张英俊得过分的脸,上帝在创造他的时候,应该是偏爱的,剑眉凌厉非常,一双眸子如冷星肃然,高挺的鼻梁,唇线柔润,精致到连下颌线都是用力均匀,一蹴而就。

  

猜你喜欢

  1. 轻小说
  2. 宫斗小说
  3. 探险小说
  4. 报复小说
  5. 网王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美文超市

回复名门猎爱之独宠废柴妻或者回复书号5526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