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侠盗文学网 > 历史 > 大宋忠烈传

更新时间:2019-12-06 16:09:04

大宋忠烈传

大宋忠烈传 霜染天 著

连载中 李淳天端木炎 明星同人小说 逆袭小说 民国小说 探险小说 抗战小说

精彩小说《大宋忠烈传》由霜染天著作的历史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李淳天端木炎,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岳飞死后,一群少年英雄以忠义为名,齐聚长江,以内扫除奸臣,外抵御强敌为己任,其间,黑白不明的曦月营又强势崛起。同时,早已消失的护天都督府又重新出现在临安,金国又在一旁虎视眈眈,在此等时局下,他们能达成所愿么....

精彩章节试读:

大宋建炎年间,时值金兵入侵,生死存亡之际,岳飞率领大军数次击退金兵,却因秦桧等奸臣陷害而冤死。岳飞死讯传到临安,上至百官,下至群民,无不愤慨,但又奈何不得,只得任由此等国贼逍遥,众人也只得暗自叹息。

话说这临安之城,乃是费尽心思,耗费重金而建,真是气派无比。

观那内城,金光翡翠琉璃瓦,耀耀生光,大红紫木为主梁,真是擎天;看宫门,名为丽正,华丽无比,大朱色,宝金钉,皇城内,方圆为九,宫殿万千,当中又数崇政,垂拱,紫宸三殿为首,后方为仁明,慈元数殿,乃宫内众女眷所居之处;看那内廷,将水引入皇城,云星,照月,会日,三阁同升,望元,光耀,翠亭三楼同连,又建有无数亭台,各式高台,禁卫宫娥穿梭其中,真是百花缭绕紫气城,临安之境惹仙羡。

又看那外城是寻常百姓所居之所,一道虹桥跨运河,周边真是热闹无比。虽说大宋是吃了败仗,杀了功臣,但这百姓日子也是照过。

今日正是适逢端木炎于城内巡逻,他本是殿前司端木康之子,但因这岳飞被冤杀,心中愤恨不已,说是巡逻,却也只是不带随从,只是乱逛。

刚走到这楚家酒肆前,只听得里面一阵喧哗,又听得乒乓乱响,端木炎一时好奇,便上前去看看是何缘由。

那酒肆门早就聚了一堆百姓,正踮脚伸头四处张望。端木炎为武将出身,力大无比,一把推开众人,踏进酒肆。

当中正有一男子醉酒闹事,见他左手拿起酒壶,一饮而尽,砸的粉碎,一把揪住酒肆掌柜,破口大骂:“你这厮,岳将军誓死抗金,岳家军所到之处,金军无不闻风丧胆,但今却被秦桧那老贼所害,汝不思将军浴血抗敌,却粉饰老贼,夸那老贼为国为民,你等良心丧尽,敢问这天下间还有明白之人么!”说罢,一巴掌打到掌柜脸上,硬是把他打了转个圈,摔倒在地,看那掌柜也是惨,嘴角鲜血直流,一张嘴,两颗牙就是混着血水吐出来。

端木炎见状,大步跨进去,先是扶起掌柜,那旁边围观百姓见有人出头,又是一阵起哄。端木炎正色道:“这位兄弟为何如此大怒,即便是这掌柜夸秦大人,也不需发如此大火,兄台要是看秦大人不顺眼,”说罢,将手一指道,“秦府就在前面,若真是有本事,就去秦府撒野看看,在此欺负寻常百姓,算何英雄。”

那人眯起眼睛道:“你为何人,算了,何人又与我何干,你帮这老贼说话,定也是朝中之人,官官相护,罢了,罢了。”

那人刚想走,只见门外数名官兵已是要缉拿这人,端木炎上前对领头人悄声道:“此人就由我带走,尔等切记不可声张。”说罢,取出令牌。

那领头人一看,慌忙下拜道:“不知端木公子在此,还望恕罪。”周旁百姓一听端木炎之名,纷纷吓的四处逃散,周围顿时乱成一团。那人竟是没趁乱逃跑,看也是条汉子。

端木炎见状,先是吩咐官兵遣散百姓,待他们走后,端木炎看看四周,真是砸的乱七八糟。寻了椅子坐了下来叹息道:“你这又是何苦,如今秦大人只手遮天,朝中无人敢违,你在此此大骂,他却是坐于亭台之中享乐,今日要是被抓走,免不了挨这刀,那时他还是依旧,你之死,无非徒增笑料罢了,我念你胆色过人,敢在如此热闹之地大骂秦大人,甚是敬佩,但与其被杀,不如留得性命尽岳将军平生之愿。”

那人晃晃悠悠,见四周一片狼藉,索性就是站着笑道:“看你年岁虽小,却也是懂得分寸只人,方才你说自己姓氏为端木,想必能在这临安使唤官兵,只有这殿前司端木康之子端木炎。”

端木炎站起拱手道:“正是在下,敢问兄台姓名是何。”

