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灵异 > 大宅怨

更新时间:2019-04-17 08:16:05

大宅怨

大宅怨 佚名 著

连载中 崔血月古耀武 轻小说 逆袭小说 民国小说 英雄救美小说 exo小说

大宅怨主人公叫崔血月古耀武,是佚名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已完结。一个穿越历史的宅院;一栋充满诡异的黑楼;一幅历经沧桑的古画,演绎着一个个骇人听闻的阴谋。五百年的公案,穿越六十年的谋杀,是冤魂索命,还是世人作祟。大宅怨,人心的怨念……

精彩章节试读:

一九八七年的元宵节的一个下午,平阳市一中的年轻美术女教师范爱卿来到已经是市陈列馆的崔家老宅去参观一张有五六百年历史的《血月寒鸦图》。崔家老宅的厅堂里也就是现在陈列馆唯一的展厅,范爱卿站在展柜前手指一张发黄的画卷对学生们说道:“大家快看这就是那幅出自明朝洪武年间的《血月寒鸦图》。这幅画的精彩之处在于将意境溶于风景,将心境示于色彩。你们看这幅画描述的是正月十五的夜里,出现了特殊的天象血月,整个环境位于野外,近有老树残枝,远有孤坟断碑,上有寒鸦惨鸣,下有幽幽薄雾……”

“胡惟庸……洪武十三年正月十五……” “胡惟庸……洪武十三年正月十五……”忽然一个稚气未退的声音打断范爱卿的讲述。她低头一看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小姑娘正痴呆呆盯着那幅画,反复念诵着画卷右上角的一行正楷小字。

范爱卿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把她那秀美的脸更加贴近展柜的玻璃。

“老师,画上的坟头有火光……”那个稚气未退的声音再次提醒着范爱卿。

范爱卿再次一震,那双美丽的眸子变得深邃起来。隐隐约约在发黄的画纸上透过缭乱的纹络隐约看到四行小字:

井中生石笋,

坟头现火光。

不能归天命,

此生也骄狂。

范爱卿婀娜的身体顿时像触电一般战栗起来,白净的脸上完全失去了血色。“呜……”一阵怪风刮过,未关紧的门窗来回摇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范爱卿已经感到自己的身体从内向外都散发着寒意。她闪烁不定的眸子看了看围在身边的孩子颤声说道:“我……我们走吧。”

他们不知道就在范爱卿走进展室兴致勃勃讲述《血月寒鸦图》的时候,在窗外不易察觉的地方,一个形容枯槁的人正用那双浑浊的眼睛注视着室内发生的一切。当范爱卿带领学生仓皇而去时,他的嘴角一撇露出一丝诡异的笑。

夜幕下,崔家老院依旧万籁寂静,那棵百年老树上盘旋着飞舞的乌鸦不时传来几声刺耳的鸣叫。当年死去的古耀武的弟弟古耀文蹒跚的走出门房,在他的身后房间里的收音机传来音质嘈杂的新闻播报声。

“这个破玩意,还不如老鸹的叫唤声响亮呢。”他自言自语的抱怨着,走到老树下抬头望着天上即将完全变成血色的月亮,他似乎着了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着月亮完全变成红色。

一阵狂风吹的他打了一个寒颤,他眯起那双浑浊的眼睛挑衅一般向着月亮吹了一个口哨,而后古怪的笑了两声冲着天说道:“月亮大人,您说这近五百年的公案到啥时候才能了结啊。”

这时候身后的那台破旧收音机声音变得清晰起来“现在广播本台刚刚收到的消息:今天晚上七点三十五分一辆载有八名中学生的面包车在参观市陈列馆后返回途中,跌入平阳河。目前车上的八位学生和驾车司机全部遇难。据悉车上还有一名女教师目前下落不明……”

古耀文身子立刻怔住了,浑浊的眼睛渐渐明亮起来。他木然的摇了摇头发出一阵冷笑随即幽幽的说道:“该来的终究要来,谁也逃不掉。谁也逃不掉啊……”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喊出来的,借着呼啸的寒风几乎飘到了平阳河。

古耀文定了定神,他要回屋去了。刚才的新闻,他似乎早有预感。但不知道是为什么?一向有早睡习惯的他却忽然失眠了。因此,他需要一点酒精的麻醉。走进屋打开简易的台灯,昏暗的灯光照去他那张枯槁的脸显得更加诡异。从桌下摸出一瓶劣质白酒,打开盖子一仰脖灌下去半瓶,似乎还不过瘾,停顿了一会儿再次仰脖喝下……

他的眼前变得模糊了脑子里也变得浑沌,但还是没有睡意,也许今天的经历太过刺激了吧。想想二十年前他和哥哥古耀武在这里呼风唤雨,再想想今天那个长相俊美的范爱卿。

“***可悲,这辈子连个女人都没碰过还奢望其他的东西,真是可笑!”他心中暗骂着一把将酒瓶摔碎在地上,然后跌跌撞撞走出了房门。

“有什么啊,不就是一幅破画吗……”醉意朦胧的他用肆意啊的声音喊道。

声音也许能够唤醒历史,也许还能唤醒沉睡中的冤魂,黑楼客厅里的灯忽然亮了。

“啊……”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一栋黑楼,一间充满诡异故事的厅堂忽然亮灯了。这让刚才还疯狂不已的古耀文顿时魂飞魄散。他摇晃着单薄的身体如同鬼魅一般走到傍晚偷窥的窗前向这神秘的房间里望去……

