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灵异 > 伴魂之活见鬼

更新时间:2019-04-18 13:32:04

伴魂之活见鬼

伴魂之活见鬼 嗷嗷爱燕子 著

连载中 高扬夏落 讽刺小说 校园小说 冤家小说 神仙妖精小说 男扮女装小说

精品好书《伴魂之活见鬼》是来自嗷嗷爱燕子所编写的灵异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高扬夏落,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校园骷髅头只是诡事频出的开始,血太岁里寄生着什么东西?明明是个小偷,如何就成了我的道士师傅?我因为身中奇毒,被迫去昆仑山死亡谷寻找蓝雪莲。我突然发现,来谷中的人,不止是我们一伙,两伙,这些人,都疯了吗?当一伙正常人遇见一批批疯子时,为了活命,不得不跟着疯起来。地狱之门仅仅是死亡谷的别称吗?一吨黄金的说法由何而来?人死不可以复生,为什么在地狱之门前的丛林里,我和我的同伴屡屡见到那些明明死去的人?鬼话?磁场?最终,地狱之门打开,这不是传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存在,我们面临的将会是什么。那一刻,我们害怕了,我找到了救命蓝雪莲,面对巨额宝藏,我不想走下去,然而我们已经,身不由己…………直到在印度神秘古城堡,遇见一个高僧,得指点迷津,我才弄明白,原来那一段段诡异的经历,皆与我身份的与众不同有关。白天活见鬼,一路伴魂行……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某些原因,我一直没有什么好的玩伴。在我读小学五年级时,第一次有了一个好朋友。只不过他来的突然,去的也太突然。以至于在他不见时我提起他,除了我,都说没见过他。

这怎么可能?我们一个教室上课,相处了好几个月,我发誓所有人都在撒谎。不幸的是,所有人都认为是我出了问题。

我清清楚楚记得,我和夏落是在一个秋天的傍晚见面的。那天下午,我们村三四五年级的学生去清理学校后园的杂草和矮树,说是拾弄好铺上方砖路以后要在这建个大花园。前后几个村的学生轮流做的。我们村离的近,在学校南面四百米处。所以就排到最后。

这学校后园,很多年都没动过。我上一年级时还能看见很多小小的坟头。因为不准进校园添坟,后来渐渐全变成平地了。

我们干活的时候,由我们村一个老师带着。小孩子干活,就是一团乱遭遭的蛮干。还有几条谁家的狗跟着过来,在场地上蹿来蹿去,时不时还刨上几爪子。

我们只是大概弄一下,不需要细干,后边还会有建花园的人人来做。带我们的高老师随便安排了一下,回办公室喝茶去了。

正干着活的时候,听见狗叫声很厉害。我当时正弯腰捡地上的砖头瓦块往一堆放。抬头就看见两条狗边汪汪叫着边用爪子不停地刨。有人就叫同班的刚子。有一条黑狗是刚子家的。

刚子站在原地瞪了一会儿,拿着铁锹走了过去。黑狗见刚子过去,退开一步望着他停住不动。还有一条黄狗眦着牙凶猛地对他呜呜低吼。刚子就叫三彪:“三彪过来,看着你家的狗,瞧瞧俩家伙在这刨啥宝贝哩。”

三彪跑过去,俩人把狗撵到一边儿看了看,三彪叫道:“里面有啥东西?掏了个洞出来。挖挖看。”

两个人三挖两挖,挖出一个骷髅头来。不少人好奇地围过去看。我只是站起身看着,并没有走过去。

三彪咧着嘴笑着咋唬:“哇哇,人头。”咋唬着还用脚踢了一下。那人头被他踢得骨碌碌滚动起来,到我前面停下。刚好脸对着我。眼睛部位是两个窟窿,牙朝外眦着。我分明感到,这东西在瞪着我。

我有些糁得慌,仍是看着,没作出什么反应。我一直都是这样,与谁都没有过节,也与谁都没有玩的好过。一般来说,他们也不敢欺随便负我。我不想让别人发现我的怯懦,然后被人家背地里嘲笑。

刚子走过来,看看我没说什么,又把骷髅头朝别处踢去。少年人就是这样,人一多什么都不怕。那个骷髅头被一群孩子当个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的。有好几次都滚到我面前,每一次都是刚好脸对着我。

每一次,我都强烈感觉到,骷髅头的眼睛在打量着我,尽管骷髅头没有眼睛,只有两个黑窟窿。我心里默默地说,有事儿别来找我,我可没有惹你。

有时候骷髅头被踢到女生跟前,吓得她们大叫着闪开。

我对这东西很忌讳,一点儿也不愿碰它。

踢着踢着,场地中竟然多出几颗人头来。

先是有人一愣,接着就有人恶作剧地笑。所有人看向人群外面,几条狗还在那刨着。不断有新的骷髅头被刨出来,几个捣蛋家伙就跑过去踢进了场中。

这些原来的坟墓中,竟然没有棺材?应该有些年头了。

我打了一个寒颤,隐隐感觉到了这些骷髅头上的努气。它们的面目,变得狰狞起来。我能感觉的到,别人不一定能,因为我与别人不同。

场子里突然静了下来。

我转过身,看见高老师走过来了。一个女生跟在他身后过来。这女生是我们班长,肯定是她看这么多人都不干活,而且去玩那些叫女生害怕的骷髅头,低年级的班长又不敢管,所以去把老师喊了来。

高老师看着场地内的几个骷髅头,皱了皱眉,严肃地说:“谁叫你们玩的,都干活!三彪和刚子,在一边挖个深坑,先把这东西埋起来。”

高老师怕这些人再胡闹,没有走开,在一边看着我们干活。风吹过高大树木上的残叶,哗啦哗啦地响。我感到身上一阵一阵发寒。

我知道,我比别人敏感。

接下来,一定会有什么事儿发生!