那人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乃镇江府梁思明,今日听闻兄台一言,心中甚是明朗,今日就此告别,来日有缘再见。”

待那梁思明转身离去,端木炎无奈道:“当今之道,民非民,官非官,外有金兵入侵,内外官宦争斗,大宋前途该是如何。”

正在叹息间,门外正有小校一名上前拱手道:“大人特地命在下来请公子回府,说是有要事商量,还请公子速速回府。”

端木炎站起道:“我这便回,可知是何事?”说罢,同小校一并走于街上。

那小校说道:“明日,圣上同秦大人微服出巡,先去西湖,其余行程再定。此次圣上是微服,并未沿街有禁军保卫,也未曾张榜通知,今日大人在府中说起此事,秦大人之言,是微服出巡,可体察民意,显示圣上体恤百姓。”

端木炎笑道:“这老贼油嘴滑舌,怪不得如此讨圣上欢喜,要是真体察民意,何不将家产都分与百姓来的好。”

“公子所言极是,岳将军屈死,金兵不断进犯,大宋......”那小校也是忠义之人,刚说了半句,端木炎立马让他闭口。

两人先回到府中,径直去内堂见殿前司端木康,到了门前,见大门敞开,径直走了进去。只见端木康双手背后,盯着墙上画愣神,听到有脚步声,转身对端木炎道:“炎儿,可知这画上之人是谁。”

端木炎往前走了几步,看那画像之人,面目冷峻,身着甲胄,手提三尺寒光剑,威风凛凛,傲气留表,真是英勇无畏将。

端木炎看了半晌道:“父亲,孩儿实在不知道是何人,还望父亲明示。”

端木康摆手道:“罢了,今日暂且不谈这事,待日后你就知晓这画中究竟为何人,明日午时圣上同秦大人微服出巡,不设禁卫,只带几名随从,明日护驾之人为林大人之子林远,你明日就同他一并去护驾,记住,此事仅府中人知,要是有这刺杀之人,你命可休矣,圣上同秦大人绝不能有何闪失。”

端木炎下跪道:“父亲放心,孩儿定不辱端木家名声,誓死保护圣上。”

端木炎点头称是,座下道:“炎儿,花雨已是年岁不小,当替她寻个夫家。今日在朝中林大人对吾提起此事,林远也是人中龙凤,吾同林大人又是同殿之臣,也是门当户对,只是怕她不肯,你可先去同她说道说道。”

哪知端木炎却道:“父亲,此为国家存亡之际,金兵侵犯,为何圣上却是要杀了岳将军,这是为何,孩儿实在不知。”

端木康一听这话,脸色一白,那手刚是想举起茶杯,却是停在半空。

端木炎见他欲言又止,只得道:“父亲,至于小妹之事,还请父亲亲自定夺,孩儿先行告退。”

说罢,刚出大门,迎面正碰上端木花雨。那端木花雨为端木炎之妹,生的花容月貌,只见她青丝犹如九天瀑,双眸透亮,温润秀脸韵无比,上身着见淡青百花衣,素手如嫩芽,下衬着鹅黄

水仙裙,牡丹软鞋裹秀足,翡翠珠饰斜插上,真是玉润冰肌貌如花,九天仙子踏尘来。

端木炎见是妹妹,只得停下道:“小妹,来此作何。”端木花雨问道:“大哥,爹先前与你说些什么,可否告之小妹。”

端木炎沉思片刻道:“父亲要把你许配给林远,想听听小妹是何想法。”未曾想,那端木花雨一听是林远,那秀脸一红娇嗔道:“爹也真是,何必如此着急。”

端木炎见她如此,十有八九也是看上林远。想也是,林远家世显赫,相貌堂堂,诗词歌赋,三教九流,无所不通,女子看上他,也是情理之中。

端木炎道:“那你就同父亲商议吧,我有要事需得见恩师一番,有甚事可派人来通知。”说罢,直奔他那老师董承武所居之地。

不多时,来到门前,只是一清贫小院。见董承武正在那劈柴取火,原是正是烧饭之际。见端木炎前来,董承武放下手中活计笑道:“你倒是来的勤快,这昨日才来,今日又是遇到何问题了,来说来听听。”

端木炎拱手道:“还是恩师知晓弟子,董家双枪攻势迅猛无比,出枪时犹如黑龙绕天,双枪并在一处更是所向披靡,但弟子有一事不明,如若敌人近身缠斗,这双枪岂不是施展不开,此时该要如何应对,弟子愚钝,望恩师赐教。”

董承武一听这话,缓缓走进屋内,取出双枪来,递予端木炎,端木炎接过双枪疑惑道:“恩师,这是何意。”

董承武道:“此双枪名为游龙枪,左枪重二十斤,右枪重二十一斤,可是吾祖先所传之物。”

端木炎看这游龙枪,枪身如墨黑,寒意湛四方,枪头胜龙牙,杀气傲九天。端详了半刻道:“恩师,为何将这双枪交与弟子?”