噢,这还是那间已经作为展室的厅堂,那幅《血月寒鸦图》静静的放在展柜里没有一丝异样,只是屋内的灯亮了。

“一定是电源混线了……”古耀文长长出了一口气。

忽然“啪”的一声灯光瞬间熄灭了,这又把古耀文吓了个半死,“太吓人啦,还是回去睡觉吧……”古耀文哆哆嗦嗦的说道。

就在他纲要离去的时候屋里传出来一个让他似曾相识的声音“哦,我不知道还有这个物件,这是家里男人的事,我一向不管的……”

“这宝贝不属于你们,想得到它的人必须去死……”

“啊……这不是二十年前的今天秋芬老太太的声音吗?”古耀文惊呼道。

他感觉自己是喝醉了,一定是出现了幻听。于是他再次乍着胆子把耳朵贴近窗户。

“哦,我不知道还有这个物件,这是家里男人的事,我一向不管的……”

“这宝贝不属于你们,想得到它的人必须去死……”

那个声音还在继续,和二十年前秋芬老太的声音一模一样。他忍不住再次将窗户打开一条缝向里面看去。“啪”的一声里面的灯又亮了。这一次他看到了一幕恐怖的场景。

“大家快看这就是那幅出自明朝洪武年间的《血月寒鸦图》……”还是傍晚那个漂亮的女人站在那幅诡异的画卷旁边招呼他身边的学生观看着那张可怕的画。

“这幅画的精彩之处在于将意境溶于风景,将心境示于色彩……”

范爱卿继续在那里讲述着,窗外的古耀文早已是魂飞魄撒“她们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这……这……这一定是在做梦。”在心中默念着不敢发出声响,他怕惊动了厅堂内那不知是人,是鬼的身影。他颤巍巍将食指含入口中狠狠地咬了一口,钻心的疼痛险些让他叫出声来。

“老师,画上的坟头有火光……”

里面的“剧情”还在继续,犹如视频回放。古耀文已经确认自己不是酒醉,也不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他如同疯掉一般不顾一切的逃出这所恐怖的崔家老宅。

清晨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平阳河畔,一脸疲倦的刑警队长杜玉山表情凝重看着地上用白单掩盖的九具尸体轻轻长叹。

“队长,事故原因查清楚了!是面包车刹车系统失灵造成的。至于说是不是人为的那是下一步的事情了。死者的身份都已经查清了已经通知家属。”同样是满脸疲倦的技术员肖克汇报道。

“嗯,范爱卿的尸体还没有找到吗?”杜玉山面沉似水的问道。

“还没有。已经三次下水打捞了没见到任何踪迹。按说事故车辆密闭良好,如果她在车内就不会漏到外边的。会不会她在中途下车了?”肖克拧着眉头说道。

杜玉山摇了摇头道:“没有这个可能,面包车从陈列馆开出来只有半个小时,我们走访了沿途目击者,没有人见到有人从车上下来。况且我们也到她教学的学校了解过,从昨天傍晚出来,就没有人再见到她。”

“这就奇怪了……”肖克的眉头拧的更紧了。

“找到了,找到了……范爱卿的尸体找到了”这时候一个警员慌慌张张的跑到杜玉山的近前兴奋的说道。

“噢,快说她的尸体在哪里找到的?”杜玉山也有点大喜过望很想知道范爱卿情的尸体是怎么从失事的面包车里跑出去的,也许这是破获此案的唯一线索。

那个警员喘了一口气继续汇报道:“她的尸体没有在河里,而是在陈列馆的院子被发现的。”

“这么说,她根本就没有上车。”敏锐的杜玉山立马判断道。

“也是,也不全是……”那个警员这句话让在场的杜玉山和肖克几乎摸不着头脑。

那个警员已经平静了许多咽了一口唾沫说:“是在陈列馆的院子里发现里他的尸体,可是通过初步尸检,死因却是在这河里被淹死的,因为从口中取到的残液发现与这平阳河里的水质相同。”

“啊……”这一下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杜玉山还没有来及反应那个警员继续说道:“还有更不可思议的,在陈列馆的院子里还发现了古耀文的尸体……”

“他是怎么死的……”肖克忍不住问道。

“他的死法非常诡异,初步判断是头部被钝器所伤致死,可是他的脸部已经硫酸烧毁……”警员说道这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惧。

杜玉山没有理会警员的表情紧跟着问道:“既然死者面部被烧毁,怎么判断出这个人就是古耀文?”

那个警员对这个问题回答的几乎是胸有成竹“一是根据死者形体和古耀文相似,因为认识古耀文的人都知道他的体态非常特殊;二是在事发前,古耀文曾到过街上的公用电话处打电话报过警,见到他的人称古耀文喝过酒,报警时说话前言不搭后语,我们在出事现场发现室内又被摔碎的酒瓶,提取残液和死者口中残留对比发现是同一种酒;三是陈列馆附近的居民称自从范爱卿他们走后,除了古耀文没有人出入过陈列馆。”

杜玉山非常冷静的把警员的话听完沉默了良久。继而抬头仰望唏嘘说道:“这是这所凶宅出现的第三起悬案了……

猜你喜欢

  1. 轻小说
  2. 逆袭小说
  3. 民国小说
  4. 英雄救美小说
  5. exo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扫一扫二维码 或者

关注微信公众号二更超市

回复大宅怨或者回复书号4742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