我的感觉,在坏事上一向很准。

因为我们是收尾的,所以做的时间长了些。干完活的时候,天快黑了。在我快要走到村里时,才发现我的铁锹忘了带回来。因为我一直在捡砖头瓦块,带到学校里没怎么用,回来时就忘了拿。

我是一个人走在后面的。谁也没说就又折回去。反正学校离村不远,天还没黑,我也不怎么怕。赶紧拿了回来就是。

看学校的,是一个姓常的老头儿。我们叫他常伯,就在大门里面一间房子里住。不星期的时候,就把小摊摆到大门下面卖些东西。我过去时,大门还没锁。常伯看见我折回来,问我什么事。

我说常伯,我铁锹忘里面了,过去拿一下。

常伯嗯嗯答应着,问我害怕吗,要不要他和我一起过去。

我说不用了,拿了就出来。

常伯正忙着烧饭,叫我快去快回,别在里面耽搁。

我转过大门,往前走过村办公所,从一排房子中间的走廊上穿过去,再穿过两排房子,就到了学校的后园。一进后园,我条件反射地先看刚子和三彪埋骷髅头的地方。

我看见几个人正弯腰在那儿看,像在找什么东西。

那几个人看见我,也先是惊了一下。然后都背向我接着在那地儿看。其中有个人还回过头来望了望我。

天擦黑了,看不大清楚。我是不会靠近那地方的。大门口有常伯守着,说不定这些人就是学校请来建花园的,人家先过来看看。

我没往里走,就在一进后园的走廊边上,拿了自己的铁锹就走。

这时候那个回头望过我的人,又转过身来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可能是想问我那儿埋骷髅头的事儿。

我是不愿接近那东西的。正想着要不要等他过来。从我在的走廊这排房的教室前转过来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推我一把说:“快走。”

我指指那个人说:“他们有事儿问我。”

小男孩不由分说,拉着我衣服就往外走。

我拿着锹,一直走到大门口常伯那儿。常伯正在屋里烧饭,隔窗看见我过来就问我:“没事吧,同学?”

我停了一下,疑惑地问常伯:“没事是没事,只不过那些建花园的人,天都黑了怎么还在里面?也看不清了啊?”

我听见咣当一声响,像是常伯做饭的勺子掉到了地上。他弯腰捡起来,瞪着眼睛问我:“你说什么?里面还有人?”

我嗯了一声,反问他:“不是你放他们进去的吗?”

常伯半晌没作声,那个小男孩儿只是拉我往门外走。我用力不让他拉动,往常伯屋门口走近些问:“你没事吧?常伯。”

常伯啊了一声,连说没事没事,他们一会儿就走了,你先回家吧。

出了校门右转上路走几步,这男孩儿仍跟着我走。我停下来问:“你前鲁的吗?没见过你啊?怎么天黑了还在学校里?”

男孩说他叫夏落,是后鲁的。以前在镇上读五年级,转回这边学校里来了,明天就来上课,先过来看看。

原来是这样的。

五年级只有一个班,我们以后就是同班同学了。

猜你喜欢

  1. 讽刺小说
  2. 校园小说
  3. 冤家小说
  4. 神仙妖精小说
  5. 男扮女装小说
  •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

    讽刺小说是小说的一种。它的特征是用嘲讽的表现手法揭露生活中消极落后和腐朽反动的事物。在艺术表现上,这类小说充分调动各种讽刺艺术手段,用夸张、巧合、漫画式描写等手法突出被描写对象本身的矛盾、可笑或畸形的特征,形成强烈对比,极其简洁尖锐地把人生无价值的东西撕破给人看,引发读者从中得到否定和贬斥丑的精神和情感愉悦,达到警诫教育或暴露、鞭挞、抨击的目的。

  • 千亿宝贝:拐个爹地送妈咪
    千亿宝贝:拐个爹地送妈咪

    作者:盛不世

    现情小说

  • 许你此生,莫失莫忘
    许你此生,莫失莫忘

    作者:月茶

    都市小说

  • 闪婚总裁契约妻
    闪婚总裁契约妻

    作者:拈花拂柳

    都市小说

  • 因爱成婚
    因爱成婚

    作者:炎水淋

    现情小说

  • 谁许凉城度浮生
    谁许凉城度浮生

    作者:南音

    现情小说

  • 萌妻难养:总裁步步沦陷
    萌妻难养:总裁步步沦陷

    作者:姜小牙

    现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青蛙美文

回复伴魂之活见鬼或者回复书号228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