只见董承武从地上捡起两根木棍,敲了敲地道:“你就用游龙枪,将你平日刻苦所练尽数发挥。”

只见董承武摆好架势,端木炎也知晓师傅是何意,便拱手道:“恩师,恕弟子无礼。”

举起双枪,身形往前一跃,便将那游龙枪施展开来。只见,攻势如风,其形快无比,舞起似龙,枪花四处绽。看端木炎那双枪,犹如两条黑龙般,看那上路,取意刺魂,夺命;看中路,取千钧,横扫;观下路,断足,劈风,此三路合于一处,端的是厉害无比。

董承武见端木炎枪术增长不少,心中也是高兴,他只是防御,却不进攻。

端木炎久战不下,不由得搓手顿脚,董承武知他已不耐烦,便卖个破绽。端木炎还当是董承武力竭,便顺手一刺,却不妨董承武身子一转,手中木棍一下,正打中他右手,右枪脱手而出,他刚想去捡,只见董承武木棍已是横在颈前。

董承武收了木棍道:“你所练路数,又狠又准,但其巧劲不足,此点为你弊端,倘若遇上强手,他以此为突破,一击便可杀了你,但你因你极少出战,能练到此地步,真是极为难得。”

端木炎拱手道:“多谢恩师赐教,明日圣上同秦桧那老贼出巡,父亲令吾贴身保护,同行还有林远。”

莫曾想董承武一听林远名字,一把抓住端木炎肩膀,声音更是略微颤抖道:“林远他爹可是叫林承秋!”

端木炎看董承武如此激动,急忙道:“正是,林承秋此人为秦桧门下之人,仗着秦桧之势,如今做到侍卫司之职,同家父共掌禁军,不知恩师为何激动。”

董承武默不作声,缓缓在院里走动,过了半刻,缓缓道:“想不到这狡诈之徒竟在眼皮底下,我却竟从未得知。”

端木炎疑惑道:“恩师,林承秋此人若是出门,也只是去秦桧府上,其余时刻皆是闭门不出,府中大小事务皆是由林远掌管,不知恩师和他有何过节。”

董承武刚想答道,只见一阵推门声,门外一女子进来,正是董承武独女。看她打扮如何:青丝一垂,秀脸无黛色,斜插木簪,五官不施粉。上穿粗麻衣,下衬着布裙,手臂上正挎着菜篮。

见端木炎也在,女子笑吟吟道:“端木大哥可真是勤快,每日都来。”

端木炎见是董清婵,放下双枪道:“勤能补拙,自是每日都要来请恩师赐教,打扰到董姑娘,见谅见谅。”

只见董承武笑道:“这丫头,每日巴不得你来,待老夫归去后,清婵还得麻烦你来照顾了。”

董清婵一听这话,双颊染上两团红晕,真好比三月桃花。只见她眉梢带笑,瞄了一眼端木炎,娇羞道:“爹……..”

端木炎淡然道:“恩师放心,弟子早把董姑娘当成亲妹子来看。”

董清婵听了端木炎这话,真是如夏日浇了盆冷水,从头凉到脚,在那楞了半晌。董承武喝道:“清婵,却是傻站着作甚!”

一听这声,董清婵忙收拾思绪道:“爹,女儿这就去做饭。”说罢,连忙奔进厨房去。

待董清婵进屋后,董承武拿起游龙双枪道:“炎儿,此枪就传予你,吾大宋风雨飘摇,岳将军新丧,麾下将领多隐居山间,大宋如今到此地步,并非无能人,只恨这奸臣当道。”

说到这激动处,将手指向西湖方向道:“西湖为名胜之地,各处才子看到如此美景皆是流连忘返,题下华丽诗篇。更有甚者,被圣上赏识,加官进爵,但救国岂是靠这华丽文字!那欲匡扶社稷者,却报国无门,无奈只得提些诗词抒发心中烦闷,但却被那溜须拍马者说为反诗,惨遭杀身之祸,这是何理!”说罢,一拳砸向墙壁,那墙壁竟陷进去数尺。

端木炎赶忙拉住董承武道:“恩师息怒,自古官场就是如此,弟子身为殿前司之子,自也是明白些许。家父一直是明哲保身,如今朝中一片混乱,大宋命运如何,弟子也不知,但这颈中热血,誓死捍卫大宋,绝不让那***小瞧了大宋。”

董承武道:“炎儿,切忌只身救大宋,无数英雄豪杰苦于报国无门,就以你殿前司之子身份网罗天下英雄,以护大宋。”

端木炎叹道:“弟子也正有此意,但弟子并无甚名声,天下英雄怎会慕名前来。”

“此事急不得,所谓乱世出英雄,这临安城表面一派繁荣,却暗流汹涌。炎儿,你爹虽说明哲保身,但却未投靠秦桧党羽,这无事还好,倘若一旦触及秦桧利益,其中凶险你也知晓,可让你爹万分小心,今日就暂且到这。”

猜你喜欢

  1. 明星同人小说
  2. 逆袭小说
  3. 民国小说
  4. 探险小说
  5. 抗战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